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狗眼看人

  “呵呵,在我眼里,你们就不是了,你们这些社会底层的渣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有口饭吃对你们来说已经不错了,你们还想讨价还价?”蓝良冷笑了一声:“别在这里怨天尤人的,要怪就怪你们不是这个社会的精英,你们只能像狗一样的生活……”

  “你说这话有些过分了吧,我们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我们也是有尊严的。”

  “对呀,姓蓝的太欺负人了吧,你说这太过分了。”

  “我看是他们给不出工资了吧,张氏要倒闭了,现在他们有些家产已经策划着在卖了……不然这么急着赶工期干嘛,他们就是不把我们当人,要压榨我们。”

  最后的一声瞬间把工人们不满的情绪点燃了,本来龙阳湖这个项目拖的太久了,张氏投在这里的预算已经有些吃力,这也是迟迟结算不了工程款的原因。

  在加上最近赶工期,一个人恨不得当两个人用,这更是让工人们怀疑张氏撑不住了,他们要拼命的压榨自己呀。

  “今天不说清楚,老子不干了。”有个民工把手中的工具向地下一丢。

  “对我们不干了,不把我们当人看,我们为什么还要像狗一样的任由他们压榨?”

  “结算工程款,不结算的话我们不干了。”

  现场工人的情绪瞬间被点爆了,所有人都纷纷的扔下了手里的东西,他们把蓝良给围了起来……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造反吗?”蓝良一看场中的形势有些不妙,他这才开始慌了起来。

  “给钱,给我们的血汗钱,不然的话我们不干了。”

  “对,减工时,刚才的老李就是累坏了,这才不注意从上面摔了下来,你们张氏就是血汗公司,压榨我们……”

  “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们全部去大牢里蹲着,你们这群渣滓……”蓝良依然嚣张的叫嚣道。

  “你特妈的这王八蛋,你才是渣滓,你全家都是渣滓……”

  愤怒的怒火彻底的被点燃,也不知道是谁拿起半块砖头就向蓝良砸了过去,砰……猝不及防的蓝良被这半块砖头砸中。

  他惨叫一声,仰后便倒,工人们现在几乎全失去了理智,他们纷纷大吼着罢工,减工时,还我血汗钱……

  近些日子来,关于张氏的不良因素一直在工地里盛传着,所以这个地方发生的情况几乎是一呼百应。

  所有的工地都爆发了,愤怒的工人们冲到了工地的外面,把蓝良来的时候开的那辆车给砸的稀烂……事情向另外一个方面持续发展着。

  “事情按原计划发展……”

  看着手机上收到的一条短信,林煜微微一笑,然后不动声色的删掉了那条短信。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夏清雪有些慵懒的躺在床上,她穿了一件丝质睡衣,虽然睡衣很保守,但是她两条光滑润洁的小腿露在外面。

  尤其是她这幅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让林煜有些口干舌燥,更重要的是,夏清雪似乎特别喜欢逗林煜,她感觉看着这家伙想吃又不敢吃的表情,是一种乐趣。

  “七杀不死心,更重要的是。”林煜看了夏清雪一眼道:“他让你受伤了,所以他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哦,这么说,你是为了我?”夏清雪双眼一亮。

  “是,也不是。”林煜微微一笑道。

  “讨厌,你就不会哄哄人家。”夏清雪有些薄嗔的看着林煜,以此发泄着她的不满。

  “哈哈,当然你的原因是占最大的。”林煜哈哈大笑道:“不过我觉得,计划得加快行程了,我还得去苏杭呢。”

  “与我无关,你又不带上我。”夏清雪有些不乐意的说。

  “你乖乖在这里呆着就是了。”林煜微生一笑:“想我了,随时可以去看我。”

  清雪点点头。

  “我得走了,医院的那位伤者,我得去亲自看看。”林煜站了起来。

  “我和你一起吧,这不是你计划之内的吗?”夏清雪坐起来道。

  “不是。”林煜摇摇头道:“我不是七杀,我可以跟他玩阴的,但是我不会伤害到别人,这个人确确实实是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来了。”

  “好,等我换换衣服。”夏清雪说着竟然一拉衣服,她的睡衣骤然从她的身上滑落……

  “呃,我还没回避呢。”林煜连忙转身,他感觉到心里像是猫爪子挠一样,因为他发现,夏清雪里面是真空的。

  “咯咯,我觉得我迟早要把你睡了,避讳那么多干什么?”夏清雪娇笑不已……

  “妖精……”林煜暗骂了一声,他觉得这个女人就是故意要和他做对的,每次她都是把人挑拔的心急火燎的,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好不容易,夏清雪换好了衣服,林煜和她一起走出了门。

  “老板,去哪里……”开车的是屠夫,自从上一次晚上林煜遭到伏击了以后,他们几个就轮流跟着林煜,虽然他们的实力跟林煜差的远,但是遇到紧急情况,他们可以保证消息很快会传到自己人的耳朵里。

  “第一人民医院。”林煜淡淡的说。

  夫点点头,他启动了汽车,向第一人民医院的方向开去。

  人民医院病房楼三楼,骨科病房。

  那名从三楼上摔下来的民工叫李振东,今年四十三岁。

  “病人的情况还算稳定。”一名医师拿着病历在李振东的身边翻着,他是李振东的主治医师。

  “那,我的腿……”李振东整条腿都被吊着,打着石膏,他昏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他的腿还是撕心裂肺的痛,不打麻药的话根本撑不下去。

  “你是病人的家属?”医生问了一眼李振东身边一个妇女。

  “是的,我是他老婆,医生,我男人的腿怎么样,他什么时候能好?”女人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们出来说话吧。”医生合上了手里的病历,他觉得有些情况,还是不让病人知道比较好,怕他挺不住。

  人点点头,就要跟李振东出去。

  “医生,你就在这里说吧,我活了半辈子了,能挺得住。”李振东也是一个固执的人,他觉得医生有些事情瞒着他,所以他今天一定要追问个清楚。

  “这个……”医生有些犹豫。

  “是不是,我的腿,这辈子站不起来了?”李振东紧紧的盯着医生问道。

  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是这名骨科医生还是忍不住点点头道:“你的腿伤的太重,尤其是膝关节那地方,几乎是粉碎性的骨折,就算是出院,你的腿也是一高一低,我们现在不确定你的骨头会不会坏死,如果坏死的话,恐怕还要截肢。”

  李振东惊呆了,从上面摔下来的那一刻他脑海里一片空白,他以为这一次自己死定了。

  可是他侥幸捡回来了一条命,他相信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等到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医生,医生你可得想想办法啊,我家里还有两个大学生要供……”女人颤声道:“我身体当了,长年吃药,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对不起,我们真的是尽力了。这里是江南最好的骨科了,如果你们不死心,可以到帝都医院去看看,情况或许会比我们这里好点,但是需要花费近三十万……我们这里只有这个结论了。”医生摇摇头走了出去。

  “当家的……我们这可怎么办啊……”女人失声痛哭了起来。

  “大妹子,别这样,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慢慢来。”其他病床上的人看着这对夫妇,心里也有些不忍,旁边的人劝道。

  “是啊,哪家没有个三灾九难的,磨难过去就好了。”另外一个说话的老太太显然是个信佛的。

  “你们这种情况,要去工地上才对,我是一名记者,如果有问题,可以找我,我帮你们。”一位陪着自己母亲看病的年轻人也很同情,他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你是记者吗?”李振东猛的坐直,他喝道:“那你就帮我揭露揭露龙阳湖项目的黑幕……我们的工程款快两年了没结,现在他们就拼命的压榨我们工人,这种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他们让我们每天干十个钟……而且还要加工时……”

  就在李振东说话的时候,医院的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了,只见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人正是蓝良。

  “谁是李振东,就是龙阳湖项目的那个民工。”一个男人凶巴巴的站在门口,扫视了一周道。

  “我就是,你们要干什么?”李振东问道。

  “你就是?”蓝良走上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李振东,当天发生事故的时候,他就在现场,依稀还记得李振东。

  “是的,你是那个大老板吧。”李振东也认出来了蓝良,他记得蓝良是总负责人。

  “你的腿怎么样了。”蓝良指了指李振东。

  “医生说这辈子都好不了了,如果病情恶化的话,还可能会截肢……”李振东的老婆抹了抹眼泪道:“他现在住院几天,已经花费了几万治疗费了,这是我们全部的积蓄了,如果……”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