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7章 进阶

  而林煜,刚才也确确实实的失去了知觉,只是拥有太玄心的人,又岂是那么容易死去的?他的一颗心在缓缓的跳动着,而刚开始的他,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三寸人间

  一片死寂的黑暗,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色彩,就好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空一般,而他整个人不停的在下坠着。

  无尽的虚空,不停的下坠,这会让人感受到无尽的恐惧,但就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篇金色的铭文出现在他脑海中,这篇铭文他并看不懂,但他确确实实的懂其中的意思。

  此文有名,便是“重生。”

  当林煜在次站起来的时候,死寂的太玄心已经被唤醒,他混身上下有着用不完的力量,他的境界,已经停滞很久了,也只有经历生与死,才能让一个人快速的成长,真正的成长。

  “你居然还活着,你居然还能站着跟我说话?”琴师这一惊可非同小可,他刚才那一击到底用了多少力量,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林煜居然还能站起来,这已经超出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他喃喃的说:“不可能,这不可能。”

  “我为什么不能站起来?”林煜笑了:“你觉得,拥有太玄心的人,会那么容易死吗?除此之外,我还要感谢你一下,真正的感谢你。”

  “如果不是这决斗,如果不是这一次你让我介于生与死之间,我不可能进境,我的太玄心,也不可能运转自如,我的剑意,不可能在上升一个阶层。”

  “我倒差点忘了,你是一尘真人的弟子。”琴师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他冷笑了一声道:“你们鬼谷医门,精通医道,精通玄学,我想你一定有办法让你的修为在这一瞬间暴涨吧。”

  “呵呵,我差点被你唬过去了。”琴师微微的点点头道:“不错,很好,你制造出来的假像,让你拥有武道一重境一般的实力,但假的就是假的,我不相信你能支持多久。”

  “那就来试试吧。”林煜笑呵呵的说:“我赌你接不下我的一剑。”

  “接不下你的一剑?”琴师怒极而笑:“狂妄,我真的没有见过像你这么狂妄的人。”

  “当心了。”琴师手中的木桩一横,他整个人在次化做一道残影,向林煜的方向奔了过付出。

  林煜站在当场一动也不动,他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剑,面对对方的来势汹汹,他似乎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面对越来越近的身形,他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剑,手中的残缺泛着白色的剑芒,他右手向下重重的一压。

  手有一剑,可掌阴阳。

  庞大的剑气突然发出,白色的光华比起天空的中太阳甚至还要夺目,琴师整个个都冲进了那片光华之中,轰,罡气,剑气在这一瞬间向四面八方涌去。

  一剑过去,林煜便收起了残缺,他缓缓的向陈筠竹走去,然后在陈筠竹喜极而泣的神色中,他把陈筠竹缓缓的横抱了起来。

  他抱着陈筠竹向前走去,关于身后的战果,他甚至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琴师还是呆呆的站在当场,他手中的木桩咔嚓一声,一道裂痕出现,这道裂痕出现之后,整个木桩都碎裂而开。

  这琴是琴师的武器,是一位十分厉害的练器大师用金丝楠木打造成的一个机关,平时可以做为古筝弹,在战时,只要按下两侧的机括,琴就会变成一个类似木桩一般的东西。

  但是现在他的武器碎了,而且他清楚的看到,琴弦也断了,琴师怔怔的看着地下碎掉的琴弦,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突然,他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仰天喷了出来,然后他扑通一声单膝跪在地上,紧接着噗噗噗数声响,他身上泛起数道血花来。

  琴师双眼睁的大大的,或许他也没有想到,临死前的猎物居然会反扑,而他,却是死在了已经到手的猎物上。

  他虽然睁着眼,但是他双眼中的生机,在这瞬间耗尽。

  “我果然还是输了。”在另外一座孤峰上,羽公子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他拿出一块钱递给了上官舞。

  “这么快就结束了?”上官舞也有些讶然,她断定这一次林煜死不了,但是她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快的结束。

  “是的,结束了,最后那一剑,十分可怕。”羽公子微微的点点头道:“我们族里的一些长老,或许有那样的实力,但是我实在想像不出来,像他这么一个年轻人,是怎么施殿出来这样的实力的。”

  “他的修为,进境了?”上官舞带着疑问。

  “看样子是。”羽公子叹了一口气道:“本来,他已经落败了,但是他却来个咸鱼翻身,你觉得这是什么原因?”

  “还有什么原因?”上官舞冷笑一声道:“除了金阳丹方,我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咸鱼翻身。”

  “金阳丹方,金阳丹方。”羽公子喃喃的重复着这几个字,随即,他叹了一口气道:“之前苏老把丹方抄下来,送给数名好友。”

  “而所有人都认为,他的丹方平平无奇,那数百年来的传闻,应该只是传闻,但是谁又能想到,真正的丹方是真的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存在?”

  “你一点也不心动吗?”上官舞盯着羽公子道:“这一次黄明轩不能出面,所以请来了你羽大公子来助阵,并给了你们无数的好处。”

  “但是你觉得,这些好处跟丹方比起来,哪个更重要一些?”上官舞问道。

  羽公子默然不语,但是在他的心里,应该已经有了计较,他微微一笑道:“呵呵,这个问题,我们还是以后在谈吧,行了,戏也看完了,现在我们也该下山了。”

  抱着陈筠竹,林煜一路走下山去,这个时候的时间已经不早了,有些晨练的人也起来了,但是他们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场影。

  一个混身上下都是血的男人,抱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两个人众云雾峰上走了下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