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帮我个忙

  那座青石大殿位于何处,原著里并没有交代清楚,而???褪﹀?鸦嬷频牡赝忌弦裁挥邢喙匦畔ⅰ?br />
  环形巨山实在是太大了,各种形态的石殿建有不少,每一座都会被某种小型禁法封闭在内。

  也不知道当初的上古修士为什么要在山坡上打造出这些奇奇怪怪的建筑,现在,唐锋只能一座座挨个搜查,乱七八糟的东西找到不少,还顺手抓捕了几十头死咬着不放的一级妖兽,却没有找到装有禁制令牌的那口金色箱子。

  以这种撞大运的搜寻方式,唐锋实在是找烦了,只能说在有些事情上,你的超强能力还真的比不过原著主人公的超强运气。

  于是,便把???褪﹀?咽战?嘤??桓鋈思涌焖俣龋?纷僮抛蛱煸诤?⑸砩锨那闹窒碌目占溆〖钦伊斯?ァ?br />
  是的,昨天遇到韩立时,唐锋不只是顺手帮了他一把,还在他的身上悄悄地留下了一个空间印记。

  当时的想法是,能用到就用,用不到就算了,有也可,无也可。

  现在这不就用到了嘛,某些事情,还就得跟紧了原作主人公的脚步,做起来才比较容易。

  依随对空间印记的感应,很快就找到他了,韩立正在环形巨山的山脚下极有耐心地收集着一颗颗的幼龄灵草。

  这些幼草,价值极低,几乎不可以用来炼药,在别人眼里当然是不屑于采集的。

  但韩立有催熟灵草的特殊能力,这些无人问津的幼草,在他眼中等同于一株株的千年宝药。

  唐锋也没有打扰他,只是以隐身术远远地跟着,凭借空间印记,即便不在念力覆盖范围内,也不可能跟丢。

  就这样过去了两天,唐锋亲眼目睹了韩立所经历的一切,包括他面对妖兽,以及其他竞争者时弄出来的一些尴尬和狼狈样子。

  但不愧是位面之子,再怎么式微,最终也可以化险为夷,同时也证明了,这家伙不只是谨慎小心,脑子也非常好使,总能以最为恰当的方式应付各种局面,基本上不会犯错。

  这期间,唐锋一直没有插手他的事情,直到他,在一间石屋的外面遇到了巨剑门的精英高手,一个以心炼剑的超级武痴:赤脚汉子。

  这哥们连名字都没有,纯属是个打酱油的,但在练气阶段实力很强,给韩立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并通过韩立手中的一件高级法器,确定了掩月宗某个精英弟子的死亡与韩立有关。

  掩月宗的这个精英弟子号称是掩月双娇之一,身份为结丹长老的孙女。

  毫无疑问,她的死亡一定会算到韩立的头上,谁让韩立手上拿着人家的护身法器呢。

  这个消息若是走漏出去,韩立必将遭受掩月宗结丹长老的打击报复,管你是不是真凶,宁可杀错,也不可能放过。

  韩立是为了救助御灵宗的小女修菡云芝,才与赤脚汉子产生冲突的,结果给自己带来了必须杀人灭口才能保守秘密的大麻烦,不得不说,韩老魔骨子里也是个多情种子啊。

  就在韩立与赤脚汉子奋力搏斗的这一刻,唐锋突然冒了出来,抬手一抓,便把看起来相当生猛的赤脚汉子摄拿到半空中,令其动弹不得。

  “前辈!”

  只不过两天没见,韩立当然深深记得唐锋的样貌,顿时露出惊喜之色。

  唐锋微笑点头,手腕一番,便把无力抵抗的赤脚汉子收进监狱,两秒后,又把他的储物袋和银色巨剑哐啷啷扔在韩立脚边。

  “谢谢前辈!”

  韩立知道对方不屑于收取这些低级物品,两天前,封岳的一身装备全都落进自己的腰包便足以证明这一切。

  所以此刻,他也没在唐锋面前虚伪的客套,躬身行礼,表达出诚挚谢意也就够了。

  小女修菡云芝却在一旁怯怯地看着,不晓得接下来,韩立会不会为了保守秘密杀了自己灭口,更不晓得这个突然冒出的强悍前辈会怎样处置自己。

  原剧情里,韩立自己搞定了赤脚汉子,又以无忧针和忘尘丹,暂时消除了菡云芝的这一段记忆。

  现在嘛,唐锋就不能让韩立这么做了,消除了菡云芝这段记忆,人家小姑娘还怎能知道,你亲亲苦苦冒着风险救了她呢。

  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举动,在唐锋看来是非常非常的不划算。

  于是,唐锋接下来便问菡云芝:“丫头,你会不会把他的这些事透露出去?”

  菡云芝小脸煞白地拼命摇头,连声保证:“不会的,我绝对不会说的,他是为了救我帮我的啊,我为什么要出卖他呢?”

  “很好!你可以走了。”

  唐锋微笑表示:“不过要记住,是他救了你,即便我不出面,他也能干掉刚才那个家伙。”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前辈,谢谢前辈。”

  菡云芝先冲着唐锋深鞠一躬,接着又对韩立说:“谢谢你,我记住了,救命之恩容后再报。”

  她正要离开,唐锋却又指着石屋说:“里面有你需要的灵草吧,摘了再走。”

  “啊?”

  菡云芝愣了一下,又是好一顿感谢,便乖乖地进了石屋摘得她所需要的几株烈阳花,这才怯生生地缓缓离开了。

  这个过程中,韩立一声不吭,却在暗暗叫苦:前辈,这种口头保证有什么用啊,你把她这样放走了,日后,她若不小心说漏了嘴,或被人用某种秘法套取了秘密自己却不知道,这笔烂账还是会算到我的头上。

  倒霉的还是我啊!

  “在想什么?”

  唐锋转身问他:“就算你有办法消除掉她的这段记忆,可现场还有我这个目击者呢,难道也要用这些手段来对付我?”

  “不敢,不敢,没有,我没有!”

  韩立连连摆手,赶紧解释:“前辈,我只是有点担心,毕竟这种事情,掩月宗的那位结丹长老根本不可能跟我这样的小人物讲道理。”

  “没错,既然如此,我也不会跟他们讲道理,这笔账算到我头上好了。”

  唐锋淡淡一笑:“掩月宗的那个结丹长老,回头我就去搞定他。”

  什么?

  韩立闻言一愣,心说你好像只是筑基期吧,口气这么大,竟连结丹修士都可以轻松拿下?

  但转念一想,刚刚他便把赤脚汉子这样一个大活人给瞬间变没了,手段相当神奇,似乎也不是筑基修士那么简单……

  唐锋接着问道:“除了这个,你是不是还觉得奇怪,我为何要插手你的事情对不对?”

  “是的。”

  韩立点头承认:“晚辈心中确实存在着些许不解。”

  “因为我需要你帮忙指路。”

  唐锋微笑说道:“放心,对你来说不会有任何危险,本就是你接下来要去的那个地方。”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我是一具尸体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