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能动吗

  “小刘,试试能不能动?”按完了之后,于晓寒试探性的问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那名被她按过的伙计,还是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一动也不动,看来她刚才的解穴手法,多半是不管用的。

  “小西,你呢,你试试……”于晓寒又换了一个对像。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的,被她试着解穴的人,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于晓寒的脑门上开始冒汗了,她的医术不错,对于穴位方面的打穴定穴也有些研究,她以前也试过,可是这一次为什么就不管用了呢?

  “可恶,竟然是隔内打穴法,手段比较高明。”于晓寒咬牙切齿的说。

  难怪她没有看到林煜有任何动作就把自己这方的几个人就定住了,原来这家伙是高手,打穴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接触到人,虚空一点就可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在于晓寒急的满头冒汗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随即一位身着长袍的老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于晓寒的爷爷,于清林,也是清林堂的大医。

  “爷爷,你可算是回来了。”于晓寒就好了像是遇到了救星一样扑上去:“救命啊,刚才有人给我们的人定了空,我解不开。”

  “竟然是隔空打穴法?”于清林看清楚了场中的伙计情况之后,他也不由得吃了一惊,这种解穴的方法,就连他也做不到,到底是哪里的高人,竟然会这一手?

  于清楚走上前,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到了一名伙计跟前,试着用自己的方法给伙计解穴,他的手法相当轻柔,点、按、拔,忙了足足五六分钟,这才把其中一个伙计的穴位给解开。

  那名被解开穴位的伙计双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于清林连忙扶住他道:“去好好休息休息……”

  一番忙活,总算是把这些人的穴道全部给解开了,于清林也累了一头大汗,他对于穴位虽然熟悉,但奈何真气跟不上,而能隔空定穴的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爷爷,你没事吧。快休息一下。”于晓寒连忙扶着他坐下,然后为他倒了一杯茶。

  “说说怎么回事吧,到底是什么人来过我们这里?”于清林这才问起了问题的关键。

  “有两个骗子来了,可能是想拜您学医或者说是找您看病的,我本想制住他们送到警察局里去,可惜这两个家伙也有两把刷子,我被识破了,然后我们起了点冲突,他们就把我们清林堂的伙计给定住,然后就走了。”

  “糊涂。”于清林一拍桌子道:“我给我说过多少次了,不管是谁,只要是来的我的,不管是求医还是求知识,我都应该做答,这是做为一名医者的本份。”

  “我知道啦爷爷,我只是看你天天忙成这样,怕你累到吗?”于晓寒低下头,她有些不乐意的说。

  “好好,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于清林轻咳了一声道:“可是我是一名医生,还是一些中医,有些事情,是我应该做的,以后在遇到这种事情,不许在这样,明白了吗?”

  “明白了。”于晓寒点点头。

  “咦……这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于清林注意到了那张实木茶几上的一根金针。

  这根金针十分的精致,针尾雕有凤尾,而且质地十分的柔软,就像是头发丝一样的软。

  于清林把这根针给拔了出来,让他心惊的是这根柔软的金针,如果不是有一定的功夫,连一张纸都刺不破,现在竟然没入实木茶几里近一半,施针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孽,才能把这根金针给使成这样啊?

  “哦,这根针啊?是那个骗子留下的,他说他是你的故友,可是那家伙顶多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他说他和您认识,打死我都不信,现在的骗子,真的是什么骗人的方法都能想的出来。”于晓寒说。

  “糊涂,晓寒,你糊涂啊。”于清林直跺脚道:“那两个人现在去哪里了?”

  “他们走了……”于晓寒看到爷爷这样,她不由得吓了一跳,心中寻思难道那两个人真的是爷爷的故友?而且还是那种很重要的?

  “哎,你这丫头,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于清林气的直跺脚,他连忙拿着金针跑了出去……

  于晓寒不认识这根针,他可认识,他之前去过鬼谷医门,本来想拜师学艺,但是鬼谷医门的一尘真人说两人没有缘分。

  师是没有拜成,但是于清林和其门下的弟子性格极合,尤其是大弟子曾谷山,两人几乎是至交。

  所以对于鬼谷医门的传统,他是知道一些的,鬼谷医门的弟子,只要到了一定的年纪,一般都需要下山去历练。

  尽管鬼谷医门的绝学包罗万像,山医命相卜无所不精,但其专攻的,还是医术。

  而且鬼谷医门还有一个传统,只要是持这一套凤尾金针下山的弟子,必是一尘真人最为看重的弟子。

  想那一尘真人本人就是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于清林见识过一尘真人那惊艳才绝的能力,所以被他看中的人,一定不晃一般的人物。

  可惜的是他晚回来了一步,与那人错失交臂……

  林煜出来了清林堂以后,他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

  “小师叔,我们长的像是骗子吗?”馒头有些傻傻的问道。

  “不像,一点也不像。”林煜摇摇头。

  “可是我们为什么会被当做骗子赶出来?”馒头有些郁闷的问。

  “人心就是这样。”林煜笑了笑道:“不必在意,反正我们现在到江南也不是为了到清林堂,我只是顺便看一下你师父的老朋友罢了。”

  “师叔,我是无所谓的。”馒头有些嗫嗫的说:“其实我知道我傻,我又能吃,不管走到哪里,都给你丢脸。”

  “他们可以认为我是骗子,但是不能把你当成骗子,因为你是我师叔。”馒头的拳头握的紧紧的,很显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是十分生气的。

  林煜一怔,他没有想到馒头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感动,不错,馒头是傻,但是他知道谁对自己好,他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一直以来,他跟着自己充当打手的角色,其实林煜应该好好的感谢感谢他。

  “别傻了。”林煜拍拍馒头的肩膀道:“人嘛,这一辈子,谁没有被几个傻子看扁过?”

  是啊,人一辈子,谁没能被几个傻子小瞧过?但金子不管是走到哪里都会发光的,大多数的人善于锦上添花,而不擅长雪中送炭。

  既然那样,那就看着那些人,如何做茧自负吧,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现实也好,也好,都是充满戏剧性的。

  “我知道。”馒头精神一振,他点点头道:“小师叔,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吴家看看吧。”林煜想了想道:“现在苏杭,我是两眼一抹黑,必须要找一个对苏杭熟悉的人。”

  “你不是和苏家穿一条裤子吗?”馒头傻乎乎的问。

  “就你能。”林煜皱了皱眉头道:“少说话,我说去哪里,你跟着去就行了。”

  “是,小师叔。”馒头一点头。

  经这一折腾,又到了上下班的高峰期了,林煜突然发现,现在他想打个车都难,在一个公交车站旁边,每过来一辆车,马上有一群人闹哄哄的钻了进去。

  而每来一辆出租车,马上有几个人疯涌而来的挤上去。

  林煜的心思其实并不在坐车上,他只是在出神的想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江南算是大局已定,虽然有些渣渣在那里没有除,虽然七杀一定会给自己找不痛快,但这些已经不足为虑,林煜现在担心的是苏杭的局势该如何打开。

  在帝都,有三个女人在那里等着自己,她们是自己的亲人。

  清楚了自己身世以后的林煜,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上位,那就是让对自己父母受苦的秋家和林家付出代价。

  他要缔造自己的商业帝国,他要有和帝都那些人平起平坐的地位,尽管那两个世家是一个庞然大物,但是林煜相信,只要自己努力,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板不倒的墙。

  等吧,等到自己真正成长的那天,他要让这个世界,都为之颤抖。

  林煜想到激动的地方,他右手重重的在公交站牌上一拍。

  随即他右手碰到一团柔软,紧接着一声尖叫声传来……

  只见林煜不偏不斜,右手恰好拍在一个女人的手上,因为这一巴掌用力太大,所以林煜把对方的饮料拍散一身后右手又不偏不斜的拍在了不该拍的地方。

  馒头有些郁闷的看了林煜一眼,他觉得小师叔太污了,不忍直视,简直不忍直视,小师叔怎么能这样?啊,光天化日之下,他竟然调戏人家?这要是让几个师婶知道了,这还了得?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在想事情想出神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林煜连忙赔着笑脸,又是鞠躬,又是道歉。

  这女人显然不是省油的灯,她那张嘴一张,马上一串经典的国骂骂了出来。

  这一次林煜自知理亏,因为自己的手确实拍到了不该拍的地方,所以这个女人说话在难听,他也是陪笑。

  “哎,得过且过吧,这小伙子又不是故意的,你看人家已经道歉了。”

  “是啊,你都骂了这么久了,累不累?人家又不是真的想占你的便宜。”

  就连围观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因为谁都有犯错的时候,看得出来林煜绝对不是故意的,因为正常人都不会对这种明显隆过胸整过下巴的女人感兴趣的。

  “你们懂个p,摸的是老娘,又不是你们?你们大度,回家把你们的老婆拉出来让他去摸啊,都他娘的说闲话不嫌腰疼……”女人尖叫道:“我新买的裙子,两千多的衣服,就这么毁了,换了你们,你们不心疼啊?”

  “别逗,我是搞服装的,这衣服最多三十块钱的地摊货,你还说两千块钱?你别欺负别人不识货啊。”有一个等车的人也看不下去了。

  “你懂个p,老娘的衣服是昨天在新华商城奢侈品专柜买的,八折两千多,现在刚穿上就被他给弄脏了,你说怎么办,怎么办?”女人一边尖叫一边拉着林煜问。

  “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林煜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要不我在买一件一模一样的赔给你?”

  “兄弟你放心,我是做服装的,我知道哪里有这种衣服,一百块钱一大堆,论斤称的。”一个人说道。

  “你放屁,老娘的衣服是绝版的,全球限量十件,你买?你到哪里去买?”女人骂道:“走路不长眼睛,弄脏了老娘的衣服,你说怎么办,不长眼睛的杂种。”

  “那你说怎么办?”林煜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消失了:“道歉也可以,我赔钱也可以,但你骂人总是有些不对吧。”

  “赔钱,你就赔钱,我这衣服是限量版的,我不多要,我就要原价,因为这是昨天买的,我刚刚穿上的,现在赔钱。”女人要的就是林煜这句话。

  “切,一件破衣服就要两千,这不明显敲诈吗?”

  “大家都是经常逛街的,这衣服的料子,有二十块钱不错了。”一位少妇和同伴说。

  “哎,华夏还是对那些敲诈勒索的人罚的不严啊,以至于这些人这么猖狂。”

  “是啊,现在老奶奶过马路,扶都扶不起啊,一扶就会倾家荡产的。”

  众人议论纷纷,这个女人明显就是想借势敲一笔的,可惜的是林煜好像竟然没有察觉一样。

  “两千是吧,行,我赔。”林煜笑了笑,他拿出钱包,数了二十张大钞递给了女人。

  妇人也没有想到林煜竟然会这么痛快,她笑逐颜开的接过了钱,细心的点了一遍又一遍。

  “钱够吧。”林煜道。

  “够了,够了。”女人点点头,仍多了一句嘴道:“以后走路长点眼睛,不然的话下次可能碰到老爷爷老奶奶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这是我的事情,不劳你操心了。”林煜道:“钱是你的,衣服现在是我的了吧,我是花钱买下了这衣服,现在,你把衣服脱下来给我吧。”

  女人怔住了,周边的人也怔住了,紧接着,一阵哄堂大笑声从人群里传了出来。

  林煜这一手绝,真的是太绝了。是啊,你不说你的衣服是两千块买的嘛,人家把你弄脏了,照价赔给你,你现在就该把衣服脱下来给人家啊。

  “流氓,变态。”女人低声怒骂道。

  “我怎么流氓了?我怎么变态了?我把你衣服弄脏了,你要我赔两千块钱,行,我赔了,钱也数了,你的衣服总该给我吧。”林煜和这女人讲起了道理。

  “你……”女人哑口无言,她怒道:“你就是变态,你就是流氓,你要我衣服干什么?”

  “我花钱买来的,你管我干什么?我拿去当抹布,总行了吧?”林煜一本正经的说。

  “是啊,人家花钱买的,你管人家干什么用?”

  “就是,二千块钱买来的抹布,一定很奢侈。”

  “哈哈,这种老想着占便宜的女人,应该有人磨磨她的锐气。”

  一边的人完全都是那种看笑话不嫌腰疼的人,他们在一边起哄了起来。

  “脱下来啊,人要有诚信。”

  “我敢打赌,这女人里面一定真空的。”

  “靠,你怎么知道?”

  “这不明摆着的吗?嘿嘿,我专于此道多少年了,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你测下有多少罩?”

  “没意思,整出来的……”

  女人在众人七嘴八舌的攻势下,显得有些势单力薄,她尖叫一声,就要挤开人群走。

  “等等,你还拿着人家东西呢。”有些管闲事的人当然不允许她走。

  “变态,流氓,我是不会脱衣服的。”女人尖叫道。

  “那就把钱留下,你这明显的敲诈。”

  “不留,他弄脏了我的衣服。”

  “那你就把衣服留下啊……”

  众人越说越兴奋,这种喜欢占便宜的女人,就是要受点教训才行,林煜就是专治各种不服,做为当事人的他,就慢悠悠的在一边站着,冷眼看着事态的发展。

  “行了行了,大家都散了吧。”见闹的差不多了,林煜站出来道:“我不差这两千块钱,但是我只希望,人要讲诚信,因为你做的事情,一举一动老天都在看着呢……如果你不做善事,我保证,你迟早会遭到报应的。”

  “哎,没戏看了。”

  “哥们儿,你还是心太软了,要是我,我分分钟让这娘们儿道歉。”

  “算了吧,一个女人家。”林煜笑了笑。

  “变态,流氓,我记着你了,以后你小心点,让我在见到你,我让你好看。”

  女人典型的得了便宜还不饶人的主儿,她临走的时候还要对林烛放几句狠话。

  可是当她匆匆的一转身,令人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只听嗤啦一声响,女人的连衣裙被从中间一分为二。

  却是馒头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狂吼一声道:“留下衣服,我小师叔已经把衣服买下了。”

  馒头做事情,是从来不经过大脑的,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不能就这么走了,回为她的衣服还没有留下呢。

  这一点,馒头和林煜还是有点像的,林煜就是那种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儿,馒头觉得,林煜把钱给花了,然后这女人不留下点东西,他感觉到不爽。

  所以就有了眼前的这一幕,这家伙抓着这女人衣服死命的一扯,这女人身上质量并不算很好的衣服,就这样破成两道布条了。

  春光乍现……

  紧接着,一声高分贝的声音从女人的喉咙里传了出来,这一次,她是真的尖叫出声了……

  果然,里面是真空的……

  当警察赶到这里的时候,只见女人瑟瑟发抖的趴在地上,她身上的衣服碎成一条一条的。

  而做为肇事者的馒头,却若无其事的呆在一边,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心人的,女人外面穿的衣服被馒头直接撕裂,她身上的衣服就成了一缕一缕的,本来是春光乍现的,但还是有人不忍心女人就这样当街暴露,给她找了件衣服披上。

  虽然衣服不合身,但好歹身上重要的部位也遮住了。

  “怎么回事?”一名警察向女人质问道。

  “他……他撕我衣服,他当街撕我衣服,我要告他……”女人的声音都有些显得瑟瑟发抖,她只是看林煜看着不像是本地人,而跟他在一起的馒头又憨憨的,跟个傻子一样,所以想多敲点钱花花,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一笔敲下去,郁闷的人反而成她了。

  “是这样吗?”警察向馒头问道。

  “她把衣服以两千块钱卖给我小师叔了,钱给了,但是她衣服不给我们,她想赖账。”馒头是一个固执的人,他认为买卖生意,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女人拿了钱想走?哼,门都没有,我们鬼谷医门的弟子,向来只有占便宜,从来没有吃亏的说法。

  “到底怎么回事?能来个正常人讲讲吗?”警察都感觉到有些无语了,他被眼前的这几个人绕晕了。

  那衣冠不整的女人现在还混身瑟瑟发抖的说不出话来,而从馒头说话的声音上来看,就知道这家伙一定不是正常人,有些憨……也有些傻。

  “事情是这样的,我不小心打翻了这位女士手里的饮料,把她的衣服弄脏了,她说她的衣服是某某店里买来的名牌,两千块买的,要我全款赔偿。”

  “然后我同意了,就给了她两千块钱,但是她拿了钱之后就要走,我的师侄觉得既然她拿了钱了,那衣服就必须是我们的,所以就出现了眼前的这种情况。”林煜说着看了一眼馒头,对着警察比划了一下脑袋道:“另外,我的师侄,这里有问题。”

  “放屁,现在的人都会装神经病,杀人了说有精神病,非礼人了也说自己是神经病,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神经病,他就是非礼我,一定要把他抓起来。”女人尖叫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