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曹操进山

  回到道观之中。

  曹易从紫金红葫芦里取出灵芝,从容的打量起来。

  外表火红色如同火焰,个头不大,半个巴掌的样子,看起来像缺了一部分的袖珍小伞。

  轻吸一下,浓郁的木性灵气争着抢着往鼻孔里钻,木性灵气特有的生机勃勃气息,瞬间弥漫全身。

  “不愧是有年头的灵芝!”

  曹易运转金液还丹法,吸收起来。

  约莫二十分钟后。

  似乎感应到了灵芝的存在,房间里的哮天,或者说是蛋,传出一阵混乱的波动。

  不打算涸泽而渔的曹易停止吸收,墙角一片有些潮湿的地方,将灵芝种下。

  然后,来到房间里,将少许木性灵气渡给蛋。

  蛋立刻传出欢快的波动。

  不一会儿,木性灵气没了。

  蛋一阵颤动。

  “今天就这些”

  曹易丢下一句话,离开房间,顺手关上了木门。

  接下来的十来日,曹易的身影,或现于绿浪滔天的林海之中,或附于刀削斧劈的悬崖峭壁之上,或徘徊于千姿百态的山石之间,或漫步于引人入胜的溶洞之内。

  遇到过毒蛇、猛虎、野狼、野猪,救过猎人、牧童、樵夫。

  收获嘛,只是一般般,很多有灵性的植物,不是年份不够,就是被野兽飞禽祸害了。

  ……

  今天,是个大晴天。

  天像一张蓝纸,几片白云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

  山下,一道道长长的土路两侧的野草,被晒得无精打采,纷纷弯曲下来。

  如无意外,今天又是一个炎热、单调的上午。

  忽然,数百骑兵出现在土路的尽头,不久随着密集的马蹄声,蔓延了过来。

  在数百骑兵的中间,有一辆半开着的马车,以常速行来,马蹄?N?N敲击着地面,溅起阵阵沙土。

  “停”

  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马车上传来。

  “丞相有令,停”

  马车旁,一个孔武有力、脸色微黑的中年男子,抬起粗糙的大手,吼了一声。

  数百骑兵,纷纷勒马。

  五十来岁、两鬓有少许斑白、额头有少许汗珠的曹操从没有车窗探出头,朝绿意盎然的山上看了看,问:“仲康,是这嘛?”

  中年男子,也就是许褚,一双虎目在山林之上扫了一圈,猛地拱手道:“回丞相,就在这一带”

  曹操起身,准备下马车。

  许褚立刻道:“山路难行,还是某代丞相进山。”

  “传闻此人性情古怪,架子极大,老夫不亲至,恐难以请动他。”

  曹操拉开薄薄的帘幕,下了马车。

  许褚跟着下马。

  数百骑兵,整齐的下马,表明,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骑兵。

  “留下一百人看着马匹”

  曹操丢下一句话,便朝着上山的小路迈步走去。

  许褚和兵卒们自然不会真的让曹操走在前面,大半聚在曹操周围保护,少部分去前面探路。

  小半个时辰后。

  一片树林里,一道道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大大小小的粼粼光斑。

  曹操一行,正在乘凉,今日,天实在太热了。

  忽然,一阵笛声传来,调子十分的欢快。

  “过去看看”

  曹操起身,走了过去。

  许褚和兵卒们纷纷起身。

  一行人走了没多远,就找到了吹笛子的人。

  是个不足十岁左右的牧童,正在一棵不知有多少年头的大松树下乘凉。

  一旁,一头体格壮硕的黄牛,正在低头吃草,粗大的尾巴偶尔摇晃一下,驱赶蝇子。

  曹操走上前,问:“童子可知,此地有一位隐士?”

  牧童见一下来了这么多人,本能的有点紧张,一时说不出话来。

  许褚正要呵斥。

  曹操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后者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曹操看着牧童,和颜悦色道:“我等不是恶人,我等是朝廷的使者,特地来此寻找一位姓曹的隐士。”

  牧童听到隐士两个字,脸上多了一丝恍然:“你们要找的可是一位总是穿着蓝色袍子的先生?”

  “正是,可知他住在哪里?”

  曹操更加和颜悦色。

  牧童闻言,回头看着密密麻麻的山林,挠头道:“不知道,只是偶尔见他在山上采药。”

  曹操扭头看了看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山林,眉头蹙了一下,又问:“可知先生经常在哪里采药?”

  牧童似乎被这个问题难住了,想了半天,一脸苦恼的摇头:“就在这个山里,云雾缭绕的地方。”

  曹操眉头锁在一起,山再大,总能找到,可他能等,已经重病的小儿子仓舒等不起啊。

  就在这时,各种野兽的叫声传来,有狼的,有虎的,有豹子的,有野猪的……

  “戒备”

  许褚一声令下。

  数百兵卒,立刻举起手弩,严阵以待。

  不一会儿,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几十头野兽从树丛之中跃出来,如同疯了一样朝这个方向冲来。

  如此大规模的野兽同时出现,勇猛如许褚也变了颜色,立刻将曹操护在身后。

  不一会儿,几十头野兽冲到近前,见这么多人挡住前面,当即就扑了上来。

  就在这时,一阵隐隐约约的箫声从天际飘来。

  几十头野兽一下次陷入了混乱之中。

  “放”

  许褚挥手。

  几百支弩箭从几百名兵卒手里发出,嗖嗖声不绝。

  转眼间,很多野兽中箭,纷纷倒地。

  不远处,一头受伤的斑斓猛虎,嘶吼着冲了过来。

  许褚持刀迎了上去。

  斑斓猛虎凶猛,受伤的更是凶猛异常,险些伤到许褚。

  交手几个回合后,一声闷响,许褚手里的刀刺进了斑斓猛虎的身体之中。

  鲜红的血液,很快染红了一片皮毛,斑斓猛虎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

  好几里之外,曹易拿着一支龟裂的长箫,来到一个被野兽吃的正剩下一堆骨头的樵夫身边。

  诵了一遍度人经后,把人草草埋了,便走了。

  回到道观,曹易没有回神堂,直接坐在石凳上修炼金液还丹法。一缕缕的灵气,从庭院一侧的一片灵草上飘过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功法的缘故,还是有了突破,曹易进入一种空明的状态,与外界断绝了联系。

  一道道木性灵气组成的无色气体弥漫在曹易周身一米之内,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屏障。

  常言说,天有不测风云,雨突然就下了,淅淅沥沥,如牛毛,如花针,如柔柔的发丝……雨雾弥漫,雨珠儿串成一道道珠帘,如烟如云地笼罩了一切。

  半个时辰后,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出现在道观之外。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我是一具尸体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