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反复

  “把包在孩子外面的衣服给取下来,放到这里,散散热。.”林煜说着找一直笔,在地上画了一个虚线……

  少妇依言,把孩子身上的衣服解下来,把孩子摊放在地上。

  孩子一到地下,马上活泼了起来,他举着两只小手对着众人笑……

  “好了,可以抱起来了。”五分钟以后,林煜提醒道。

  少妇连忙把儿子抱了起来,重新包好,她伸手一探儿子的额头,果然,儿子的脑袋不烫了,她惊喜的说:“真的……真的不烫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孩子刚才发热,是因为你包的太厚实了,出汗导致的虚热,在加上惊吓,所以会出现发热的假像。”林煜笑道:“如果摊开了放到了地上,一来散热,二来孩子接地气,这虚热,就会自然而然的消了,道理很简单,仅此而已。”

  “医生,这样好了吗?你确定我儿子的情况不会在反复了?”少妇还是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林煜,因为现场的情况转变的有些太快,刚才白言博自信满满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她不确定儿子是不是一会儿又会反复。

  “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在这里观察观察,我就在这里等着,直到你们放心为止。”林煜微微一笑道:“我不像是有些人,治病只治好表面,一眨眼的功夫,又犯了。”

  白言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他心中暗道轻敌了,不过今天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认输的,他在琢磨着,该如何找回这个场子来。

  “那……就观察一下吧,观察十几分钟就行了,刚才我们对你……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少妇的丈夫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林煜说。

  他刚才对林煜冷嘲热讽,可是一眨眼,他又求到了别人头上来了,这不得不说有些讽刺。

  “没关系,我确实长的年轻一点。”林煜笑了笑道:“都习惯了。”

  林煜越是这样说,这对夫妇越是不好意思,他们在观察的期间,一个劲的对林煜道歉……

  “这位朋友,我也懂点中医,有些地方,我还是不太明白,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走到了林煜的跟前道。

  “当然可以,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林煜一点头道。

  “孩子一直哭闹不停,而且伴随着低热,如果让我去诊断,我多半也会诊断成失魂症一类的病症,可事实上孩子是受了些惊吓,而大多时候,失魂症与受到惊吓的症状是差不多的,我想请问一下,你是如何判断的?”中年人问道。

  “很简单。”林煜微微一笑道:“看孩子身上的气息,看舌苔,水平高一点的可以悬脉,而且还可以从孩子的印堂上看出来。”

  “印堂上?”中年人明显没有听说过这种方法。

  “印堂微黑,那就是失魂的情况,如果孩子的印堂一片润滑,那就是受到惊吓的,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这里了。”林煜笑道。

  “原来是这样。”中年人恍然大悟:“可是受到惊吓与失魂其实就是一样的,只是程度的深浅不一样罢了,为什么治疗的方法会不一样呢?”

  “一般来说,孩子的失魂症,都是受到惊吓引起的,受到的惊吓严重的话,就是属于失魂。但如果孩子受到的惊吓没有那么严重,你又用失魂症的方法去治疗,非但不会起到效果,反而会让他第二次受到惊吓,所以刚才孩子的情况有些加重。”

  “原来如此……”中年有对林煜一拱手道:“受教了,我只是一个中医爱好者罢了,平时对民间偏方有些研究的。”

  “不客气。”林煜微微一笑。

  话说间,十多分钟过去了,在这期间少妇一直在逗孩子,而孩子的精神也特别的好,他和自己的母亲玩的很开心。

  之后孩子打了一个呵欠,小脑袋一歪,很快甜甜的睡去了。

  “孩子怎么了?”少妇有些紧张的向林煜问道。

  “没事,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回去以后好好的睡一觉,明天起来就没事了。”林煜笑道。

  “哦,哦,好的,谢谢医生。”少妇想想也是,自己的孩子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好好的休息了,现在困了乏了也是正常的。

  “医生,不用开些药吗?”少女的丈夫问道。

  “不用,西药伤肝肾,用中药孩子最好,但孩子这么小,用中药的话根本吃不下去。”林煜说着看了白言博一眼道:“白老刚才给孩子开中药的时候,考虑过孩子能不能吃下去吗?”

  “你……”白言博大怒,不过林煜说的话也是实话,他开药的时候,只考虑药性,根本没有考虑到孩子到底能不能吃下去。

  孩子这么小,就算是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根本吃不下去中药的,林煜的话让他感觉到有些无地自容。

  “好的好的,谢谢了。”少妇的丈夫连连点头。

  “不需要在观察观察了吗?”林煜笑道。

  “不不,不需要了,是我们有眼无珠,没有想到兄弟年纪轻轻,却是一位高人啊。”少妇的丈夫陪着笑,两人对林煜千恩万谢的,然后离开。

  “白老,我们这一局,胜负几何?”林煜看着白言博,微微的一笑道。

  “这一局,当然是你胜了。”白言博尽管十分不乐意承认是林煜胜了,但是他周边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也由不得他不承认。

  “呵呵,那贵门的接骨良方应该是我的了吧。”林煜笑道。

  “这个是自然。”白言博一点头。

  “爷爷……”白子实吃了一惊,要他把自己白家的接骨良方献出去,他心里是一千个不愿意的……

  “闭嘴,还不是你惹的祸,我早告诉过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白言博喝道。

  他这一句话直接把白子实吓的脑袋一缩,缩了回去。

  林煜冷笑了一声,他现在才发现白言博确确实实的十分无耻,现在明明是他自己输了,一眨眼又把责任推到他孙子身上了。

  难怪白子实言而无信,有这么一个爷爷,他的孙子如果能好了才奇了怪了呢。

  “那我可以在你们这里找一件东西据为已有吧。”林煜笑道。

  “白家诊堂只要是看得到的,你可以随便去拿。”白言博双手一张道:“我白家人,愿赌服输。”

  “装……”看这家伙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林煜不自由主的冷笑了一声。

  “别的不要,我就要那对镇纸石。”林煜向大厅正中央那处诊桌一指……

  这张诊桌正是白言博的诊桌,因为白家世代中医传承,所以这诊堂保持着很好的传统。

  桌子是以沉香木制成,而且上面有写方子所用的文房四宝,两各有一只墨玉麒麟……显的十分的气派。

  白言博喜欢年代久远的玩意,而他诊桌上这一套,是从各地古玩市场淘来的,下来恐怕要近百万。

  但是上面最不起眼的就是那对镇纸石,这镇纸石色泽碧绿,长方形,约一厘米厚,上面篆刻有字……

  虽然最不起眼的是这两只镇纸石,但是白言博感觉到胸口一痛,瞬间痛的他抽了起来……

  他想破口大骂,因为林煜的目光实在是太毒了,在他诊桌上,最不起眼的是这一对镇纸石,但最贵的也是这一对东西。

  这是一对寿山石,不仅是这样,而且还是祖传的,追溯起源,恐怕要到明代以前,是白家历代相承之物,价值连成,林煜这一选,直接是选走了价值近千万的东西。

  “你……你……”白言博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想把林煜赶出去,但是真的赶出去的话,他白家的招牌就砸了,怪也怪他有些托大,他认为林煜的医术对自己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输的竟然会这么惨。

  早知道这样,他和林煜私正秘密比试,把所有人赶出去,那样的话林煜就算是赢了,他也可以来个死不承认。

  但现在晚了……在这里围着两人看比试的人恐怕有不下百人,如果他今天不认账……那好了,无名年轻人大败白家医术……白言博输不认账的事情,恐怕瞬间会传遍整个苏杭。

  这一次他输给林煜,已经有很多人在想他白家的医术是徒有虚名了,不行,他要尽最大的努力挽回这些损失。

  “怎么,白老舍不得了?”林煜诧异的看着白言博,“要不,我们换一样吧。”

  林煜说着又向诊桌上一指道:“那桌子角落里摆的,针灸铜人,也是一对,我不要两只,你只需要给我一个就行了。”

  如果能吐身,白言博真想吐身三升,他对林煜怒目而视,这家伙的目光刁……太刁了。

  这针灸铜人,历史就更名了,据说这是华佗为训练弟子针法而制出来的铜人,制作的十分的精细,虽然个头只有两尺多高,但是身上遍布了人体所有的穴位。

  这种高精度的制作工艺,连现代人都叹为观止,这已经不是艺术品了,这对中医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