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放屁

  “呵呵,当初决议接下这个项目的人是你,现在说放弃的也是你,我们的意见都是放屁不成?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家族议会,以后也没有必要开了,家族与集团大大小小的事情,全由你七杀做主好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有人冷笑道。

  “张氏的困境现在大家都清楚,可是带入大家走入这个困境的人是谁?”有人冷笑道:“前两年,盲目的扩张,收购了大大小小的公司无数,现在步步都离不开钱,这才导致我们财政困难。”

  “人那,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就不要吃下那么多的东西,不然的话到最后还是自己坑的自己……”

  “呵呵,我觉得我们是不该换换人了?张氏要在这么下去,迟早会完蛋的,堂哥,你说是不是?”

  面对族人的冷嘲热讽,张文远脸上始终没有一点表情,他就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够了。”张诚轻轻的敲了敲桌子:“事情就这么定了,没什么事的话,散会。”

  “老爷子,这件事情是不是……”张文远的大伯还想说什么。

  “我说就这样决定,你有异议?”张诚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儿子。

  “没……没异议。”大伯缩了缩脑袋,他退了下去。

  老爷子的威严还是相当的高的,他就样淡淡的一句话,把整个闹哄哄的现场给彻底的震住了,所有人都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文件,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现场。

  偌大的会议室一时间变得静悄悄的,只有张文远和张诚两个人坐在会议室中。一老一少显的有些沉默,张文远不说话,张诚也不说话。

  “不甘心?”

  良久,张诚才打破了这片沉寂。

  “是的,我不甘心,我一点也不甘心。”张文远点点头,他咬牙切齿的说:“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

  “你错就错在轻敌,错在好高骛远。”张诚摇摇头道:“当初我力挺你掌舵,那是我看中了你的才能。而事实证绝活儿,我也没有看错人,你以七杀之名,冠绝江南,为江南杀破狼格局之首,让张氏在数年内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但正是这些成功,造就了你的骄傲,你觉得你是不可战胜的。”

  “爷爷……”张文远低下了头:“我都是为了张氏。”

  “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张氏。”张诚站起来,他双手负后,在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道:“还有一点,你想证明自己配得上七杀这个名字。”

  “可是最近几年,你疯狂的扩张我们张氏,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们张氏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更重要的是。”张诚转过身,看着张文远道:“你太过于依赖帝都的那些势力了。”

  “爷爷……”张文远愣了愣,这个问题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

  “虽然帝都的刘家,给了你很大的支持,但是有一点你要弄清楚,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刘家和我们的合作基础,都是处在利益的基础上。”

  “刘家看中了你的潜力,所以才他支持你,但是你一出事,他们马上就会放弃你。”张诚叹道:“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商人,这就是利益。”

  “我明白了爷爷,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张文远微微的点点头,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和自己的爷爷差距很远。

  “放弃龙阳湖,你当时的想法是什么?”张诚问。

  “很简单,我们现在的资金,支撑不起来龙阳湖这个项目了,这一次的事情,很明显是有人故意营造出来针对我们的,敌在暗,我在明,如果在这样耗下去,非但龙阳湖项目保不住,我们张氏也会被拖垮。”张文远道。

  “你说的不错,即使是龙阳湖保住了,我们张家也会元气大伤,根本没有能力开发它,而政府又对这个项目很看好。而现在盯着这个项目的人又很多,与其死守着一堆废土,倒不如痛痛快快的放弃,虽然这像是在我们身上割肉,但至少比我们张氏哀败要好的多。”张诚点点头道。

  “是的,我当初的考虑就是这样的。”张文远点点头道:“但是接下来怎么办,我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请爷爷指教。”

  “如果可能的话,与林煜讲和。”张诚道。

  “为什么?”张文远猛的抬起头,他的表情十分的复杂,吃惊、愤怒、不甘。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向林煜低头,他要向那个土包子服软?他是七杀,他是大名鼎鼎的七杀,他竟然还不如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土包子?

  他不甘心,他在江南辛辛苦苦的布局,被这小子无情的打乱。林煜的出现,让自己所有的计划就落空。

  如果不是这家伙出现,陈氏已经是自己的了,如果不是这家伙的出现,陈氏科技的核心技术,现在自己已经拿到手了。

  这混蛋根本就是一根大号的搅屎棍,现在两人对诀,他明显占尽了优势,可是要让他向这家伙低头,他做不到。

  “因为,你不如他。”张诚看了自己的孙子一眼道:“而且,你现在败局尽显,如果与他死拼,只会对你不利。”

  “我不甘心。”张文远摇摇头道:“让我向他低头,我实在是不甘心,我不明白哪一点不如他……”

  “你哪一点都不如他,除了你的底蕴比他雄厚之外。”张诚淡淡的说。

  “我不服。”张文远低吼道:“我要与他背水一战……”

  “你长大了。”张诚叹了一口气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你也有自己的路要走,所以我不勉强你,只是我劝你,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一切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

  “现在和林煜言和,还有机会……这个人,并非池中之物。”张诚道:“如何诀择,要看你自己了。”

  说完这句话,张诚转身离开。

  偌大的会议室中,只剩下了张文远一个人,他怔怔的站在当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拳头紧紧的握着。

  “我不甘心……”良久,从张文远的牙缝里挤出了这四个字来,他猛的一拳击在眼前的会议桌上,然后转身离开。

  “龙阳湖项目,已经拿到手了,不管是之前拖欠的工程款,还是偷工减料的地方,张文远都已经给我交接清楚了。”

  在一间豪华的包厢中,凌风和林煜面对面坐着,他端起了自己跟前一杯红酒道:“七杀这一个跟头,栽的真是不轻啊。”

  “还好,七杀还是比较识时务的。”林煜微微一笑道:“如果他死抓着这个项目不放,我保证,让他自己的骨灰埋在这里,而且他死的时候还会拉上整个张家陪葬。”

  “这一切……不是巧合吧?”凌风有些不确定的向林煜问道。

  因为这一切来的太快的,龙阳湖项目是现在卖相最好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得到了袁首长的肯定,也得到了江南政府的支持,只要是稍微用点心,把这个项目做成,以后将是一个会下蛋的母鸡。

  很多人都对这个项目有想法,但是他们却不敢妄动,因为这个项目的持有者是七杀。

  尽管因为林煜的出现,七杀栽了个大跟头,他现在的名望大不如以前,但七杀还是七杀,他握在手里的东西,你连点汤也别想喝到。

  可是就在短短的几天内,局势发生了变化,张氏集团在龙阳湖方面被曝出来的问题接连不断,先是拖欠工程款,在是找黑社会威胁受伤民工。

  张文远虽然及时的补救,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松上一口气,紧接着问题又来了……龙阳湖项目,竟然有在建的大楼莫名的倒塌了。

  政府紧急的派出质检方对大楼进行检测,得出的结论是建筑方法与这里的土质不符合,更重要的是张氏在动工的时候偷工简料,用了瘦身钢筋等东西。

  如此一来,形势便呈现出一边倒的局势,所有的不利因素都指向七杀,在加上张氏集团现在资金链断裂,而政府又不可能让这个项目搁置太久,所以七杀只有把这个项目拱手送人。

  尽管这等于说是在他身上割肉,尽管这一送就送出去了庞大的利益,但是这总好过整个张氏给他陪葬吧。

  而破军却在场撕逼中拣了个大便宜,只是他不明白的是,林煜为什么会找上他,貌似两个人现在还算是有仇吧。

  如果不是林煜用药控制了凌风,凌风肯定会时不时的给林煜制造些麻烦。

  而且让凌风不敢相信的是,这一七竟然是林煜一手制造出来的,看起来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林煜淡淡的说:“但一切都是有因果的,如果张文远没有丝毫把柄,我又如何会乘虚而入?”

  林煜说的不错,这个世界上凡事是有因果的,如果不是张氏拖欠工程款,如果不是他找黑社会威胁受伤的民工,他也不会抓住这家伙的小辨子不放。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