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我支持你

  “我明白了。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玄心轻轻的拉着林煜的手向前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支持你。”

  “谢谢师姐。”林煜笑了笑,也许只有在这个女人的身边,他才能暂时忘记一切烦恼。

  “你是我的小师弟,在我眼里,你永远都长不大。”玄心笑了笑:“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等我有一天成长起来了,我保护你。”林煜笑道。

  “但你现在,还需要我保护。”玄心微微一笑。

  “我能保护自己。”林煜的脸一红,然后讪讪的笑道:“当然,除了一丈青那个老妖怪之外。”

  “行了,带我去好玩的地方吧。”玄心笑了笑。

  “师姐你稍等一下,天气太热了。”林煜叫了一声,然后跑到旁边的一家冷饮店里,片刻以后,他便带着两杯酸梅汤跑了出来。

  “正宗的江南酸梅汤,清凉解渴,还能消暑。”林煜笑着递上来了一杯。

  心点点头,接过了林煜手中的酸梅汤。

  就在她把吸管放入口中的时候,林煜的脸色突然一变,他右手一伸,把玄心手中的酸梅汤打翻在地上。

  “怎么了?”玄心瞬间警惕了起来,虽然她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相信林煜的举动,绝对不会空穴来风的。

  “好像这两杯酸梅汤,正是给我们两个准备的啊。”林煜蹲下身去,他取出一根银针,探在那两杯落在在上的酸梅汤上,一探之下,只见一根银针变成了黑色。

  “有毒?”玄心的神色微微的一变。

  “是,而且下毒的手法,相当高明啊,如果不是你接过去之后有一点异样,连我都发现不了。”林煜冷笑了一声。

  “是谁?”玄心的脸色微微的沉了下来,她的脸上布满了寒霜。

  “不知道。”林煜摇摇头,他端起手里那杯没有喝的酸梅汤,转身回到了刚才那家冷饮店。

  店主是一个微微显得有些猥琐的男人,看到林煜走了回来,他的神色微微的有些不自然,他结结巴巴的问:“你……你回来干什么?”

  “呵呵,你的店开着门,不就是做生意的吗?”林煜笑了笑,他的脸色渐渐的变得阴沉了:“我回来做什么,我想你最清楚吧。”

  “我……我不清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男人连连的摇头。

  “我说什么了吗?”林煜诧异的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说什么了?”

  “你想干什么。”男人的手开始发抖了下来。

  “你这杯酸梅汤,味道不错嘛。”林煜拿出手里的那杯酸梅汤,淡淡的一笑道:“里面还加了些别的东西,很别致。”

  “你不要乱说,我这里的酸梅汤是老品牌了,祖传的,绝对不会加其他的东西的。”男人慌慌张张的说:“你不要血口喷人,马上走,不然的话我要报警了。”

  “好嘛,我还没说什么,你就这么着急?呵呵,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这样是做贼心虚了?”林煜笑了,他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消失。

  “告诉我,这杯酸梅汤,是不是你调换过的?”林煜举起手里那杯酸梅汤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在不走,我真的要报警了。”男人说着拿出手机,做出一幅拔打电话的模样。

  “恩,报警可以,不过在报警前,你要把这杯汤给喝下去。”林煜冷笑了一声,他右手突然连动,迅速的制住了男人,然后右手一掐,这家伙的下巴就脱臼了。

  林煜打开了那杯酸梅汤,做出一幅要向男人的嘴里灌的姿势。

  男人吓坏了,他真的被吓坏了,这汤里到底有什么问题,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下巴脱臼,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有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同时他的脑袋摇的像是拔浪鼓一样。

  “你这动作,是在求饶吗?”林煜笑了笑人,他的脸色微微的有些阴沉。

  “是……是……”男人的嘴里含糊不清的吐出了几个字,然后拼命的点头。

  林煜把他的下巴合上,这家伙动不了,但是他能开口说话了。

  “谁让你做的。”林煜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的酸梅汤,淡淡的问道。

  毫无疑问,这酸梅汤里面是含有毒的,银针是测毒的最好工具,刚才打翻在地上的那杯酸梅汤,银针一探就变成了黑色。

  但这种汤是江南比较传统的,在夏天的时候最为流行,而且是老少皆宜的饮品,所以包装十分的独特,一旦打开以后,在想把盖子密不透缝的盖上去,是不可能的。

  所以想在这里面下毒是有些麻烦的,除非,下毒的人买通了店主,林煜觉得他买东西时候店主的神色有些异常,所以他留了个心眼,发现汤里有毒之后他马上回去,果然,他回去一试便试出来了。

  “是……是一个男人,他,他的衣着很奇怪,不关我的事情,是他逼我的。”男人叫了起来。

  “穿着长袍,四十多岁的样子?”林煜想了想道:“很骚包?”

  “对对,很骚包。”男人很认同林煜的这个形容词,因为那家伙的打扮确实很骚包,穿着长袍不说,把自己弄的像世外高人一样,只是那家伙的形像,怎么也与世外高人沾不上边。

  “他给了你多少钱?”林煜玩味的看着这家伙。

  “不……不我。”男人支支吾吾的说。

  “呵呵,不多,就能让你帮着他下毒?”林煜冷笑了一声。

  “不……不是的,他只给了我几百块钱,然后他让我的一盆盆景瞬间枯萎,他说做成了,就算出事,也不关我的事情,如果我不去做……保证我的店里会天天喝死人。”

  “我……我是被逼的,真的。”男人一幅苦苦哀求的样子。

  “算了吧,师叔这个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玄心微微的摇摇头道:“看来当初师祖把他逐出师门的选择是正确的,他怎么可以威胁普通人?”

  “就算他是无辜的,但活罪可免,死罪难逃。”林煜冷笑了一声,他顺手在男人的身上点了一下,一抹真气顺着他的小腹涌了进去,这家伙被封的穴道是被解开了,但是同时一股凉气顺着他的小腹流入了他的四肢。

  男人痛苦的捂着肚子,在地上扭曲了起来,这是林煜对他稍做征戒。

  做完了这一切以后,林煜和玄心一起离开了冷饮店。

  “师叔为什么盯上了你?”玄心道。

  “他以为师祖偏向师父,所以对鬼谷医门的所有人都心怀不满。”林煜笑了笑道:“而且他自认为自己的毒术是天下第一,他总想挑战师父。”

  “但是他的毒术,往往能被师父虐的不要不要的,所以他便从我开始,我给一个人下了毒,但是他要给那个人解毒,结果,解毒失败,而且他还间接的送了那人一程,我们的梁子,就算是从这里结下了。”林煜淡淡的说。

  “呵呵,亏他几十岁的人了,越活越回去了。”玄心也忍不住笑了。

  “是啊,欺负他一个后辈,反而又被后辈虐了,我想我们的师叔心里一定也不好受吧。”林煜说着回过头,他微微笑道:“你说是吧,师叔?”

  就在林煜转身的瞬间,只见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男人缓缓的走了出来。

  毒医,袁纵横……

  这家伙一如既往的骚包,他的长袍一尘不染,袖口处微微的挽起,露出白色的袖头,如果单看这家伙的打扮,绝对会被人误认为他是一名世外高人。

  但是一看这家伙的脸,那种高人的感觉马上变成了骚包两个字。

  “不错嘛,现在的鼻子越来越灵了。”袁纵横冷笑的看着林煜:“当初一尘那老杂毛从山底下拣来的东西,现在也长大成人了。”

  “我警告你,不许侮辱我师父。”林煜淡淡的说:“更不要侮辱我,因为你没这个资格。”

  其实袁纵横的恩怨算是上一辈的恩怨的,那时候林煜的大师兄还没有拜师,但是这家伙一直对当初的事情耿耿于怀,以至于到了现在,他还是放不下心中的那个坎。

  “我说错了吗?”袁纵横一脸冷笑的看着林煜:“我没觉得我说错了。”

  “师叔,都这么大的人了,咱别人江湖的人耻笑,行吗?”林煜一脸无语的说:“我都不好意思说你是我师叔了,摊上你这种无聊的人。”

  “林煜,你师父当初欠我的,我会一点一点向他要回来的。”袁纵横冷冷的说。

  “那你干嘛不直接向我师父去要?”林煜鄙夷的说:“是不是你有自知之名,知道在我师父手里,连一个回合都走不过,所以你才来找我?”

  “呵呵,我记得师父说过,他已经放过你六次了,之所以不杀你,那是因为他顾念着一点同门之情,另外,他要效仿孔明七擒七纵孟获,所以前六次,他抓到你又放了你。”林煜微微一笑道:“但最后一次,他老人家说自己太忙了,所以就把最后一次交给我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