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开馆之日,天崩之时(下)

  “王先生准备上去?”

  汤康注意到了王驮海的动作,后者冷哼一声:“怎么,汤康你不准备动手?”

  “我身为主办方,并且是统筹这次开馆仪式的人,如果我上去动手了,那么置其他拳师于何地?再说了,有些人想要投靠我,也必须要拿出一点诚意来,如果事事都要我亲力亲为,那么养这些门人又有何用?”

  “古时候孟尝君门下食客三千,到了关键之时可用之人居然一个也无,这不正是莫大的讽刺么。”

  汤康倒是老神在在,此时又道:“不用担心,这些都是大高手,再说了,不是有王先生您几位么?”

  王驮海冷笑一下:“身为客卿,确实也是如此,到了闹大的时候我必然出手,但现在我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下面的声音越来越大,闹得也越来越厉害,只看刀光剑影,各种应该在社会上被禁止的武器此时在这开馆仪式上全都亮了相,毕竟都是吃饭的家伙,要是没了奇门兵器,那身手就大打折扣了。

  轰——!

  人影灼灼,那几位大拳师已经彻底闹翻,拳坛联盟这边的几个化劲高手陷入苦战,他们赤手空拳,此时面对带着奇门兵器的那些高手,顿时落入了下风。

  只看一柄虎头湛金枪在人群中左突右刺,沾着的顿时飞出,挨上的霎时惨嚎,枪影晃动,鲜血连起,虽不杀人,但已破大半士气,好不威风。

  “该动手了,这帮人打不过那些馆主门主,他们都是江湖上的一等一好手,这一次你邀请他们来,其实就是等着他们掀桌子的吧。”

  王驮海开口,眯起了眼睛,汤康笑了笑,而程紫阳此时在一侧道:“杀鸡儆猴啊,既然要以儆效尤,那么就必须要选择最蹦?的猴子,这样杀起来才有威慑力。”

  “这是一个套,他们知道,但还是向着这里跳了下来。”

  汤康负手:“我以前去峨眉山玩过一次,两位先生,你们知道吗,峨眉山上的猴子喜欢抢人包裹钱财,活脱是一帮子强盗。”

  “它们常年这样干,而景区也不太作为,因为猴子钻入深山难以管辖,所以只能提醒游客们注意保管好自己的财务。”

  “久而久之,猴子们就觉得自己比人类要厉害的多,于是就有一些不怕死的开始挑事情,自然,在最初的时候,仗着身手矫健,性情凶猛,对人类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但如果人类发怒,这帮猴子立刻就会被打的抱头鼠窜。”

  “这是一种错觉,此时用在这里,也是恰到好处的。”

  程紫阳笑了一下:“你说,武平龙、白宗鹤他们都是猴子,自以为无敌,但事实上,只不过是井底之蛙。”

  汤康的眼帘垂下一半:“这世界上,如果打架时靠着气势就能赢,那么我想狗应该是最厉害的,毕竟不管看见什么,它都会吼上两声。”

  这方话刚刚落下,那一边,一道声音已经从天掠下!

  大地颤鸣,有人大步而来,虽然脊背微有佝偻,但那种气势,堪称出海的神龙,下山的恶虎,端得是凶焰滔天!

  鬼王,王驮海!

  “都给我滚开!”

  王驮海入场,此时那些化劲拳师如蒙大赦,纷纷后退,而在这个刹那,只看到一柄金枪转动,诡谲不可猜测,从一处拐角猛然杀了出来!

  八步红银罗应宗!

  虎头湛金枪一晃,枪尖上还带着血迹,此时这位大拳师手中枪法一换,顿是把那大杆子猛地一抖,打了一招龙抬头!

  这一枪,直是要取了王驮海首级!

  杀意凛然,王驮海面对那虎头湛金枪,不闪不必,正是看着那枪头杀到眼前,他忽然双眸一瞪,二眉倒竖如阎罗再世!

  上下白牙一开,咔嚓一声,他脖颈一晃,直接用张嘴巴把那金枪接了下来!

  枪尖已经刺入口腔,然而就距离喉咙半寸不得再入,罗应宗双眸中怒意滔天,手上劲力迭起,然而自枪杆子上便开始弯曲,后续部分,如泥入牛海,半点也难以伤到王驮海!

  只用牙齿就把虎头湛金枪接了下来!

  在场所有人被这一招直接震的不敢动作,俱都是倒吸冷气,浑身颤抖,这种送枪入口的事情,他们哪里敢想,毕竟这只要有半点疏漏,顿时就是人头落地!

  罗应宗感觉劲力消失,顿时心中暗道不妙,那要抽回大枪,却又被大力定在原地不得走脱,再定睛一看,正是王驮海咬着枪尖,双眸中带着冷笑嘲讽,他把头颅一晃,顿时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直接在大杆子之上震动起来!

  起——!

  罗应宗抓着那大杆子,双眸大瞪,此时整个被那杆子挑飞到天上,他果断松手,身子转了一圈落地,然而就在这个瞬间,王驮海把枪尖一吐,双手一翻,直接把那虎头湛金枪夺下抓在自己手中!

  枪声骤起!

  罗应宗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肋下陡然就中了一枪,只是眼前一道金光,随后就是鲜血飞溅,骨断筋折!

  “啊——!”

  他大口咳血,腰部直接被贯穿,大枪尖头砸断了肋骨,挑着他的血肉,只看王驮海单手提枪,这么个大活人直接被挂在了枪尖上!

  “罗兄!”

  “罗掌门!”

  边上有人拳师大惊,顿时来援助,当中最猛烈的还属那位诛仙手武平龙!

  “王驮海,给老子死!”

  武平龙一拳挥来,王驮海一只手提着大枪,此时手腕一翻,转眼一推,那大枪直挺挺的飚射出去,直接砸在大门之外,连带着罗应宗的肉身也被钉死在地面之上!

  罗应宗惨叫起来,而武平龙暴怒出手,连带着另外一位白宗鹤同时挥起子母鸳鸯钺杀来!

  王驮海露出阴冷的笑容,此时两足一转,忽然从原地消失无踪!

  如鬼魅出行,如魍魉突至!

  轰——!

  雷声与炸声同时响起,人身有骨,若寸寸崩溃,其音更胜雷霆。

  武平龙瞪着眼睛,那胸膛凹陷下去,而白宗鹤的手臂一轻,却是眼前见到一抹红色飞溅。

  “崩拳。”

  王驮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他从方才的地方直接移动了五米,没有任何人看清楚他是怎么消失和显化的,但唯有一点,此时所有人都见到了。

  “噗呲——!”

  武平龙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随着一声轻响,七窍之中骤是尽数喷出血来。

  而王驮海的手中,抓着白宗鹤的一只断臂,那只手臂仍旧握着一柄鸳鸯钺。

  血水从指尖流淌而下,汇成溪流。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