第393章 辛温解表

  “辛温解表,泄寒正邪。”林煜微微一笑道。

  “好吧,不太懂,但是……”病人说着站起来,“我感觉我的情况好的多了。”

  “在过半小时,症状就基本上可以消失了,我开些药,回去吃几天,巩固病情。”林煜笑道。

  “好好,谢谢林医生了。”病人欣喜的点点头,他接过林煜写好的药方道:“我判写,这一局林医生胜。”

  “凭什么?我的治疗方法你都没有试过,你凭什么判他胜。”直到现在,白子实才回过头来。

  “那你说,让我不咳嗽,喉咙里没有痰音,身上不恶寒,要多久才行?”病人道。

  “三天,最多三天,然后七天内彻底的痊愈。”白子实回答道。

  “可林医生让我的病现场就好了,他不赢,难道你赢吗?”病人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这家伙道:“都说了,江南是杏林之地,我祖父也是位中医,不过到我爸那一代就不从医了,谁的医术到底怎么样,我心里有数。”

  “以后呢,不要仗着自己有点医术就可以目中无人,想来江南挑战医道高手,你还嫩着呢。”病人带着讽刺的语气道:“踏踏实实的学习,等有实力了在出来装逼,现在出来装逼,你没有感觉有点为时过早吗?”

  “你……你……”

  “我什么我?我说的难道不对吗?懒得理你这种人,我去抓药了。”病人挥挥手,跑去前面抓药去了。

  “你是打算在我们这里做十年伙计,还是打算让你爷爷你你们的接骨良方来赎你,你看着办吧。”林煜笑道。

  “我没有输。”白子实涨红着脸嚷嚷道。

  “你没有输,难道是林医生输了?”人群里有人开始鄙夷了起来。

  “就是啊,你要一星期治好病,林医生只要十分钟,林医生不赢,难道你赢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无非就是快几天而已。”白子实不服气的说。

  “是啊,无非就是快几天而已,那你从苏杭过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坐拖拉机,而要选择汽车呢?拖拉机难道不是四个轮子的?”有人简直被这家伙逗乐了。

  “哈哈,我算是明白了,白家的医术就是拖拉机,只有林医生这才算是飞机,几乎是秒好。”有人笑道。

  “愿赌服输啊,你刚才和林医生打的赌,大家都看着呢。”

  “就是,在这里做伙计,还是拿出你们的药方换你,你二选一吧。”

  “林煜,你不能限制我的人生自由。”白子实涨红着脸,他想赖账了。

  他不想在这里当十年伙计,更不想让他家老爷子拿着自己家的接骨良方来换他自己,所以俘只有可耻的赖账了。

  “我当然没有权利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林煜笑了笑道:“但是你确确实实的输了,所以你不想在这里做伙计的话,就需要你家老爷子拿出些诚意来赎你了。”林煜笑了笑道。

  “这不可能。”白子实直接摇头拒绝了林煜的话。

  “那不好意思,愿赌服输,如果你这两样都不肯,那我只好抽个时间到苏杭,拿着你亲笔写下的赌约,找你白家的老爷子去兑换了。”林煜淡淡的说:“不过到时候,你们白家的名声,可就不保了。”

  “你……你敢去我们苏杭,我就有办法让你爬着回来。”白子实不想在这里多呆,因为他感觉周围人的目光都是带着那种浓浓的鄙夷神色,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不占理,所以他只有放下一句狠话,然后匆匆忙忙的离开。

  “林医生,这小子在这里捣乱这么几天了,你就这么放他走了?”八诊堂有个伙计走上前问道。

  “当然不会,他的事情,我会到苏杭跟他好好的算算账的。”林煜笑了笑。

  开玩笑,他林煜是向来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这家伙来这里作死,就要做好让人收拾的准备,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就算完。

  挑战的人走了,八诊堂继续诊病。

  只是不知不觉间,林煜跟前的队伍又多了起来,又有十几个人很不自觉的排到了林煜的身后。

  一眨眼,就午后了,简单的吃了午饭,林煜打算和杨欣妍出门逛逛,然后顺便培养一下感情。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汉子走了进来,他走到林煜跟前一躬身道:“老板……”

  这人正是父亲的生死战友,屠夫,经过这几天养伤,他的伤势基本上已经全好了。

  “你称呼我小煜吧,你这样叫我,我挺不习惯的。”林煜苦笑,他确实不习惯,那几个汉子,是他父亲的战友,也是他的长辈。

  “不,我就叫你老板,不然我找不到合适的称呼。”屠夫固执的摇摇头。

  林煜清楚,这几个人对自己的父亲,有股深深的愧疚,如果不是当年他们没有坚持,或许父亲就不会在国外生死不明。

  但是听他们的语气,当时的战况很惨烈,哪怕他们三个人回去,所得出来的结果,也绝对不会比现在更好。

  “他们两个呢,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林煜问。

  “很好,雪豹在恢复,阎王已经完全好了,只是他需要照顾雪豹一段时间,他现在已经能下床走路了,只是实力未完全恢复。”屠夫的神色上露出一丝感激。

  “不要着急,他瘫痪了二十年了,身体亏损的厉害,有些虚不受补,要慢慢来,等过些日子,我在开一些养生的方子,让他尽快的恢复过来。”林煜道。

  “好的。”屠夫点点头。

  “平西制药的事情,恐怕需要你过去一趟了。”屠夫说。

  “出去说话吧。”林煜站起来,向杨开济打了个招呼,然后便和屠夫一起走了出去。

  “平西制药的原来老板叫杨子涛,是和人合伙一起做起来的集团,可是后来遭到竞争对手的陷害,有一批次的药出了问题,公司被查封,后来虽然问题查清楚被放了出来,但是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另外一个合伙人卷钱跑了,剩下了杨子涛欠了工人和这次风波受伤害的人一大笔债务。”屠夫道。

  “了解了。”林煜点点头,“他欠的债务,还了吗?”

  “还了。”屠夫答道:“他把所有的房产抵押给银行,然后借了一些高利贷,这才把钱还上,因为生活穷困,所以他的老婆跟人跑了,只留下他和七岁的女儿。”

  “这个人,是个好人。”林煜点点头。

  其实在欠下巨额债务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直接消失,没有必要把自己的房产什么全部抵押,在借高利贷去还员工的工钱的。

  现在这种情况,在华夏很常见,楼盘亏损了……开发商跑了,留下烂尾楼和求助无门的业主。

  公司倒闭了,老板跑了,然后在留下一堆被欠了几个月薪水的员工。

  像杨子涛这种人,现在真的很少见了,他是个负责任的人。

  “是的,好人一个。”屠夫点点头。

  “去见见他吧,他现在做什么?”林煜道。

  “西郊呢,在地上摆摊,用来还债,听说为人踏实。生意相当的不错。”屠夫道。

  “走,看看他去。”林煜伸手拦下了一座出租车,西郊很远,坐力恐怕要近个小时。

  江南的西区,是工业园聚集的地方,这个地方大大小小的企业工厂不计其数,有来自国外的科技公司,也有江南本地的龙头企业,这一带的工人比较多,所以在这个地方摆个小摊,是相当不错的。

  杨子涛在半年前,还是江南百强企业入选人物,虽然名下的平西制药不能跟那些大家族麾下的企业相比,但在制药界,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他的性子比较耿直。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得罪人,让竞争对手抓住机会,把平西制药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林煜看过他的照片,照片是杨子涛半年前的照片,那时候的杨子涛,西装革服,意气风发。可是现在眼前的杨子涛,却让林煜感觉与照片的他格格不入。

  眼前的小道边上,摆着一个简单的手推车,手推车是那种小吃车,一尘不染的玻璃上印着“热干面、凉皮”等字。

  而在小吃车后面的那名忙来忙去招呼客人的男人正是杨子涛,他穿着一件很简单的t恤,身上围着围裙,他很热情,而且看得出来他也很乐观,这工业园里的小吃摊位并不算少,而且其他地方的小吃比杨子涛这里的种类要多。

  可是他的生意在这一带却是最后的。

  小吃车的后面摆着几张折叠小桌子,现在不是下班的时间,所以人不算多,只有几位工业园里的工人在这里低着头吃热干面。

  “走,我们尝尝他的热干面去。”林煜笑了笑,和屠夫一起走上前坐到一张桌子前,“老板,来两碗热干面。”

  “好咧,老板稍等,马上就好。”小吃车前的杨子涛热情的笑道,他熟练的在手上套上一个薄薄的一次性手套,然后抓两把泡好的热干面,放在煮沸的水里加热,随后拿出两个一次性的纸碗,把热干面放里面,依次放入榨菜,芝麻酱、生抽、盐和味精等调料。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