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战斗

  “何方妖女。三寸人间”静空大怒,他是戒律堂的,脾气本来就暴,看到芙蓉一招就放倒了他的大阵,他当然生气,他右手一抓,向芙蓉抓去。

  突然,一个憨厚的青年出现在芙蓉的身边,他一口把手中的馒头塞入了口中,然后右拳一握,扑实无化的一拳就这样向静空砸去。

  静空化爪为拳,和馒头结结实实的对了一拳,两拳相对,半空中有片刻的安静,然后紧接着一团团的元气向四面八方波动而去。

  馒头退了一,他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来,但是他把嘴角的鲜血一抹,紧接着又是一拳砸了出去。

  “无知。”静空冷哼了一声,他一把抓住馒头的手臂,向前一扯,一股真气控制住了馒头的手臂,就在他要废掉馒头的时候,一条白影在次出现。

  沐漓登场了,她右手玉指向前一点,强大的神力突然从半空中波动而起,她的长发飘起,死死的盯着静空。

  静空呆住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大的神力,他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看起来不满二十岁的少女,身体里为什么会暴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来。

  “静空当心。”静海悚然一惊,他不能在袖手旁观了,因为他从那股凌凛的神力中感应到一丝天地之威,如果静空被打实了,绝对是吐血身亡的下场。

  白云寺的方丈,毕竟还是有几把刷了的,他的身形一闪,化做一道残影,迅速的奔到了静空跟前,然后他左手拉过静空,右手单掌一合,一声佛号从他口中颂出。

  “阿弥佗佛。”

  他身上胖大的袈裟无风自鼓,化做一道红墙档在两人的跟前,然后他拉着静空迅速的离开当场。

  噗,沐漓这一指点在了鼓起的袈裟上,那鼓成球一般的袈裟瞬间裂开,周边的空气在这瞬间变得扭曲不定,强大的气波把周边的人都震的向后退了几步。

  等静空被放下来的时候,他的脑海里还是一片空白,而静海的神色,也彻底的严肃了起来。

  “林煜哥哥,子叶姐姐不见了。”沐漓焦急的走到了林煜的跟前,她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我知道,别急,我现在就回去,我有办法找她回来的。”林煜安慰着沐漓。

  “都怪我,都怪我……”沐漓喃喃的说:“如果不是因为我去上学了,子叶姐姐也不会不见,怪我,我应该守在她身边的。”

  “不怪你,别自责。”林煜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脸色渐渐的变得红润了起来。

  看到林煜已经无大碍了,玄心这才松开了握着林煜的手,然后她有些责备的说:“你这么拼命干什么?”

  “我必须离开这里。”林煜苦笑了一声道。

  “那女孩对你很重要?”玄心又问。

  “跟你一样重要。”林煜凝视着玄心道:“师姐,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

  “谁吃你醋了?”玄心淡然一笑:“你走,这些老和尚交给我。”

  “不,这老和尚厉害,我们今天只有跟他拼了。”林煜盯着静海。

  “阿弥佗佛。”静海的脸色空前的变得严肃了起来,本来他认为,林煜和花和尚他们可以轻易的拿下,但是对方的援军越来越多,而且每一个都是高手,高的出乎他意料之外。

  尤其是最后来的沐漓,那是位真正的狠角色,她那一指点出,如果真的落实到静空的身上,那么现在的静空,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废了。

  “静海大师,得罪了,但是今天我必须离开这里,另外玄劫大师的死因,我也会给你一个交待。”林煜拱了拱手道:“时间不允许,改天在向您来告罪。”

  “施主恐怕离不开这里。”静海道。

  “我想去便去,想留便留。”林煜也是火气上来了:“腿在我身上长着,你说我离不开,我今天偏要离给你看。”

  “那你是在向我白云寺宣战。”静海手一持,他身后几位身穿袈裟的老和尚齐齐向前一步。

  一名先开境的静海,六名武道一重境的高手,即使是林煜这边的实力不错,但要真的火拼起来,胜负还真的有点难断。

  “我敌人挺多。”林煜笑了:“就算是在多你们一个白云寺又能如何?”

  “林煜你先离开,这里交给我。”随着秋若盈的声音传来,秋若盈以及梁雪,还有一个强大的保镖团队出现,而且这里面一个黑脸的军人,来头更是不小。

  这位可是权力中心警备团的人,保证着所有首长的安全那位,现在都被惊动过来了。

  “好,我先走。”林煜点点头,他转身就离开了。

  “秋施主。”静海忍着怒气道:“您这是要包庇自己的孩子吗?”

  “他有错,我自然不会包庇,但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谁敢动他一下,我拼尽秋氏集团一切,也要跟他说道说道。”秋若盈冷冷的说。

  平日里的秋若盈,是一位温柔的女性,但是每次牵扯到林煜的事情上,她就变得霸气侧露。

  因为她只有一个林煜,一个失散了二十年的儿子,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她。

  白云寺的来头是大,但秋氏集团也不是吃素的,这两大势力碰在一起,还真的难分胜负。

  “这里是白云寺,玄劫师叔遇难,你儿子是最大的嫌疑人,你现在让他离开,就是包庇。”静空喝道。

  “现在凡事讲究的是一个证据。”秋若盈冷冷的说:“敢问静空大师,可有证据?”

  “我们的人上去的时候,只有林煜和这和尚在现场,这还需要证据吗?”静空怒道:“玄劫师叔所中的毒,身上的剑伤,这还不能证明什么吗?”

  “呵呵,你这大和尚的逻辑有点不行啊。”梁雪走上前,她微微的摇摇头道:“按照你的逻辑,那我问你,要是有人杀了人,然后把匕首和凶器放到你们白云寺的门口,那我是不是就可以认定,人是你们白云寺杀的?”

  “这不一样,不经混为一谈。”静空一怔,他的气势不自由主的弱了下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