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宠爱39

  结婚是已成定局。

  安芷?不再有任何犹豫。

  她趁着步翼城中午外出忙事情的空隙,给步向霆发了一条信息,约他出来。

  步向霆很爽快就答应抽时间出来见面。

  出门之前,安芷?带上结婚证,稍微打扮一番,便独自去应约。

  中午,阳光明媚,气候宜人。

  优雅的咖啡厅内。

  步向霆没有问安芷?喝什么,擅自为她点了一杯牛奶咖啡,自己也点了一杯苦咖啡。

  偌大的咖啡厅里,人比较少,非常静谧舒适。

  安芷?垂下眼眸不想去看步向霆的脸,从前那种仰慕的感情消失殆尽,现在每当看到他的脸,就倍感虚伪。

  步向霆优雅地喝上一口咖啡,精明的目光一直定格在安芷?的脸上,发现她的不对劲,缓缓问:“约我出来,是谈我们的事情吗?”

  “嗯。”安芷?深呼吸,淡淡地应答。

  “是不是考虑清楚,想到国外去避避风头?”步向霆略为自信的问。

  安芷?苦涩一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垂着眼眸凝望着面前的咖啡杯,不温不火地开口:“霆哥,我想问你一些事情,能不能如实告诉我?”

  “什么事情,你说。”步向霆靠在椅背上,悠哉悠哉地看着她。

  那种炙热的视线非常滚烫,像要把她看透似的。

  “你是不是骗过我很多事情?”安芷?冷冷发问,抬眸,坚定清冷的目光看向他。

  四目相对,眼波流转之间,是疏离感,是安芷?拒他于千里的冷漠感。

  步向霆眉头紧皱,脸色沉了,放在桌面的手立刻收回,放在大腿上,让桌子挡住了他双手不安的小细节。

  “为什么这样问?”步向霆故作平静地问。

  安芷?深呼吸,抿了抿唇,问道:“我记得我曾经被人绑架过,那是一个贩卖器官的组织,他们要切我的肾脏,我的心脏,我的眼角膜,我全身上下所有的器官,他们都想要,他们把我绑在手术台,打了麻醉。”

  “……”步向霆越听,脸色越沉。

  他知道这件事,但不好的预感悠然而生,因为安芷?现在提起来,并不是想怀念过去。

  他一言不发。

  安芷?继续说:“我失去所有意识,我应该死掉才对的。但是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

  “嗯。”

  “霆哥,你曾经告诉过我,你救我的对不对?”

  步向霆没有作声,只是点点头。

  安芷?苦涩一笑,反问:“你是怎么救我的?你现在给我讲讲,好吗?”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提来干什么?”步向霆显得不耐烦,语气很是不悦。

  安芷?目光坚韧,语气冰冷,一字一句道:“根本不算你说的这样对不对?救我的人不是你,而是步翼城。”

  步向霆缓缓握了拳头,眯起冷眸,倾身靠向安芷?,愤怒地压着声音问:“步翼城告诉你的?”

  这话,安芷?听出他的心虚了。

  没有回答他的话,安芷?大胆猜测,“根本不算你,是步翼城。小时候我一直觉得步翼城就是个变态,老是偷偷跟踪我,但正因为是因为这样,我被绑架后他便跟了一路,他暗中报警了,警察没有来之前,绑匪想开始对我动手,他出来阻止了。”

  “他拖延时间,他跟绑匪动手,所以他被那些人硬生生地在胸口上开刀,我见过他胸膛上的刀疤,即便这么多年了,还那么触目惊心。”

  步向霆见已经瞒不住了,深呼吸一口气,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了,但纠正一点,步翼城胸口的刀疤不是绑匪割的,是他自己。”

  “……”安芷?眼眶瞬间通红,泛着晶莹剔透的泪珠。

  心扯着痛。

  原来是真的,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他如此奋不顾身救她。

  自己往胸口开刀,那种痛怎么可能忍下来?

  疯狂的男人,疯子,简直就是疯子。

  安芷?越想越心痛,泪水在眼眶滚动着,她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景步翼城一定是冲着那些绑匪喊割自己的器官。

  他为了拖延时间,等待警察来救她,所以在那些丧心病狂的绑匪面前做着匪夷所思的举动。

  例如,用他的心脏换她的命。

  他到底有多耐痛,才能自己隔自己的肉?

  一想到步翼城为了自己差点连命都没了,躺在医院一个多月等她去看望,那种绝望的心情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身体恢复得差不多,迫不及待跑来质问她为什么不去看望自己,她却傻傻地什么也听不懂,还因为他愤怒过度的轻薄,而再一次插了他一刀。

  她不敢想象中刀后的步翼城是多绝望。

  安芷?无法抑制泪水,如涌泉般流出来,她此刻是钻心的疼,像针扎一样,连呼吸都感觉要痛死了。

  她任由泪水模糊双眼,哽咽着声音冷冷质问:“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让我背负这么沉重的罪恶感,还傻傻地什么也不知道活了这么多年?”

  “芷?,其实我……”步向霆欲要解释。

  安芷?立刻打断,“还有我从监狱出来这一事,你根本没有能力救我,不是你救我的,为什么要骗我说是你?”

  步向霆着急了,语气重了几分:“因为我爱你,我爱你,你懂不懂?”

  安芷?咬着下唇,看着面前这个依然振振有词,恬不知耻的男人,她心里在发笑,觉得很可悲,很可笑。

  “你真的很卑鄙,你知道吗?”安芷?咬着牙,冲着步向霆一字一句。

  步向霆很是内疚地叹息,慌张的目光依旧定格在安芷?的眼泪上,“芷?,我这样做无非就是想得到你的芳心,我爱你,因为我爱你。”

  安芷?拿出纸巾抹掉眼泪,深呼吸,平静下心情,冷冷问:“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骗着我?”

  “没有了,真的没有……”

  安芷?不相信,不能回到过去,但未来,她不会再相信步向霆的话。

  冷静了些许,她缓缓从包包里翻出结婚证,慢慢地放在桌面,轻轻往前推,推到他面前。

  步向霆看到结婚证三个字,脸色骤变,问道:“什么意思?”

  “我结婚了。”她语气寡淡,平静。

  步向霆被震惊得一动不动,眸色愈发的恐怖如斯。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