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激战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林煜身后的树上传来一阵嘶叫声,随即数条比矮人王还要幼小的身形突然蹿了出来,猛的向矮人王扑去。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阵急促的笛音传来,随即一个身披斗笠的身影出现在夜色之中,他只有一条手臂,但是他吹的笛子音节却一点也不乱。

  随着急促的笛音,只见数十条幼小的影子迅速的蹿来,扑向在场的几个人。

  秦淮鬼王……

  矮人猝不及防之下,骤然被两只水鬼击落,随即五六只水鬼一涌而上,伴随着一阵嘶叫声以及矮人王的惨叫,一团血花飙了出来,片刻以后矮人王的身形便即一动也不动了,而扑在他身上又撕又咬的数只水鬼一哄而散,向其他的目标攻去。

  “小心,这是水鬼,爪齿上有毒。”刘通一声大喝,他右足在地上重重一顿,然后一拳向前击出。

  吱吱……一声嘶叫声传来,一只水鬼的身形剧烈的一震,重重的摔在一颗大树上,这只水鬼被摔的脑浆迸裂。

  但是更多的水鬼向外涌了出来,玄戈太后一跃而起,她双袖一甩,只见两只宽大的袖子上两道白绫骤然击出。

  砰砰……两只水鬼应声而倒,玄戈太后并没有停,她身上汉服飘飘,宛若起舞一般,广袖汉服随着她的身姿舞动,她的身姿下在月色下显的极其漂亮。

  水鬼越来越多,袁纵横大吼一声,他身形暴退,他的长袍无风自鼓,双臂一震,无数银色的光华向四周四散而去,就好像是下了一场银雨一般。

  夏清雪猛的扑倒在地,迅速的翻滚到一侧的灌木丛里去,无数银芒一闪即逝,只见围上来的十余只水鬼仰后便倒。

  一招制敌,袁纵横大喝一声,就要向鬼王袭去,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绫自天而降,这道白绫绷的笔直,带着无尽的威势向袁纵横当头击来。

  袁纵横身形暴退,砰的一声,那道白绫击落在坚硬的土地上,一个碗口大的深坑骤然出现,随即一条白影自天缓缓而降。

  此最相思,道女玄心。

  袁纵横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自己的师侄,竟然比自己还要早好几年参破了道门太玄心经的第三重,尤其是他和玄心的境界是一样的,但是在玄心的跟前,他却有种被重重压制的感觉。

  袁纵横一声怒吼,他向前一步踏出,一拳向玄心袭去。

  玄心足尖微微在地上一点,她不退反进,身形轻飘飘的迎着袁纵横而去,她双臂向上微举,如同仙子一般虚空而行。

  她微举在半空中的双手道诀一变,只听咻咻数声响,此最相思化做无数纵横交错的白影,迎着袁纵横而去。

  袁纵横呼喝连连,专心的对付起玄心来。

  随着鬼王的笛音越来越急,更多的水鬼向玄戈太后袭去,而无伤的舞姿越来越妖娆,越来越快,她广袖汉服双臂处的白绫几乎是化做一道绫网,让水鬼根本无法近身,片刻,她身边已经倒下了十多具水鬼的尸体。

  林煜紧紧的盯着玄戈太后的舞姿,只见她越舞越快,如果硬要配上音乐的话,当属一首十面埋伏最为适合。

  突然,林煜在腰间一探,咻一声轻响,残缺已经紧紧的握在了手中,他大喝一声,猛的向前冲去,手中残缺手起剑落。

  嗤啦……玄戈太后的舞姿一顿,她连忙向后退去,但是已经晚了一步,她左胸处一抹血花骤然飙起,鲜血迅速的染红了她胸口的汉服。

  “你……”无伤愤怒的盯着林煜,她一直认为林煜现在修为尽失,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林煜竟然在她猝不及防之下从她背后捅了一刀。

  林煜一言不发,他大步踏现,一声轻喝,手中残缺向前横斩而去。

  横扫千军……

  无伤猛的一个后翻,身形轻飘的向后飘去,总算是躲过了林煜这一剑。

  可是随即她感觉到大腿上一麻,随即数条幼小的影子向她扑来,却是数条水鬼趁她分神之际摸到了她的身后,然后毫不留怀的在她大腿上留下了几道爪痕。

  “畜生……”无伤大怒,她右臂一掀,长袖骤然击出,砰……一只水鬼被击中,其他的几只四散而去。

  她踉跄后退了几步,伸手在腿上一摸,全是血,借着月光,只见这些血的颜色有些发黑。很显色,这些水鬼爪齿上的毒性很厉害。

  无伤自知今天晚上不敌,她一个转身,迅速的消失在树林之中。

  刘通一看两个同伴,一死一伤,他也没有心情在这里战下去了,他右足在地上猛的一顿,一声大喝,将自己跟前的两只水鬼击退,然后他猛的一个转身,捉足就跑。

  但是他眼前的寒光一闪,残缺迎着他的喉咙一剑封了过去。

  刘通猛的止住了脚步,身形急退,残缺险险的贴着他的喉咙斩了过去。

  林煜向子向前一倾,急速的前行,手中残缺又是一剑向前劈出。

  刘通身子一侧,嗤一声响,他身上的乞丐装被林煜手中的剑划破,他左胸处一条半尺长的伤痕迅速的飙出了身来。

  伤口虽然长,但这只是些皮肉伤,如果林煜在向前暴进一步,这一剑足能将这老家伙开膛破肚了。

  虽然刘通行走江湖几十年了,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见过,但是刚才林煜这一剑,还是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就差一点,他就被开膛破肚了,刘通几乎被吓傻在了当场。

  但是林煜是不会给这家伙喘息的机会的,他一向信奉的宗旨就是趁他病,要他命,就在这家伙傻站在当场的瞬间,林煜咻咻又是两剑斩出。

  刘通猛然警醒,但是为时已晚,林煜的剑几乎是附骨之蛆一般,躲都躲不及,百忙中他双臂向前一档。

  两抹血花飙起,刘通一声惨叫,他的双臂手腕被林煜齐腕斩断。

  扑通一声,刘通扑倒在直,他双臂血流如泉,林煜向前一步,一剑指在他的喉咙处。

  “林煜,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刘通嘶声惨叫道,他一头花白的头发在夜风中显得有些凄凉。

  “我真想要了你的命。”林煜淡淡的说:“但是那样的话,真的太便宜你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杀了我,杀了我。”刘通嘶叫道。

  “我不杀你。”林煜摇摇头道:“杀人多没意思?呵呵,通臂拳刘通,一身的功夫全在右拳上,现在你失去了双手,我要看看,你以后怎么用你的通臂拳。”

  “你狠,你好狠。”刘通咬牙切齿的盯着林煜:“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

  “活着,是我对你的征罚,呵呵,滚回你的老家养老去吧,顺便送你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林煜右手一收,大步离开。

  刘通艰难的站起来,他咬牙切齿的盯着林煜的背景,片刻以后拖着残缺的身体离开,他的双手断了,以后,内江湖里,在也没有通臂拳刘通这号人物了。

  越是和玄心斗下去,袁纵横越是感觉到心惊,现在两人的修为相当,但是他相比玄心而来,大道晚成,其悟性和灵性根本不能和对方比。

  所以虽然两人现在实力相当,但是这样斗下去,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一身修为被玄心重重压制。

  而且玄心手中的此最相思,简直就是袁纵横的克星,斗了这片刻,袁纵横身上已经负了数处伤阵,也好在玄心攻势稳重,不急不躁,要是在稍微急一点,恐怕他早就被放倒了。

  就在他想着如何脱身的时候,他心中一凛,只感觉到后心一抹麻痒的感觉传了过来,以袁纵横这几十年来用毒的经验来看,他身后的那抹异样,绝逼是有擅长用毒的人对他进行攻击。

  他一声大喝,猛的向右硬生生的移出了数分,然后一拳袭了回去。

  但是他身后空无一人,紧接着他感觉到拳头一麻,一个生着金色双翅的怪异虫子骤然钻入了他手心的皮肤里消失不见了。

  “什么人。”袁纵横大惊,他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只虫子钻进去的,可是他的手臂里没有一点异样。

  正自惊异间,只见一名身着红色民族服饰的女孩持着一根九节鞭走了出来,女孩正是芙蓉。

  她笑嘻嘻的说:“听说你是毒医,擅长用毒?”

  “不错,我就是毒医,你是谁?”袁纵横警惕的看着这个女孩,他觉得这个女孩的身上有种邪性。

  “我是蛊王,我擅长用蛊,也擅长用毒,要不,我们两个切磋切磋?”芙蓉脸上依然带着那幅笑意,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笑嘻嘻的女孩,翻起脸绝对让你吃不消。

  “区区小辈,也敢和我毒医叫板。”袁纵横冷笑了一声,他右手虚空一抓,一抹金粉在他拳头四处凝聚,这是他的杀手锏,金蚕毒,是由西域剧毒金蚕制成,极其歹毒,如果沾上一点,绝对吃不消。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胸口突然一痛。

  这股疼痛来的太过于突然,袁纵横不自由主的一声闷哼,他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