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4章 让你三招

  “我年长你几岁,现在,让你三招。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阎君道:“这就当是为了纪念我们相识一场吧。”

  “让我三招?”宁金城笑了:“信不信,三招之内,我能把你打趴下。”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狂傲还是没有变过。”阎君微微的摇摇头道:“既然这样,那就来吧,我就看你三招之内,能不能把我放倒。”

  宁金城双臂一振,六条手臂突然出现,他就像是一只大蜘蛛一般,猛的向阎君扑了过来。

  阎君右手一翻,一把匕首突然出现在他手中,他迎着宁金城攻了过去,两人的身形次错而过,在两人身形交错的一瞬间,他们已经拆了数招。

  “流当匕首,果然宝刀未老啊。”宁金城缓缓的转过身,他笑呵呵的说:“只可惜的是,人老了,匕首就算是在好也没有用的。”

  “不死邪功,果然不同凡响。”阎君缓缓的转过身,他淡淡的一笑道:“人是老了,但匕首不会老,匕首有多锋利,人就有多锋利。”

  “是吗?我怎么那么不相信呢?”宁金城笑了,他看着阎君肋下的那一道爪痕道:“能经我一爪还不倒下的人,的确是有点实力。”

  缓缓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左侧肋下的那三道伤口,阎君笑了,这伤口就好像是一道爪痕一般,十分均匀,虽然伤口不大,但是那种撕裂的疼痛与微微发黑的血液表明,这不是普通的伤口。

  一招就伤了自己,宁金城的不死邪功果然厉害,阎君扯下了一点衣角,把自己的伤口包扎了起来,他缓缓的抬起头道:“我们继续吧。”

  “你还能在战吗?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只要你低下头求饶,我是不会为难你的。”宁金城微微一笑道:“我们两个也算是老朋友了,说真的,到了我们的年纪,老朋友是越来越少。”

  “虽然我们有仇,但毕竟相识一场,呵呵,以后,你做我的狗,我保你一生富贵。”宁金城道。

  “狗?”阎君笑了:“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放心,我还能战,我也能和你战个痛快。”

  “那就,继续吧。”宁金城的瞳孔一缩,他一步向前踏出,同时六条手臂张开,在次攻了过来。

  阎君同样向前一步,只是他的身形和速度比起刚才都快了许多,他向前一闪,凭空消失了一段距离,然后突然出现在宁金城的向边。

  他右手一挥,手中的匕首瞬间化做了一道凌乱的流光,这些流光横七竖八的,在半空中形成一道道淡黄色的线,这些线凝固在半空中,然后形成一张网,横七竖八的向宁金城当头罩去。

  宁金城一声大喝,六只拳头同时挥出,猛的击在了那张光网上,咔嚓一声,半空中的流光消失,宁金城的拳头上也出现了很多裂痕。

  阎君退了一步,他手中的匕首向前微微的一划,嗤的一声响,半空中的空气都微微的扭曲,同时宁金城的手臂上多了一道血痕。

  有些发黑的血液从宁金城的手臂中淌了出来,这伤口虽然看起来极细,但实际上深可见骨。

  流光匕首的威力极大,而且被匕首划伤之后,不管是什么药,不管是自愈的能力在强,都无法自愈,虽然它没有办法让一个人快速的死亡,但是一直向外淌的血能让一个人痛苦的死去。

  两人斗了虽然不久,但是各自带伤,宁金城看着自己身上细小的伤口,他哈哈大笑道:“痛快,真的是痛快,好久没有人能伤得了我了。”

  “你居然能止血,呵呵,不死邪功果然厉害。”阎君也哈哈大笑道:“真的不愧是用自己七个儿子的命换来的。”

  “但是,你不知道的是,不死邪功最强大的是什么。”宁金城脸上的笑意缓缓的消失,他盯着阎君道:“陪你玩了这么久,我觉得已经够了。”

  “那就开始吧。”阎君道:“其实,你没有必要手下留情的,真的。”

  “那好,那我就不手下留情了。”宁金城微微的点点头道:“小心了。”

  宁金城这句话的话音一落,他就好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般,他一步踏上前,六条手臂在次张开,他其中一条手臂向前一伸,然后微微的向前一切。

  嗡,在他一只手切下去的时候,眼前的空气都变得透明扭曲,肉眼可见,阎君右手向外一抛,匕首化做一道流光,带起一蓬真气脱手而去。

  两道透明的气息在半空中相遇,气流与匕首在半空中僵持着,阎君双手向外微撑,他的脑门上的汗珠一点一点的淌出。

  “不错,这些年不见,你的实力确实有长进。”宁金城慢条斯理的说:“可惜的是,有些时候,实力不是用时间来衡量的。”

  “呵呵,对于你这种为了达到自己目的而不惜牺牲一切,连自己亲生儿子的命都能搭进去的人来说,实力增长的快一点,也不是不可以的。”

  阎君笑呵呵的说:“毕竟,你是能亲手杀了自己七个儿子的人。”

  “找死。”宁金城咬牙切齿的说:“我给过你机会,只要你答应做我的狗,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但可惜的是,你不珍惜这个机会。”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宁金城双眼一瞪,他右手在次发力,一道排山倒海一般的气流突然爆发而出。

  咔嚓,浮在半空中的匕首断为数截,而阎君的身体也像是遭到一辆急速行驶的汽车撞击一般,急速的向后飞去。

  一条人影突然飞出,这是一名身穿墨绿道袍的道人,他右手向前一挥,一条拂尘骤然出现,卷住了阎君的身体。

  他手中的拂尘一松,阎君的身形稳在了当场,只是他腰微微的一弯,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多谢。”阎君直起身子,向来人微微的一拱手。

  “无妨,举手之劳。”道人微微一笑,即使是在黑暗中,也掩不去他那一身的仙风道骨。“你是谁?”宁金城问。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