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如雷贯耳

  说起黄家,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说几首是如雷贯耳的,黄家本是古武世家,因抗战时期以一门武将尽赴战场,立下无数汉马功劳。(.)

  只是黄家老爷子仗着功高盖主,在几十年前华夏那场红色震荡中昏了头脑,妄图颠覆这大好河山,最后被老人家以强硬的生段拿下。

  虽然黄家犯下忤逆之罪,但一生的功劳动是无法磨灭的,所以黄家没落,近代从商,不过黄家凭着一腔热血,很快的在帝都站稳了脚,与帝都的秋家和林家并驾齐驱。

  “来了。”秋若盈看了男人一眼,淡淡的说。

  “若盈,现在还没有休息?”男人微微一笑,他走到了秋若盈的身边道:“我都说了,不要熬夜。”

  “现在还早。”秋若盈淡淡的说:“换句话说,从二十年前出事以后,我晚上从来没有睡过觉。”

  “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何必呢。”黄明轩为秋若盈泡了一杯咖啡,然后关切的说:“你的眼睛红,刚才哭过了?”

  “没有。”秋若盈淡淡的说:“熬夜熬的了。”

  秋若盈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很明显,她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有抗拒的,但是黄明轩毫不在意,他微微的一笑道:“刚才我见梁雪去安全部调集内卫了,这是要保护谁?”

  “姗姗想去旅游,我抽带几个内卫保护她。”秋若盈道。

  “呵呵,这种小事,犯得着动内卫吗?”黄明轩笑道:“对我说一声,我派几个高手过去就是了,虽然我们黄家不比以前,但毕竟也是古武世家出身,对于这种小事,能应付得过来的。”

  “不需要,我能保护得了自己的女儿。”秋若盈道。

  黄明轩一怔,他停下了手里倒咖啡的动作,随即他叹了一口气道:“若盈,我知道你对当年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当年没有保护好孩子,我也有很大的责任。”

  “可是你明知道自己有危险,为什么不早点对我说?”黄明轩道:“虽然我们之间有些不愉快,但我说过,我不介意,这些年他没有回来,我也一直在等你,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

  “够了。”秋若盈的双眸渐渐的变冷。

  “若盈……”黄明轩突然提高了声音:“告诉我,刚才你是不是又因为他流泪?”

  “我说够了。”秋若盈突然站起来,她身上那种久居上位的气势猛然发出。

  有些人的气质是与生具来的,秋若盈这一站起来,她身上那种高贵与冷艳,让任何人都不自由主的闭嘴,即使是黄明轩,也不自由主的退了一步。

  “若盈。”黄明轩有些惊愕的看着秋若盈。

  尽管秋若盈对他的一片热心很冷淡,但是这么久以来,她从来没有对自己发过这么大的火,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提。”秋若盈咬牙道:“你也不用成天往我这里跑,我已经结婚了,我的丈夫是林浩宇,你的一片热情,我心领,但是,请以后不要在打扰我的生活。”

  黄明轩沉默了,片刻后他才淡淡的说:“这么久以来,你对他的感情始终没有变吗?”

  “是,我对他的感情始终没有变过,在过多久都一样,你不必在等了,找个女人,结婚吧。”秋若盈道。

  “二十年了,他已经死了……”黄明轩突然吼道:“你要守着一个死人过一辈子吗?”

  “啪……”

  秋若盈直接抽了黄明轩一个耳光,她这一巴掌用尽了全力,因为心情激动,以至于她这一巴掌抽出以后,右手还微微的发抖。

  “你闭嘴,我不许你这样说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天不找到他的尸体,我就一天不死心,哪怕是在过二十年,也是一样。”

  看着有些疯狂的秋若盈,黄明轩的双眼暴发出一丝冷意,他的声音很平静:“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护着你,守着你,林家和秋家容不下你,我可以容下你。”

  “哪怕当初传来恶耗,哪怕当初你已经有了他的两个孩子,我仍然愿意做孩子的父亲。”黄明轩指着自己的胸口道:“我对你,可以说是掏心掏肺,可是我这些年……这些年的努力,都喂了狗不成。”

  “没有人要求你这样。”秋若盈的声音有些嘶哑:“我说过,在过二十年也一样,如果他真死了,我抱着他的骨头,过一辈子,这一辈子哪怕是在苦在难,哪怕是受所有人唾弃,我也不后悔。”

  “那我呢。”黄明轩指着自己的胸口道:“我算什么?我付出的难道一点也不值得你注意吗?”

  “除了他之外,这辈子,也不会在有一个男人引起我的注意。”秋若盈冷冷的说:“死心吧……”

  “秋若盈……”黄明轩突然一把抓住秋若盈的肩膀,他的双手重重的掐在她的双肩,他咬牙切齿的说:“如果,我非要你呢?”

  “放手。”秋若盈冷冷的盯着黄明轩。

  “我不放,我要你回答,如果我今天非要了你呢。”黄明轩喝道。

  “放手。”秋若盈还是这两个字……

  砰……办公室的钢化玻璃门被人从外面一拳巨碎,随即两名身着黑色衣服的保镖迅速的从两侧围了上来,他们一边一个扯着黄明轩的手臂,猛的把他扯在地上,两人迅速的护在秋若盈的跟前。

  “黄明轩,你特妈的怎么像疯狗一样,有你这样的人吗?”梁雪气极败坏的走了进来,她突然对着黄明轩的档部,狠狠的一脚踩了下去。

  “啊……”黄明轩一声惨叫,他捂着自己的档部,像是虾米一样的倦缩了起来。

  “得不到一个女人的心,是你不够努力,你特妈的好意思用强?老娘最看不起你这种男人……”梁雪一边说一边对着这家伙狠狠的踩,她那足有二十分分的高根鞋是特制的,每踩出去一脚,黄明轩就惨叫一声。

  “还你妹的古武世家出身的,你妹的连个老太太都不如,你还好意思在这里用强?”梁雪越说越刀,她下脚的重量不自由主的又狠了。

  “够了……”秋若盈舒了一口气,恢复了镇定。

  梁雪这才停住了,她走到了秋若盈的跟前,关切的说:“没事吧。”

  “没事。”秋若盈摇摇头道:“传下去,以后黄家所有人,不准踏入秋氏大厦半步。”

  “拖出去,写下牌子,黄家人与狗不得进入,黄家人有异议的话,让他们到黎夫人府上找说法去。”梁雪道。

  “是……”两名保镖拖起黄明轩就向外走去。

  就在这瞬间,黄明轩清醒了过来,他连忙叫道:“若盈……若盈,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我的气,真的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黄明轩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听到外面扑通一声,这家伙被丢到了电梯口里去。

  “姓黄的越来越胆大了啊。”梁雪道。

  “他也是……没有耐心了吧。”秋若盈叹了一口气道:“他这些年对我……确实很用心,我这样对他,是不是有些过了?”

  “呵呵,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梁雪冷笑了一声道:“当年的事情,如果说黄家没有在里面横插一杠,打死我都不相信,我的好姐姐,你就是心太软了,这些家伙们一装孙子装可怜,你马上就心软了。”

  “或许是吧。”秋若盈叹了一口气。

  “好了,多休息休息吧。”梁雪道:“人我已经安排过去了,会对他进行秘密保护,不过现在他身边的高手很多,恐怕这些人,他也用不上。”

  一夜无话,林煜已经和杨开济讲明了情况,他在八诊堂坐几天诊,就要离开江南了。

  杨老知道林煜非池中之物,这个小小的八诊堂,肯定是留不住他的。

  只不过林煜现在最挂念的是杨欣妍,不知道她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她的另外一个性格,是否已经彻底的消除?

  但是玄心说,林煜就是她的心魔,如果现在去见她,即使是她的性格好了,但无非也是从一个坑,跳到另外一个坑里罢了,所以尽管林煜很想去见她,也不得不忍住。

  坐完了诊,林煜发现馒头又在门口的馒头店里表演吃馒头,虽然这家伙每次吃的多,但能因此而吸引很多人,所以店家薄利多销,倒也赚上不少。

  尤其是这件事情被放到了网上,馒头被人戏称为馒头哥,网络的力量是十分的强大的,馒头现在无异是网红,有好多人都跑到这里现场吃馒头,以验证网上的视频到底是不是真的。

  所以这家店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老板干脆申请了一个商标,打算要把他的店做成知名品牌,以后多开几家链锁店。

  林煜赶到的时候,馒头刚好把手里最后一个馒头塞到嘴里。

  “师叔。”看到了林煜,馒头兴奋的跑了过来:“我今天又打破记录了。”

  “你是猪吗你?”每次馒头兴奋的向林煜说自己打破记录了,林煜的内心都是崩溃的,因为师兄养不起馒头,所以把他踢到了自己的身边。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