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章,短篇

  “喂,你在干什么?”那是他们初遇,她从睡梦中醒来,看到专注作画,衣袂飘飘的他。

  “别动,在给你画画呢。”他阻止她要动的身体,将最后的眼睛画上去,是睁开的,显然是一直等着她醒来。

  “喂,好了没。”看着那名男子专注的神情,她呆了呆,才想起来,再次问道。

  “恩,好了。”收起毛笔,还不待她过来看画,便自行卷起来收着了。

  “喂,你什么意思啊,画我,还不能让我看了?”她恼怒地质问。

  “首先,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我叫离垣。第二,我虽然画的是你,但是不是不能给你看,只是现在不能给你看而已。对了,你叫什么?”离垣坐在大树下,挨着她。

  “我?你叫我九儿就好了。”族中的长老们,都只记得自己有九条命的事,所以每个人见到她,都叫她九儿,久而久之,魅谷的所有人,都开始叫她九儿,她真正的名字,也就没人记得了。

  “九儿,不像是个人名,你还有其他的正式的名字吗?”离垣一点也不觉得问这话是否冒昧。

  “不记得了,她们都这样叫我,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具体叫什么了。”无所谓的笑笑,目光毫无焦距,看着天空。

  “这样啊,反正九儿不好听。我叫离垣,那以后就叫你璃华吧。”离垣擅自说道。

  “为什么叫璃华?”她愣了下,问道。

  “琉璃目,月华人,女子当如是,不好吗?”离垣站起身,略带心疼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他从小天赋异禀,是神族后代,具有预言的能力,能看到人的过去和未来,凡事都是有代价的,想要看透,必须要透支生命力。在仙界,所有人都知道他能预言未来,所以没有谁不想将他掌握在手中,与她的境遇,那么相像。在路过此地,看到桃花树下睡得安然的她,才想起看一下她的命,发现两人如此相像的境遇,他便想要画出未来的她,却不想怎么也画不了,只能画出现在的她。

  从那之后,离垣就一直带着璃华,不管仙界,不管魅谷,两人一直相互扶持,游走在三界之中,渐渐地,璃华懂得了喜怒哀乐,离愁悲苦,爱恨情仇,然后,爱上了离垣。

  三年时间过去了,璃华褪去了毛茸茸的狐狸耳朵,修出了第八条尾巴,按照离垣所说,等她第九条尾巴修炼出来,就可以渡劫成仙了。

  “阿璃,你要渡劫成仙吗。”离垣再次执笔,希望能看到璃华的未来,却怎么也看不见,只得心烦意乱地随便画了一只白狐,给那只小狐狸渡了一口仙气,小狐狸就从纸上跃下,跳到了离垣的怀里。

  见此,璃华小脾气的将小狐狸揪过来,不让它接近离垣,“成仙干嘛?按照你的说法,你都被逼下来了,我还上去干嘛?不过我总不能太弱,免得拖你后腿啊。”即便成了狐仙,魅谷的长老们还是不会放过她,就像离垣那样。

  “怕什么,你不是有九条命吗?”离垣轻笑,继续作画。

  “恩,是呢,九条命。”可惜,他却不知道,九条命,如今,只剩下三条命了。她在魅谷,被发现有九条命的时候,是因为被谷主确认已经死了的她,却又再次活过来。后来在她跟随离垣逃离魅谷的时候,被谷中长老重伤,然后在离垣预言要逃离什么地方的时候,生命力衰减,将生命渡给他,又用掉一条命。

  随后,她把另外4条命,也用在离垣身上,她想,她就是爱他太深,所以,情愿用生命来保护他,只是,如果这三条命也用完了,那么,谁来保护他?

  提起那只狐狸,兀自坐在一旁逗弄,心里却在打算以后怎么办。却在突然看到狐狸的眉眼时,愣住了,这模样,竟与她狐狸身时一模一样,只不过,只有一条尾巴而已!离垣曾说过,他是三界的画命师,唯独不能给自己画命,不管怎么画她,都不能将画上的人赋予生命,那么,为何眼前这只狐狸……

  “阿璃,他们来了。”离垣的声音从璃华背后幽幽传来,那么淡定从容。

  “那么快?还真是不死心。”璃华放下小狐狸,站到离垣身边,遥望着天空。

  因为亲眼见过她死而复生,所以三界又开始传言,她拥有不死之身,除了魅谷的长老,其余那些道士,和尚,一个个的也都想要将她捕捉。一方面,对他们两力量的忌惮,一方面,又是诱惑,所以心机深的人,便想着围殴。

  “几个不要脸的臭和尚,牛鼻子老道,就算加上天庭那些伪君子,也想要擒拿住本姑娘,还是去修炼几年再来吧!”璃华飞上屋顶,身后九条尾巴环绕,妖气逼人。

  离垣一手执笔,一手执纸,衣袂飘飘,仙气十足,“陛下,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是不愿意放弃呢。”

  “九儿,你是魅谷的狐狸,怎么竟忘了当初是谁给你吃喝,养你这么大吗?你父母若是泉下有知,也会不安的。”为首的一名九尾狐妖,烈焰红唇,煞是动人。

  “大长老,你可是认错人了,本姑娘名叫璃华,不叫九儿。”至于父母,她没记错的话,父亲是谷主,母亲是凡间女子,母亲在几百年前就死了,父亲从此对她不闻不问。

  “离垣,你出生仙界,能够画命,为何不能好好的为天庭效力?”天帝高高在上,俯视着。

  “噗嗤。陛下,你也知道我能画命,那你可知道,我为你画命的结果?”离垣展开画卷,就准备作画。

  “你敢!”他可不想知道,现在这个时候,离垣绝不会画出好画来。

  一时之间,战斗打响,离垣画着每个人的容貌,将他们丢入人群中,让他们自相残杀,回到头,却没有见到一如以往早就等在一旁的璃华,心里一惊,难道是她也进入幻境了?可他不能预言到璃华,所以没办法找到她。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什么,顿时又开始在画卷上画了起来。

  “不!阿璃!”看到画卷上衍化出来的画面,离垣顿时急了,连忙冲入幻境。

  可是,他低估了天帝,低估了璃华。冲入幻境,能看到的,不过是天帝和璃华的对决,庞大的气场,让他根本靠不上边。

  “狐妖,本帝要找的,不是你,你又何苦与我纠缠。”天帝本来生命悠长,对九条命的狐妖,还看不上,他要的,是能成全他野心的离垣。

  “只要想为难他的,就是我的敌人。”将自身修为外放到最大,天空中,隐隐传来雷声,不禁苦笑,天劫,要来了么?如果这时候来,恐怕五条命都不够啊。

  “看来你要渡劫了,有时间和我纠缠,还不如想想怎么渡劫吧。”天帝看着越来越浓的云,一边后退,一边说道。

  那些道士和尚,狐狸,见到这个阵仗,早就逃远了,徒留天帝一人,在天劫的攻击范围内与璃华缠斗。

  璃华不为所动,这三年来,离垣已经成了她的命,一言一语,一静一动,一颦一笑,都已经深入骨髓,既然注定要死,那么,也要给他扫清威胁,让他能静渡余生……

  “离垣,都说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这算是画人画命难画我和你,知人知面不知心吧。”

  “谁说的,我知人知面还知心。”

  “那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想我吧?”

  “错了,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平静下来,不再这样躲躲藏藏。”

  “若是我不是画命师,或许就会了。”

  “怎样才能让你不是画命师呢?”

  “谁知道?又没有谁以前是画命师。”

  ……

  ……

  一年后。

  因为一年前天帝重伤,妖族因为魅谷谷主女儿,被仙界视为敌人,妖族加入魔界阵营,仙界岌岌可危,众仙想到画命师离垣,前去苦苦恳求他帮忙,却被告知,他已失去画命的能力,仙界只能求助佛界,这才渐渐平息战火。

  离垣失去璃华,和画命师的能力,黯然隐修。

  “师父,这人是谁,为何你一直在画?长得好像我啊。”一个拖着白白的尾巴,摇着两只毛茸茸的耳朵的小姑娘看着离垣,眨着和璃华一样明亮清澈的双眼,天真的问道。

  “月儿乖,这是你师娘。”离垣看着那和璃华那般相像的眉眼,顿时又是一阵黯然,那只狐狸,是他在想着璃华时画的,所以,与璃华格外相像,眉眼,气息,一举一动,都像极了。可他知道,璃华用她的生命,吸引天劫将天帝重伤,然后使用天劫中的天道之力,抽取了他身上的预言之力,然后消失在天劫之中。那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一直在拖累璃华。

  “师娘叫什么啊?她在哪啊?”

  “师娘叫璃华,现在,师父也不知道她在哪。”

  “璃华?月儿叫琉月,师娘叫璃华,琉璃目,月华人,是这样吗?”

  “恩,是的,月儿乖,去修炼吧,师父累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