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我真走了

  “我真的走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于兰兰见林煜有些于动无忠,她不由得暗暗有些恼怒。

  “好,慢点。”林煜又一点头。

  “你……”于兰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有些气冲冲的跑到了林煜的跟前,一把摸过林煜的手机,然后在上面输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并拔通电话震了几声。

  “好了,我走了……改天约你。”于兰把他的号码存好,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她刚才真的气的差点岔气了,在这个时候,男生不是该主动的问一下女生的电话号码吗?可是林煜那家伙一幅莫名其妙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有些生气。

  “这丫头。”林煜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其实到家之后的林煜,根本没有睡几个小时就醒过来了,他的生物钟比任何时候都要准时,而且因为修行道家真法的缘故,所以就算是一晚上不睡觉,也不会太困。

  刚刚一套养生功打完,门一开,有人走了进来。

  就算是不回头,林煜也知道进来的是馒头,因为也只有这家伙能这样畅通无阻的走进来,也只有这家伙才会这么早的出去,然后这么早的回来。

  “啊,你昨晚貌似没回来吧。”看着馒头一身雾水的样子,林煜诧异的问道。

  “师……师叔。”馒头有些怯怯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林煜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问道,这孩子自从恋爱之后,整个人都变了,现在怎么感觉一幅要哭的样子啊。

  “我……我**了。”馒头有些胆怯的说。

  林煜差点摔倒在地上,他瞪大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馒头道:“你**了,你的童身破了,你不是处男了?”

  “貌似……是吧。”馒头有些不太确定的说。

  “我擦,你的纯阳之体啊,以后就这么破了,可惜了,你如果在大点破,功力会增一倍的,现在你一破,以后就会在这修为上停滞不间的,可惜了,可惜了。你师父一定会打死你的。”林煜一边说一边摇头道。

  “小师叔,我……我该怎么办啊,我也不想这样啊。”馒头被林煜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怕了,他胆怯的说。

  “没办法,你这种情况,只能替你默哀的,你下山的时候,你师父没有交待过你吗?”林煜双手一摊道:“你摊上大事了,赶紧收拾东西跑人吧,而且还要面临你师父满世界的追杀,他可是一个传统的人,你这样简直是丢尽了他的脸。”

  “没……没这么严重吧。”馒头真的被林煜的说法给吓到了,从小到大,他最畏惧的人就是他师父了,林煜这么一说,他心里真的没底了。

  “那你说说,是怎么破身的。”林煜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我……我就是在帮她忙,然后我一转身,我的嘴不小心和她的嘴唇碰了一下。”提到这个,馒头兴奋了起来。

  “然后呢?”林煜带着一幅八卦的表情问道。

  “然后?没有然后了,就这样,身不就破了吗?”馒头有些奇怪的问道。

  扑通……如果有可能,林煜真的想倒在地上,吐血三升,你这连接吻都算不上,这算哪门子的破身啊,擦,有你这么笨的人吗?

  “怎么了小师叔,真的很严重吗?我……我是不是真的要收拾东西走人了?”馒头看林煜那幅无语的表情,他越发越显的慌张了。

  “走你妹的人啊,这特妈的连接吻都算不上,还破身。”林煜无语的吼道。

  “啊,不算啊,那你告诉我,什么才算是破身?”馒头愣了愣,这才稍稍的放下心来。

  “所谓的破身……”林煜开始给馒头解释这件事情,但是直到现在他才无奈的发现,他根本不知道给这家伙如何解释。

  “算了算了,总之你这连屁都不算,别怕,你师父来了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林煜无奈的挥挥手道。

  “哦,那我就放心了。”听师叔这么说,馒头总算是放下心来,他微微的点点头,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门铃声,林煜只当是王语诗到了,他边向门口走边说:“你自己去找吃的吧,我去吃早餐了。”

  现在林煜和王语诗母女一起,竟然找到了一家三口的感觉。

  但当他打开门的时候,他不由得微微的一愣,按门铃的并不是王语诗,而是袁纵横。

  不过这一次,袁纵横没有了那幅骚气的模样了,他一尘不染的长袍上破破烂烂的,而且头发乱七八糟的,白皙的脸上蒙着一层灰尘,那模样跟一个要饭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了,林煜实在是没有办法和自己那个风骚敌的师叔联系在一起。

  “哟,这不是师叔吗?”林煜诧异的看着袁纵横道:“师叔,你唱的这是哪一出啊?你来这里有事吗?”

  “林……煜,给我解…纵横说话都有些吃力,他断断续续的表达了自己的来意。

  只是他赶到这里,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往门口一靠,然后顺着门框滑了下去,并且不停的喘息了起来,紧接着,他感觉到胸口那种万虫噬心的感觉在次涌了上来,他连忙拿出一颗拇指大小的药,就这样水也不服,整个吞了下去。

  吞下去了之后,他的喘息声渐渐的小了,他的精神似乎比起刚才也好了一些,他精神一振,站了起来。

  “哦,你是来讨解药的吗?”林煜问道。

  “是的……我是来讨解药的。”袁纵横有些憋屈的说出了这句话,说真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极其的不情愿。

  这是他的师侄,他是长辈好不好?可是他现在要向自己的师侄低头,他毒医的名声,以后在内江湖的这个圈子里算是彻底的毁了,而且他以后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别人了。

  “我为什么要给你?”林煜反问道:“为什么,你说个我给你解药的理由,不然的话我是不会给你解药的。”

  “我……我是你师叔。”袁纵横有些憋屈的说出了这句话,说真的,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