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故友

  “我师兄和于老是故友,算起来我和他也算是有些渊缘,这次来苏杭,我受师兄所托,来于老这里看看,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对我说,或许我能帮到你。三寸人间”林煜道。

  “这……”于晓寒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于老。”林煜见她有些难以吐露,便决定和她一起去医院看看。

  “好吧。”于晓寒点点头。

  在一间病房中,林煜看到了于老,看到于老的时候,他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只见于老的身上缠着绷带,一只手臂被吊了起来,而且脑袋上的绷带里还向外渗着血水,整个人看起来惨不忍睹。

  “于老,你这是……”林煜有些不敢相信,那个清林堂中穿着青色长袍行医的老中医,竟然会落到现在的这个地步。

  “啊,小寒啊,你来了,这位是……”于老勉强睁开了眼睛,他脑袋上的伤有些偏向眼睛,所以他现在只能睁开一只眼睛,而且这只眼睛里面充血,看起来有些血红。

  “爷爷,这是林煜,就是您那位故友的师弟,您还记得不,他留下了一根金针的。”于晓寒走上前,握着他那只完好的手道。

  “啊,你就是林煜。”于老显的十分的激动,他仰起头就想从病**上坐起来。

  “于老,您别起来,先躺着。”林煜连忙把他按了下来,“我本该在去拜访您的,可是到苏杭之后,一直脱不开身,真的不好意思。”

  林煜小时候,绝症缠身,于老和林煜大师兄认识,他赠过林煜灵芝,这份恩情,林煜一直感恩在心,一直想当面道谢。

  “哎,林煜啊,是我那丫头不懂事,有眼不识泰山,她就一小丫头,你可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啊。”于老在**上躺好,他叹了一口气道。

  于晓寒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的确,这件事情是让她挺尴尬的,之前貌似见过林煜一次,但是因为不服林煜的医术,所以还是闹的很僵,现在她想想,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我和于小姐,也真的是不打不相识了”林煜笑呵呵的说,随即他诧异的问道:“于老,你这是……受伤了?”

  “唉,一言难尽啊。”于老叹了一口气,正要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主治医生走了过来,这是查房的医生,他走到了于老的跟前道:“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头还是有些晕,断骨的地方也还疼,只是……”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下午就出院吧。”主治医生冷冰冰的抛出了一句话。

  “凭什么,我爷爷伤成这样,你凭什么说让他出院就出院,出了问题,你们负责的起?”于晓寒生气的说。

  “于小姐。”主治医生也有些无奈的说:“你们成天在我们医院里躲也不是办法啊,你们要知道你们得罪的是什么人,我已经被人威胁了几次了,我家小孩上学的地方都被摸清楚了。”

  “你们在这里,解决不了办法,你也知道那些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主治道:“对于你们,我真的已经做到了仁之义尽了。”

  于晓寒有些神色黯然的低下了头,对于发生在爷爷身上的事情,她也感觉到有些无可奈何。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主治医生走之后,林煜有些诧异的走到了于晓寒的身边问道。

  “我爷爷对妇科方面,颇有研究,而且他保胎,以及调理孕期男孩子女孩方面有一套,好多人都是慕名而来的。”

  “但是我爷爷总觉得,用手段干预孕期所怀孩子的性别,有此违逆天道,所以这些年,一直不做这个生意了,但是前不久,苏杭有一家集团的老总找上门,他儿媳妇怀孕三次均流产,想让爷爷帮他看看,最好还是要一个儿子。”

  “爷爷帮她诊断,得出的结论是宫寒,之后一直让她用中药调理,然后直至怀孕,但是他们在孕后三个月里,查出所怀的孩子是女孩。”

  “然后他们就回来找麻烦了?”林煜道。

  “是的,那家公司的老总姓吴,叫吴言,据说之前是道上的人,现在公司也是半黑半白的性质,他找我爷爷的麻烦。”

  “可是我爷爷当初帮他看病的时候,就拒绝了调理男女的事情,只答应帮他保胎,保证他这一胎能顺利的生下来。”于晓寒叹了一口气道:“但是他这种人,根本不和我们讲道理的,他不仅停止了我爷爷开的安胎方,而且还上门扬言要灭了我们。”

  “他儿媳妇流产三次,安胎的话最好还是前三月连续服用,他这一停,不是自找麻烦?”林煜皱了皱眉头道。

  “你说的不错,他这安胎方一停,一星期不到,他的儿媳妇便在一次流产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坐小月子呢,而吴家人,把这件事情完全归咎到我爷爷的头上,上来一帮人找麻烦。”

  “我爷爷的风骨比较傲,他一身的清名,不可能毁在这些人的手上,所以他要和这些人斗到底,可是他们把我爷爷重重的打了一顿,警察来了,也只说这是民事纠纷,让我们自己处理……”于晓寒叹了一口气道:“打伤了我爷爷之后,他们还是不肯罢休,三天两头来医院里闹腾,就连我爷爷的主治医生,也遭到威胁……”

  “这还有王法没有了。”林煜的怒气不自由主的涌了上来,他站起来道:“这吴言,也太嚣张了吧,他到底什么人?”

  “据说十几年前,在苏杭是一方大佬,但是后来国家的打黑行动比较严格,所以便漂白做公司了,但是他们的公司还是半黑半白的性质。”于晓寒道。

  “于老,你身上的伤,需要重新弄一下。”林煜说着,他走上前把苏老吊着的一根手臂给解了下来。

  只见他手臂上打的是石膏,林煜按着于老手臂上的断骨处,他皱眉道:“这些医生是怎么搞的,断骨处都没有真正的接好,就这样,也敢往上打石膏?”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