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此人来历

  风高月黑,人静夜深。

  寂静到连虫鸣都消失的山林中,朱小蝶的呼吸声似乎也已失去,她目前还活着,只是这种最为简单的惩罚,以及那块黑心棉的连续胡扯,让她的心理防线几乎彻底崩溃,如今剩下的,不过是性格中的那点傲气在倔强罢了。

  “倒不如一死了之,真是丢死人了……”

  朱小蝶心里不断的祈祷,千万不要被熟悉的人见到自己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但是心里却在下意识的期望有奇迹发生。

  比如师父或是师伯突然出现在面前,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了,那个挨千刀的段清,正被五花大绑,等着自己去出气……

  这些场景几度出站,可是当她的注意力悄悄集中就烟消云散了。

  人在绝望之际,哪怕是朱小蝶这类天之骄女,也难免的出现了希望的幻觉。

  事实上最主要的,还是她觉得自己的同伴们不可能傻到自己失踪了这么久,还不将消息上报?

  尤其是同门师兄武烈阳,他毕竟是宗门坐镇这一带的堂主,即便是自己瞒着他搞了许多事,但自己失踪,他依然难逃其责,就算她恨不得自己马上死掉,但对于宗门的印象而言,他势必要全力救助自己的。

  而无论修为还是人手,段清跟武烈阳都没有任何可比性才对。

  “这次若是他救助得力,日后自己就少找他些麻烦好了。”想到这里,朱小蝶的嘴角不由得牵起一抹笑,看起来竟然颇有诚意。

  此时一座气势不凡的山庄中,一排排火把将山庄映衬的如同白昼般,凡是路口或是转折处,都有持着统一佩剑的守卫昂首戒备,看来非是山庄成员想要进去的话,绝非易事。

  天剑山庄。

  铁画银钩的字迹充满了力量感,同时也彰显出山庄非同一般的实力。

  这里是武烈阳的天剑堂总部,整个星都排得进前三十名的堂口,亦是血煞门最为重要的堂口之一。

  “烈阳兄,尊师天道子乃是一山之掌座,如今烈阳兄一表人才,又将这天剑堂经营的头头是道,定是前途无量啊,到时候可别忘了小老弟才是啊!”

  正厅宴席中众人顿时发出一阵大笑,一些吹捧的话语不断砸向主人位的武烈阳,后者连连抱拳,回一些诚恳的应答。

  这武烈阳看起来三十来岁,剑眉星目,仪表堂堂,其实已经年过四旬,在血煞门属于老成稳重的一类,天剑堂在他手中十余年,总能及时完成宗门交代的任务,更是从没犯过任何致命性的错误。

  此时众人吹捧之下也不禁有些飘飘然,觉得自己将来接手血煞门,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应该就像他们说的那样,除了自己,还有更好的人选么?

  于是又是一番推杯换盏,说些相互扶持吹捧之类的话,却有手下来附耳,说朱师姐被人掠走。

  武烈阳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恢复原状,起身微微一笑,示意自己要去方便一下。

  这手下不禁佩服的五体投地,堂主就是堂主啊,自己刚才得了消息,几乎要吓死了,朱师姐若是在这一带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这些人一定是吃不了兜着走,毕竟那可是落霞峰掌座的亲传弟子,落霞峰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血煞门门主也要避让三分的存在啊!

  这手下的心思武烈阳猜个七七八八,不过宗门高层的事,又哪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朱小蝶的两个手下在议事厅等候,急得抓耳挠腮,恨不能自己顶替了朱小蝶,见到武烈阳后更是羞愤的一塌糊涂,几乎是哭着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自责不该让师姐孤身犯险,但最终的宗旨就是一个,赶紧出发救人。

  “救人?”武烈阳望着两个手下,面色铁青:“时间过了半日你们才来找我,你们知道这半日可以发生多少事情!嗯?”

  不理会两个手下眼神躲闪的支支吾吾,武烈阳眯了眯眼睛,呼出一口气:“那段清何德何能,竟能让师妹如此冒险?”

  两个手下尽管知道此事出口,必然引起武烈阳的反感,毕竟瞒着他悄然对段清出手,就是不想让他武烈阳分杯羹去,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出了段清灭杀飞云宗堂口以及悬赏一事。

  “本以为大师兄事务繁忙,近年来又在冲击修为,所以就没敢轻易叨扰,但没想到还是得劳烦大师兄了。”两人脸上努力扯出的笑真是要多干就有多干。

  “那段清竟然只是一介散修?”武烈阳倒是有些奇怪,当然了,朱小蝶暗度陈仓让他肯定不舒服,但此时越是不去计较就越是显得大度与风范,也让朱小蝶的两个师弟暗中松了口气,感觉无论如何,关键时刻,还得是自家人啊。

  于是将得到的消息合盘托出,他们也不想再隐瞒,毕竟救人方面全都得靠他。

  “这段清虽说只是散修,没有任何靠山,但近年来针对他的人不少,却是全都没有例外的倒了霉,所以不少人都在怀疑,他的散修身份极有可能是个骗局,其实他背后一直有人支持的。”

  “是的!师姐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有了刻意接近他的打算。只是没想到……”

  武烈阳点了点头,“如果此事当真,那暗中支持他的人或是势力,必然有着巨大的野心,这事不怪师妹。”

  两个手下顿时轻松许多:“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数年前段清两次在危机时刻,都是那飞云宗小仙子出手,甚至飞鸿仙子身旁的侍女都出现在那段清身旁,甚至形影不离。”

  “有这事?”武烈阳不禁微微一怔,真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回事。

  “大师兄这些年除了闭关就是在忙于堂口事物,江湖上的事自然没那么关心。”

  “师姐一度怀疑,那段清跟飞云宗之间,必然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若是没关系,反倒是出了鬼了。”武烈阳的心思都有些动摇了,确实没想到一个散修身上竟然有这般故事,那段清的确是一个有故事的家伙。

  而且,他更清楚身为女人的朱小蝶,又怎能按耐住那女子独有的好奇心?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