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受伤

  “报你个头的警。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光头这种人,对报警这两个字是十分敏感的,他突然挥动着手里的钢管,对着于飞的脑袋重重的砸了下去。

  砰,于飞的脑袋遭到了重击,他的眼前一黑,紧接着冒起了金星,而且一些温热的液体顺着脑袋流了下来。

  “光头哥,怎么办。”刘博有些紧张的说。

  “你觉得,这小子会报警不?”光头恶狠狠的问道。

  “这个,说不好,这家伙就是一个怂包,你也知道,怂包有些时候怕事,或许他会报警。”刘博想了想道。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光头的脸上露出一丝阴厉的神色:“把这小子给做了,永绝后患。”

  倒在地上的于飞对两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的,他突然一把推开了光头,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

  “你难不成还想跑?”一个小马仔对着于飞挥出了一棍,于飞应声倒地,一群人猛的扑上来,对着于飞挥起了手中的棍子。

  “有人来了,快走。”刘博在小巷的口上看到似乎前方有人影,他低声喝了一声,这一群人马上四散而逃。

  在弟弟工作的地方问了几圈,也没有找到他,有一名服务员说他今天请假了,但是往于飞的宿舍里打电话,也一直没有人回应,这于兰有些小奇怪。

  “奇怪,前几天来找他,他一直在这里工作的,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于兰自言自语的说。

  “或许他休息了呢,呵呵,刚工作,他感觉到辛苦了呗。”林煜微微一笑道:“不吃苦中人,怎为人上人?”

  “你说的对,其实我早点该对他严格点的,如果早点对他严格点,或许就不会有那天的事情发生了,我一直认为,家里条件不好,他应该懂事的。”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你这样的。”林煜叹了一口气道:“有些时候,你对一个人好了,时间长了,他们反而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有一个故事讲的就是这种例子,说一个人每天来到天桥的时候,都会给那里的一名乞丐十块钱,后来结婚了,有了孩子了压力大了,这次他经过天桥,只给了五块。”

  “乞丐问他,为什么今天给五块,他回答道,因为他要养老婆孩子,结果乞丐大怒,抽了他一耳光,并且说,凭什么拿着我的钱去养你的老婆孩子?”

  “哈哈,这个故事很经典。”于兰笑了起来,不过讲的东西,也挺有道理的,有些时候,当不劳而获所了习惯,那们们就会认为,这些不劳而获得到的东西,是理所当然的。

  “是啊,其实我感觉,现在的华夏,价值观有些扭曲,仇富的心理很严重,而国内的有些富人,做的也确实也不地道。”林煜道。

  “但是他们忽略的是,别人为什么会成为有钱人?那是因为他们比别人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我们的首富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就是同时给两个人一百块钱,其中一个人进了一百块钱的拖鞋,卖出去,换更多的钱,然后如此反复,最后成了富翁,而另外一个人,则是拿着一百块钱买酒买吃的,结果他还是一无所有。”

  “有些时候,人看待事情不能只看待片面的,人的价值观,决定这个人的一生。”林煜道。

  “你讲的很有道理,或许我以前对我弟弟的教育方法,真的有问题。”于兰微微的点点头道:“不过他也算是懂事,我想以后他不会让我和以前那样成天为他操心吧。”

  “哈哈,应该不会,我觉得他只是一时走错了路罢了,放心吧,你的弟弟,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林煜哈哈大笑了起来。

  “可是,他现在去哪里了呢,电话也打不通。”于兰在次拔通了弟弟的手机,但是对方还是传出了一句冰冷的关机提示音。

  “或许手机没电了吧,在附近看看,你不是说,他平时不远去的吗?”林煜问道。

  “是的,他平时不远去的。”于兰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经过了那个小巷,只见一辆救护车在那里停着,同时还有几名警察在这里询问着什么,周边还围了不少的人,他们对着救护车那里指指点点。

  “发生什么事情了?”于兰的心里腾的升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觉,她觉得可能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有个人被人打了,哎,打的太严重了,全是血。”有个围观的人摇头叹道。

  “是啊,还是个大学生,你说这些学生们,平时在学校里不好好读书,拿着家长给的钱在这些地方胡混。”

  “不知道抢救过来没有,听说伤的挺重的。”

  听着周边的人议论,于兰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心中的那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严重了,她挤开了人群,有些机械的向前冲去。

  “有事吗?这里的现场被暂时封闭了,伤者还在抢救。”一名警察拦住了于兰。

  “小飞,小飞。”于兰突然尖叫了起来,因为她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手机,这正是于飞的手机,她疯狂的扑了过去。

  “她是伤者的姐姐。”林煜和警察说了一声,也跑了过去。

  “医生正在抢救,不要过去。”林煜一把将于兰拦下,她现在的情绪很激动,如果冲过去,可能会让医生分神。

  “小飞……”看到眼前那一摊血迹,于兰捂住嘴,她哭出声来。

  “没事,有我在。”林煜揽着她的肩膀,他觉得于兰的身体冰凉,几乎没有一点温度。

  “你是伤者的家属吗?”一名主治医生满头大汗的站了起来。

  “伤者情况怎么样?”于兰现在根本说不出话来,林煜替她问出了这些情况。

  “不太好,身体多处措伤,而且助骨断了几根,要死的是他头部的血块,他的头部遭到了重击,如果脑部的血块不取出来的话,可能后果会很严重。”主治医生放低了声音道:“有可能,会醒不过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