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你不敢吗

  “你不敢吗?”白言博斜了林煜一眼道:“说真的,想借着我们白家诊堂上位的人多了去了,你今天来,我就当你是来挑战的,既然挑战,就能拿软柿子捏。我应战,已经是给你十足的面子了。”

  “谢谢您……”林煜深深的一鞠躬道:“给我挑战您的机会……”

  林煜这一鞠躬,完全是讽刺白言博来着,岂料这家伙面不红气不喘的说:“不客气,我愿意多给年轻人机会。”

  现在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所有人都惊奇的看着这一幕,他们觉得林煜这个人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白家诊堂的名声在整个苏杭都十分的响,尤其是白言博,更是苏杭中医协会的副会长,他的一身医术自然不用多说,而林煜才多大年纪,他真的确定自己能把白言博给干翻?

  “呵呵,那我要多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了。”林煜笑了:“权当我是来挑战你的吧,但是我们总得有些赌注吧。”

  “如果你输了,接骨良方就是你的。”白言博脸不红气不喘的说。

  “这个不行。”林煜摇摇头道:“接骨良方在上一次比赛的时候,你孙子已经输给我了,如果我战胜了你,说明这是真的,因为总不至于你的医术,还没有你孙子高吧。”

  林煜把孙子这两个字拉的特别的长,他的意思就是很明显的在骂白家人出尔反而,孙子一个,但是白言博却装做听不懂他的意思。

  “我爷爷的医术,当然比我高。”白子实怒道。

  白言博看了自己的孙子一眼,由此就可以预见,自己的孙子,确实输人一筹啊,他这么一应话,等于说是把自己的退路给堵的死死的。

  “那不就结了,那就证明,当初是你输给了我,那接骨良方自然就是我的了,难道你们白家一样东西,可以抵两次?就好像是一个女人能同时嫁两夫一样,你觉得这样合适吗?”林煜笑道。

  “你……”白子实大怒,却又哑口无言,他隐约的知道林煜这就是在拐着弯骂他,但是他却又无可奈何。

  “那好,我们可以在多一样东西做为赌注。”白言博一点头道:“以示公平,我们白家诊堂所有的东西,任由你挑。”

  “呵呵,你说真的吗?”林煜笑了,白言博这是吃定了自己啊,他自认为自己的医术拼不过他,所以才敢夸下这么大的海口,但是林煜是什么人物?他绝对不会让这老家伙失望的。

  “我们白家,说话自然是一言九鼎。”白言博傲然道。

  这家伙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让别人对他的印像分加了不少,但林煜却十分的鄙夷,如果白家人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一言九鼎,他今天就不会出现在白家诊堂了。

  “那好,有白老的话,在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做证,我确实放心多了。”林煜一点头道。

  “年轻人,如果你输了,你拿什么做赌注?”白言博笑呵呵的说:“别说你不会输之类的话,年轻人,永远都是这么心高气盛的,但是到最后你才会发现,事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白老请放心,我不会像您孙子那样的。”林煜微微一笑,然后轻声吟道:“针于无形定阴阳,妙手仁心游四方……”

  短短的两句话一出口,白言博的神色不由得大变,他失声喊道:“你说什么?”

  “这两句出自贵门的观音命针,我想白老比任何人都清楚吧,呵呵。”林煜笑道。

  “观音命针的总谱,你是怎么知道的?”白言博死死的盯着林煜。

  “观音命针,又称无影妙针,很巧的是我手里有一份这种针的总谱,我就是从这总谱上知道的这份针。”林煜微微一笑道:“而且,总谱里面包含了所有针法要决,包括阴阳,五帝论术这两部残方。”

  “你说什么?你阴阳论与五帝论术的残谱?”白言博吃了一惊,他的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面掉下来了。

  “不可能,无影妙针中的这两部分早就失传了,我们白家用了几十年,也没有将其复原,你是骗人的。”白子实大怒道。

  “要不,我在念几句给你听听,你结合一下你们观音命针的总纲,看看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林煜笑呵呵的说:“慈航普度度终生,功参造化定两仪……”

  短短数句话,让白言博的脸色变了又变,他看向林煜的双眼里满是炽热,不错,这就是观音命针的总纲,而林煜所颂的这几句,正是他这些年来苦思不得其结的两句。

  因为观音命针有几部分失传,而白家几代人,一直想把失传的观音命针给复原,可惜的是他们每次都是没有成功,现在听林煜颂这几句,白言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白言博喃喃的说:“有这两句话,就说的通了,难怪之前一直没有成功……”

  “白老有疑惑的话,我可以在念几句。”林煜笑道:“没关系的,反正这两部残篇,有几千个字呢,其中奥妙之处……常人是难以理解得了的……”

  “不……不用了,我相信你说的话。”白言博连连摇头,他已经相信林煜有无影针的两部残篇了,当下他的双眼红的可怕,就好像是一头饿狼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样疯狂。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林煜笑道:“我用这套针法的全篇做为赌注,如果输了,这针法要领就是你的。”

  “好,一言为定。”白言博迫不及待的答应了林煜,他那幅模样,生怕林煜反悔似的。

  而且他的内心是颤抖的,这是因为太过于激动而颤抖,要知道,他们白家的无影针,简直就是一块活字招牌,只是针谱里的缺陷限制了他们白家的成就。

  而这门针法原本就是一套神鬼莫测的针法,他们白家几代人,费尽心机,就是想复原或者寻找到这其中的残谱,只是可惜的是一直没有成功,现在林煜拿出这针法的残谱,那白言博就算是费尽心机,也要得到这套残谱的。

  “来者是客,既然这里是白家诊堂,那一切规则,就听由白老的吧。”林煜微微一笑道:“我相信白老不会像您孙子那样鼠目寸光的。”

  白子实大怒,但是他却不敢发言,因为他发现林煜的言语太过于犀利了,而且自己也确确实实的有些理亏,所以他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

  “我的规则就是……没有任何规则。”白言博微微一笑道:“大凡中医,讲究的是一个望、闻、问、切,诊断既精准又快,下针迅速,效果好,最好是能起到立马见影的效果,这样的话最那。”

  “好,那一切就依白老的话为主了。”林煜淡淡的说。

  “我们现场选一位病人,然后对他的情况做出诊断,对症下药,谁的诊断精确,谁的药效快,效果好,谁就会胜出。”白言博道。

  “可以。”林煜一点头道:“由白老选吧。”

  “不,还是随机选吧,现场哪一位朋友感觉自己的病情比较特殊,可以上前来看一下,感冒发热一类的小病就不要来了,免得耽搁大家的时间。”白言博的这句话十分的自信。

  他的意思很明确,来我这里,是治疑难杂症的,病情严重一点的,可以站出来,但如果是小病小痛,就不要来凑热闹了。

  一连叫了三声,现场始终没有人敢站出来,毕竟这是在比试,谁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情况开玩笑的,尽管白言博的名声在这里摆着,但一时间还是没有人敢站出来。

  “我来吧,我昨天白老的号挂到现在也没有挂上,我实在是等不了了,白老帮我的孩子看看吧。”一个抱着孩子的少妇在丈夫的陪同下站了出来。

  众人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有人站出来了,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他们要看看,敢于挑战白老的年轻人,到底有厉害,他们也要看看,名声在外的白家诊堂,到底是不是徒有虚名。

  “孩子怎么了?”白言博眉头微微的一皱,他觉得这孩子的情况不够复杂,恐怕会难不得林煜。

  “白老,我家孩子刚满一周岁,上周过的生日,可是生日的当晚就一直哭个不停,一直到现在,喉咙都哭哑了,我该怎么办呢?而且一直伴着低烧,好几天了都不退热。”少妇急急的问。

  “晚上睡觉怎么样?吃奶正常不?”白言博看着哇哇大哭的婴儿,他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一般来说,婴儿的病情是比较难确诊的,除非用西医的一些检查,因为婴儿年纪小,脉像与成人不一样,而且不会说话,身体不舒服的话只会哭,这就给诊断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所以在古代的中医,儿科又称为哑称,诊断者需要有一定的行医经验才行,白言博行医几十年了,他自认为自己的经验比林煜足。

  “不怎么吃奶,吃了就吐,晚上睡觉也是紧紧的抓着我,而且时不时的就被惊醒了。”少妇一脸忧愁的说。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