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文明的病态方式

  这就是幸存者偏差了。

  对于一切已经发生的事实来说,困难再大,看起来再残酷,那也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只要现在的结果还能让人满意,那一切历史的伤痛,不过就是勇士身上,留下来的伤疤一样,每一个都可以作为故事和历史来自豪地诉说。

  但如果把同样这些经历过的事情,再次摆到一个勇士面前,让他再同样经历一次……

  这个世界上恐怕很少有人能够承受的住。

  苦难如果说存在什么意义的话,那最大的意义就是它背后成功的可能。而那些不成功的呢?

  勇士身上的伤疤是荣耀,死人身上的伤疤……只能被叫做历史的教训。

  随便找一个原始文明来,给他们这个文明看地球几千年来的文明史:

  告诉他们,要勇敢的坚持下去,要勇敢的开始学习农业,建立国家,开始尝试把人变成奴隶,开始尝试反抗奴役,开始创立信仰,开创宗教,开始战争,无休无止的战争……

  告诉他们,每个人都需要终日劳作,最后死于饥荒和战火,只有最幸运的那部分人才能再这血与火之中得到传承……

  告诉他们,以后会变得智慧,会开始理解这个世界,尝试观察大地和星空,尝试冶炼钢铁,制造机器用于生产、自卫和杀戮……

  告诉他们,开始尝试思考,提出一个又一个的理想,看着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破灭……

  告诉他们,在如此折腾数千年之后,如果这个可怜的文明还没有在这如此漫长的折腾中,因为各种可能而遭受毁灭的厄运,那他们将有可能掌握某种更高层次的生活水平,他们可以像相像中的神明一样控制世界的万物,理解这个世界并且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改造。

  “即使是再有自信的民族,听到这样曲折的文明进步历程,也会在内心深处感觉到害怕的,”叶夫根尼总结道,“这些飞人为什么想要彻底抛弃所有已经学习到的技术?回到这种愚昧的生活状态中去?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感觉到担心和害怕……”

  “我们把现在地球的生活方式,和多少次世界大战的代价拿到中世纪去,也会把那个时代的人吓出精神疾病的。别说是几千年的跨越了,在我10岁的时候,要是有人告诉我未来需要我亲手引爆一颗核弹,我可能都会吓得不敢吃饭长大。”

  “对于弱者来说,无知既是最大的弱点,也是最大的财富,”叶夫根尼补充道,“但我们现在,却恰恰告诉他们不能再无知下去。”

  “这些人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会决定全部改造自己的记忆,生活到这样一种环境中来,而我们的出现,又把他们拉回去了。”

  “如果告诉他们这次危机的原因,以及规避的方法,这就等于他们这1400多年的升天境历史完全就是浪费时间。转了一整圈,他们回到了起点可能还是一个更差的起点。”

  “恕我直言,这种被改造的文明本身的生存方式就是脆弱的,就好像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一样越是复杂的东西,就越是容易被破坏。”

  “就算这些飞船他们不会再破坏,那其他方面呢?现在我们知道,这个星球中存在着无线供电的磁场,存在高能的激光工具只要他们把这激光对准包裹整个星球的那层外壳物质也许他们以后真的会这么做,他们不是一直羡慕宇宙外面的世界吗?他们还把那里叫做化虚境……”

  “万一他们哪天真的抽这种风了,整个星球就会像一个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让整个生态都在第一时间崩溃。要知道,这个星球可是没有重力源的,就好像空中漂浮的肥皂泡。”

  “说实话,这种星球本身能够存在1400多年……算上以前的历史,可能更长,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叶夫根尼的说法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这些飞人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一种奇迹了。至于他们下次会怎么折腾怎么死,只有天知道。

  同样的论调沈长文也说过,他的观点更偏激:“一个文明的走向随机的因素太多了。别说他们仅仅只有地球人的水平地球文明自己什么鸟样,大家自己心里都知道。”

  “要我来说,地球才是最需要被拯救的文明,它看起来丝毫不比这飞人文明更保险。整个地球的核武器存量,足够把地球文明自己杀死十几次,整个地球现在的所谓和平,本质不过是建立在核威慑达到的某种平衡。”

  “天知道会不会什么时候出来个疯子,然后所有人类就突然回归石器时代了。让他们来考虑飞人文明的未来,这就好比让一个瞎子来制作地图指引一个瘸子走路……”

  如果是几天前,面对团队里的两位资深专家,在搜救队不在场的情况下,吴小清是肯定不会插嘴说话的。因为这种话题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能力,就算真让他说,他也未必能憋出什么东西来。

  但是现在,吴小清显然从饶鑫的那些材料中,已经得到了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和看法,这些看法成不成熟这很难说因为这完全是一个未知的领域,面对这样的问题,不管是沈长文、叶夫根尼、吴小清或者还是许言、王有全,他们说出来的东西可能跟真相和现实完全不沾边,大家不过是靠着各自的经验,形成各自的观点而已。

  观点之间有巨大差异这不难理解,关键是,作为任务的执行者,吴小清知道有一个道理是肯定没错的,这也是在上一次任务中,搜救队对他强调过的不管面对什么样的问题,做出一个决策,认真的贯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而吴小清同样知道,整个任务中,最主要的执行者,其实就是吴小清自己,其他人的角色其实都是在配合他,给他打下手。

  这一点是搜救队决定的吴小清到现在也不能想明白其中的缘由,但这是一个事实已经可以肯定了。

  如果是以前的吴小清,他当然会从善如流的更偏向叶夫根尼他们的想法,因为他们懂得更多,也更专业他们的意见似乎就会因此而更正确。

  这对以前的吴小清来说,在心理上都可以潜意识的卸下一部分担子。但是现在,开窍后的吴小清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很多问题其实并不存在什么正确,往往只存在你愿意去做,和你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愿意去做的未必对,对的事情,有时候你未必愿意去做。

  既然事情最终都要吴小清来做,那吴小清自然希望,他做的事情是自己愿意做的。

  如果按照叶夫根尼他们的想法,在解决了能源危机后,其实不需要告诉这些土著任何事情。因为很有可能告诉了他们反而会坏事。

  也别对这里做任何改变他们不是救世主,也不应该来当救世主。他们任务的定位应该更多是一个急救医生只有病人遇到情况,他们才会出手。

  这样,他们就能在最大程度上避免道德上的某种困境因为以他们现在的水平,很难界定进行过多的干涉,到底是在帮这个文明,还是害了他们。

  其实,从之前的两次任务中,搜救队表现出来的态度,已经可以大概看出来了。

  之前的搜救队,采取的就是这样的方式方法一个文明遭遇了劫难,他们出手拯救了。但是更多的东西,他们不会留下。

  原始人的生存环境依然恶劣,那需要他们自己去克服;伊利斯王国的世界已经是人间地狱,但他们能够给的东西,也仅仅限于迁徙过程中剩下的那些物资……哪怕这两个文明在得到拯救之后,都万分希望他们能够以神祗的名义留下来,一直指导他们……

  “但是这个文明不一样。”吴小清此刻正面对着整个岛屿,短发客手中正拿着化虚石和乾阳指,小心翼翼的进行操作。

  一道又细又亮的红色光芒,正在空中缓缓移动,在它经过的所在,无论是泥土、岩石还是金属,都被轻轻的割裂成了两个部分,仿佛被细线划过的果冻。

  整座岛屿仿佛是一个正在被切开的巨大西瓜,一道明显的裂缝正在从边缘向着中心地带蔓延……

  因为升天境很难形成上下的观念,吴小清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有时候就会联想到,这就像是用一把巨大的长剑切割开大地,但隔了几秒却又觉得他们是在撕开天空。

  这种空间错位导致的感官时刻变化,给吴小清的言语带上了一丝不自信,但他还是坚持着把它说了出来。

  “之前我们的两次任务,所遇到的文明,都可以被定义为正常的文明,遇到的非正常状态。是环境的聚变导致文明面临危机……严格来说它们更多的是一种灾难,我们之前是在救灾。”

  “但这一次更多是文明本身的问题,是文明自身的生态出现了偏差就像人生了病。”

  “面对灾难,我们能做的当然是把他们救到灾难不能企及的安全地带,然后让他们自己继续生存。”

  “但是面对生病如果一个人得了某种肿瘤并发症,难道我们仅仅缓解了症状,就认为治疗已经宣告结束了吗?正常的做法,不应该是切除肿瘤,同时告知病人正常的生活方式,让他康复之后远离类似的疾病风险吗?”

  “当然,病人本身的疾病很严重,我们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这可以是一种解释,但不能作为我们就此停止的理由。这意味着我们对解决问题本身没有积极性但我们以后的工作,肯定是需要这样的积极性的。”

  叶夫根尼对吴小清的这段话显然有了好奇心:“吴,那你不妨分享一下,你带有积极性的方案吧。”

  吴小清停顿下来,又重新理了理思索了许久的方案,在身后的巨岛开始缓缓分裂出一大块之后,才又说道:“一个文明,其实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如果我们拿地球来做对比,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文明的生活方式本身是病态的……”

  “这种病态不是说他们有多愚昧,愚昧的时期地球上也有过,中世纪人类的愚昧并不会比这个文明更少,一战二战的疯狂,其实比飞人文明更可怕……”

  “但在地球上,一种病态生活方式本身,最终一定会产生某种足够恶劣的后果愚昧让整个中世纪的时期的欧洲停滞不前,疯狂把人类毁灭生命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我们现在还会后怕……而这种后果本身,就是对病态最好的治疗药物。”

  “这就好像如果一个人生病了感觉难受,那他在之后肯定会想尽办法避免生病。”

  “但如果一个人生病了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