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谁是谁的劫

  六年修行,她早就养成了一幅心如止水的道心,但是一到这个男人的跟前,她的定力,她无欲无求的道心,都被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这个男人的话,让她感觉到自己一颗心怦怦直跳,那种凡人才有的少女情怀在他跟前发挥的淋漓尽至。

  “你在逃避。”林煜摇摇头道:“师姐……不要在勉强自己好吗?师父说你的尘缘未了,至于尘缘什么时候了,师父也说不清楚,我是你的尘缘。”

  “我只想修道。”玄心盯着林煜道。

  “有我在,你无法安心去修道。”林煜脸上带着一抹得意的微笑:“你现在还在逃避,但我保证,总有一天,会让你面对现实。”

  “我走了。”玄心转身就要走开。

  “你去哪里?”林煜叫住了她。

  “不会离开江南,我这次回来,是师父的传召,他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顺便,斩了我的尘缘。”玄心头也不回的离开,她每踏出一步,身形就向前疾行丈余,片刻之后,她便消失在林煜的视线里。

  道女一心向道,她向来都是独来独往,她融入不到普通人的生活圈子里去。

  “尘缘,哪里是你说断就能断的?”林煜嘴角一抹笑意缓缓的扩大。

  在一处别墅庄园中,张文远一杯一杯的灌着酒。

  “还没有消息吗?”当午夜的钟声响起来的时候,张文远在也无法保持淡定了。

  “有一丈青出手,你还在担忧什么?”坐在对面的何万良手里多了一串佛珠,他表现的很淡定,一颗一颗的数着佛珠。

  “一丈青的实力,完全可以辗压林煜,但是我心里还是有种不详的预感。”张文远摇摇头。

  “呵呵,你把那混蛋看的太重要了。”提到林煜,何万良一幅咬牙切齿的样子:“他这种人,是要受到天遣的,只要除掉他,以后江南就太平了。”

  “除掉他,我觉得有些不容易。”张文远摇摇头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只是一条小杂鱼,可是当我意识到这条杂鱼已经成长为一条大鱼时,已经晚了,因为这条大鱼已经有了自己的牙齿。”

  “有在大的牙齿,也只是一条鱼罢了。”何万良冷笑道。

  “万一,他是鲨鱼呢?”张文远道。

  “那也要断了他的鱼翅下酒用。”何万良恶狠狠的说。

  “给你的手下阿鬼打一个电话吧。”张文远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因为等的时间太久了,他有种不详的感觉。

  “不用打了,他已经死了。”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青影一闪,一个清瘦的老人出现在大厅之中,他出现的很诡异,就好像是凭空突然出现在这里一般。

  “青伯。”张文远一喜,他连忙走到一丈青的跟前道:“有青伯出手,一定会水到渠成的,青伯辛苦了,从此以后,我们之间的约定彻底结束,您以后是自由之身。”

  “我是说,他的手下已经死了。”一丈青说话有些中气不足,他轻咳两声,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青伯,你受伤了?”七杀吃了一惊,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一丈青的一身青袍上沾着鲜血。

  从一丈青跟着自己开始,就从来没有失败过。张文远知道一丈青不喜欢自己的身上沾满鲜血,而且唐门之毒,杀人是不见光的,所以不管是在大的场面,他身上一点鲜血也不会沾。

  但是今天他身上沾了鲜血,而且他青色的长袍上有一道剑痕,剑痕的附近凝结着黑色的血块。

  “老朽无能,今天的事情,失败了。”一丈青淡淡的说。

  “失败了……”何万良猛的站起来,他怒吼道:“怎么会失败?这不可能,我们计划的很周密,那个女人已经被抓做人质了,而且有诸大高手助阵,有玲珑阁的太后助阵,怎么会失败?”

  “你是在质问我吗?”一丈青淡淡的瞥了一眼何万良,凌凛的杀机一闪而逝。

  何万良只感觉到手脚冰冷,他这才发觉自己刚才有些急了,他忽略了眼前这个有些清瘦的老人并不是一个普通糟老头子,他是当世的绝世高手。

  “对不起……”叱咤风云的一方大老何万良,不得不收起他那幅尊贵的样子,向一丈青拱手道:“是我有些太心急了,青伯千万不要介意。”

  看到何万良的态度尚可,一丈青双眼中的杀意这才缓缓的消失。

  “青伯……他,没死?”张文远依然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丈青是他手中最大的倚仗,可是连他都没有杀死林煜,而且他还反过来负伤了。

  难道那个不起眼的小杂鱼,已经成长为一条巨大的海怪了不成?不,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他没死,我们之间的约定就不算完。”一丈青淡淡的说:“待我养好伤之后,伺机在动,你放心,我说的到,一定做的到。”

  一丈青说完,转身缓缓的离开,张文远则是无力的坐倒在椅子上。

  他心里清楚,一次没有留下林煜的命,以后在想要林煜的命就难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何万良喃喃的说。

  “另外。”一丈青道:“你所中的毒,毒医未必能解得了,三天之内,如果找到林煜,你或许还能活命,过了三天,神仙难救。”

  叭……何万良手中的佛珠掉落在地上,他的佛珠是由玉雕制而成,每一颗都价值连成,现在佛珠掉在地上,大半的玉珠被摔的粉碎。

  “这不可能,毒医袁纵横,不可能解不了林煜的毒,他还信誓旦旦的说他是林煜的师叔。”何万良吼了一声,但是一丈青已经离开,根本没有人回应他。

  他急急忙忙的拿出手机,想拔通袁纵横的电话,但是只响了一下,对方便挂了机,在拔的时候,对方的手机已经提示关机,显然,袁纵横已经把他给拉黑了。

  扑通……何万良坐倒在地上,他的脸色惨白,根本没有一丝血色。

  帝都,秋氏集团总部。

  缓缓的放下手中的一个平板电脑,秋若盈舒出了一口气。

  “放心了?”一边的梁雪笑道。

  “放心了。”秋若盈难得的露出一抹笑意,江南的事情,一切都尽在她的监控之中,所有的事情,都有人实时向她汇报。

  从林煜遇险,到化险为夷,秋若盈的一颗心几乎要从喉咙里面跳出来。

  好在,林煜有惊无险,不管在大的局,他都能轻松的把这个局给化解了。

  “江南的七杀,虽然现在不倒,但是他已经不成气候了。”梁雪微微一笑道:“江南,在无人阻档他崛起的脚步了。”

  “可是太慢了,就算是许氏科技有动力科技,就算是他收购了平西药厂,可是还需要很久,他才能真正的站起来。”秋若盈叹了一口气道。

  “那可未必。”梁雪道:“你的儿子,注定是与众不同的,或者别人三年甚至五年能达到的程度,他一年就能达到了呢?”

  “你觉得,这可能吗?”秋若盈道。

  “当初他身中六浮绝脉失踪以后,你觉得还有机会与他能在见面吗?”梁雪反问。

  “我从来没有想到。”秋若盈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可是我见到他了。”

  “所以,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有可能。”梁雪道:“等吧,一年以后,无论他成长到哪个程度,你都可以与他相见,我相信他也在努力,因为我告诉他,在帝都,有三个女人在等着他。”

  “我相信……”秋若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泪水不自由主的从自己的双眼中滑落。

  一眨眼,数天就过去了,这数天内,江南虽然看似平静,但暗地却发生了天翻覆地的变化。

  一向高调的七杀,突然变得低调了,他几乎足不出户,成天躲在室内装孙子。

  关于七杀,其实他的名声并不是很好,因为张文远仗着自己帝都的优势,在江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些年被七杀吞并的利益,并不在少数。

  而且他的野心很大,他不甘于自己的现状,他想把整个江南,都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所以大凡七杀到场的地方,都是锋芒毕露。

  但是现在他却有点装孙子的嫌疑,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不了解。

  在者就是许氏集团内的代总裁许子阳突然离世,据线人透露,许子阳的的死因是喉咙上的一处致命伤。

  可是许氏集团对这件事情一直保持着沉默,他们没有向媒体公布任何情况,也没有报警,只是暂时把许子阳的尸体停在了停尸馆。

  这一系列的举动让外界纷纷猜测,虽然不明白许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大家隐约已经明白,许家恐怕是在经历着一场变故。

  外界的事情,这几天林煜根本没有关注,当天晚上那场大战,自己这方也有些损失。

  雪狼的毒并不算严重,虽然唐门的毒号称天下无双,但做为鬼谷医门一尘真人的亲传弟子,林煜的医术,几乎能秒杀这世界上一切的毒。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