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7章 伪君子

  “呵呵,看我家老大那样子,你敢说他不是伪君子吗?”宁伊剑笑道:“没错,是我故意把他儿子派到帝都的。三寸人间”

  “我看不惯他那阴损卑鄙的样子,我就是要让他儿子死,这就是他的报应,他应该付出的代价。”宁伊剑说着哈哈大笑。

  “宁兄,你小点声啊。”余千行吓了一跳,他心中一个激灵,宁伊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这是有其他意思啊。

  余千行可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和宁家交好这么多年,也只有他,才能随便的出入宁家宁府。

  他清楚,宁伊剑这看起来是酒后失言,但并不是,他也了解宁伊剑这个人,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普通,但是事实上这家伙是一个十分有心机的人。

  他对自己说这些话干什么?他想做什么?

  在余千午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宁伊剑突然上前,一只手搭在了余千行的肩膀上,他冷笑道:“宁兄,你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吧。”

  “我,我不知道。”余千行心中一跳。“我的目标,就是整个宁家。”宁伊剑哈哈大笑道:“他们这些伪君子,心里明明容不下我,但他们偏要把我推到这么一个位置上,他们把我捧这么高,无非就是要向世人证明他们多么大公无私,证明他们宁

  家是多么和谐团结。”

  “哈哈,表面仁义道德,行事卑鄙下流,这形容他们宁家的人在合适不过了。”宁伊剑神色狰狞的吼道:“凭什么?他们哪点比我强了?他们宁家的人,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人看过。”

  “所以我要反抗,我要告诉他们,我不是任由他们欺辱的,我要把他们全部给杀掉,我要做宁家的第一人,从此以后,我宁伊剑要向世人证明,我比他们都强。”

  余千行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宁伊剑,他心中的惊骇更重了,宁伊剑向他说出这些话来,并不是他酒后失言,也并不是他信任自己。

  而是,他想要夺权,但是这家伙要拉着自己下水,这让余千行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说真的,他真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去宁家揭发宁伊剑?这个行不通,宁伊剑完全可以不承认自己的话啊,可是如果他装做不知道,但是这家伙说出了这么多的秘密,就是为了拉自己下水,如果自己不站到他这一边,他极有可能会杀了自己

  。

  宁家的手段有多凶残,余千行是在明白不过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被一根软绳给套住了脖子,进退不得,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余兄。”宁伊剑说了这么多,他一只手搭在了余千行的肩膀上,幽幽的说:“我说了这么多,我想以你的聪明,你应该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宁兄,你这是喝多了啊。”余千行定了定神,他勉强笑道:“我也喝多了,这个……口齿都有点不清楚了,我们改天在喝。”

  余千行说着站起来,就要转身离开,但是他感觉到背后有一股杀意传了过来,他不由得停住了脚步,他苦笑了一声,他清楚,这是宁伊剑动了杀机。

  “余兄。”宁伊剑淡淡的说:“我们宁家,对余兄可不薄,但是余兄这些年来所做的事情,也有些地方,似乎是对不起我们宁家。”

  “信不信,我现在老爷子跟前说几句话,你就会成为我们宁家的死敌,而我们宁家对于自己的敌人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不死不休。”

  “想想看吧,你是想帮我一把,等我上位以后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与权利,还是想成为我们宁家的死敌,与我们宁家,不死不休呢?”

  余千行呆住了,他感觉到混身上下都在向外冒冷汗,说真的,他真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局面了。

  毕竟宁伊剑现在还算是七杰之一,他也受宁金城的看重,他的话,有些时候是很管用的。

  而自己呢,这些年来虽然与宁家的关系不错,但是他清楚,在宁家看来,自己就是一个墙头草,两边倒的东西,他在宁家的眼里,甚至还不如一条狗地位高。

  要是这位老爷子真的怀疑自己了,那么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他惦量着这其中的利害,一时间不由得有些犹豫了起来。

  “宁,我知道,你是一个十分识时务的人。”宁伊剑见到余千行有些犹豫,他不由得笑了:“这些年你为宁家付出了多少,而宁家又对你如何,你心里应该清楚吧?”

  “我不勉强你,我也不喜欢勉强任何人。”宁伊剑笑了笑道:“毕竟这个世界现在很民主,我现在给你几天的时间考虑,等你想清楚了在回复我也不迟。”

  “余兄。”宁伊剑拍了拍余千行的肩膀,他微微一笑道:“我对于余兄的实力,可是很看重啊,呵呵,余兄如果真的为自己考虑的话,那我劝你,最好还是识点时务吧。”

  余千行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很沉,宁伊剑拍的自己的肩膀很疼,他清楚,这是宁伊剑给自己的警告,也是给自己下的最后通碟。

  他心里有些苦逼,这些年来,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尤其是他跟宁家走的近,他也跟宁家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

  因为他清楚宁家到底有多乱,他也清楚宁家的内战迟早有一天会暴发出来,他不敢招惹宁家,更不敢掺合到宁家的内斗中去,但是无论他怎么小心翼翼,这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

  看宁伊剑的样子,他是已经下了决心要夺权上位的,宁家的手段有多残忍,余千行也知道,但是现在他被一根软绳子拴住了脖子,现在他的情况是进退不得,他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余兄,好好考虑吧,不送了。”宁伊剑冷笑了一声,余千行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占,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回头道:“在下,愿给宁兄尽些绵薄之力,只是希望宁兄不要嫌弃我人微言轻就是。”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