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人死未必不能复生

  曹冲,字仓舒,曹操和环夫人之子。从小聪明仁爱,与众不同,深受曹操喜爱。

  一段关于床上少年的简短资料从曹易记忆深处涌出来。

  “拜托先生了”

  曹操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曹易颔首,走到近前,抓住曹冲的手腕。

  由于,曹冲的气息很微弱,曹易没有上来就大输灵气。而是,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一丝丝的输入,然后导引着灵气朝曹冲的四肢百骸而去。

  跟着进来的环夫人,把曹易当成了骗人的方士。清秀的双眉,微微皱在一起。

  时间一点点流逝,房间静的有一根针落下,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曹易见差不多了,加大了输入灵气的力度,曹冲身体之中受损的地方,不可思议的修复起来。

  如果这段时间有医生用医疗仪器监视着曹冲的身体,一定大吃一惊。一个身体孱弱到极点,快要死的人,竟然在十来分钟的时间里,重新强健起来。

  不远处,见曹易半天没弄出来什么名堂的环夫人,向曹操投去抱怨的目光。

  曹操则是瞪了她一眼。

  “行了”

  曹易手离开曹冲的心脏位置。

  “行了?”

  环夫人闻言走过来,见曹冲还是一动不动,病恹恹的样子,秀眉扬了起来。

  曹易也不搭理着这个女人,径直走了出去。

  “你”

  环夫人正要说些意气话。

  “阿母”

  一个声音响起。

  在这寂静的房间里,十分的突兀。

  环夫人身子一震,霍然转过身,看到儿子睁开了眼睛,露出狂喜之色。

  站在不远处的曹操,虽然也高兴。可没有过去。

  人家救了自己的儿子,却被儿子的母亲无礼对待,必须表示歉意。

  曹操追了出去。

  曹易出来以后,就在门外的一棵树下站着,听到声音,转过头说:“丞相,怎么不去陪着小公子?”

  曹操双手交叠,郑重的行了一礼:“先生连救我父子性命,恩如高山。”

  “丞相言重了”

  曹易还了一礼。

  “你这孩子,怎么刚好就下床!”

  环夫人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接着,就见穿着单衣的曹冲走了出来。

  “衣服”

  追出来的环夫人不顾热天,给曹冲披上了一件衣服。

  “夫人,这是五月底”

  曹易哭笑不得看着这个昏了头的女人。

  听到曹易的话,环夫人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傻事,把披在曹冲身上的衣服收了回来。

  想到刚才自己对曹易的态度,环夫人一脸惭愧的裣衽道:“多谢先生救我儿性命,适才妾身多有冒犯,还请先生见谅。”

  曹易只是点点头,没有还礼。

  环夫人直起身子,看了表情还有点蒙的曹冲一眼,小心翼翼的问:“先生,仓舒脸色蜡黄,可是还有病根没肃清?”

  哪是病根没肃清。

  草药喝多了,植物中毒,导致脸黄。

  曹易轻咳一下说:“别喝草药,过两天就好了”

  “噢”

  环夫人放下心来。

  其实,曹易可以一下子治好曹冲,只是不想浪费灵气而已。

  这时,懵了小半天的曹冲,回过神来,小手交叠,给曹操见礼:“孩儿久病,让阿父担心了”

  “应该先给先生见礼”

  曹操故作不悦之色。

  曹冲又给曹易见礼:“多谢先生”

  “嗯”

  曹易受了这一礼。

  又说了几句闲话。

  曹操领着曹易离开后宅,前往临时安排的住处。

  清亮的月色下,一个幽静的小湖边,有一座深锁的院子。

  “打开”

  曹操吩咐了一声。

  随从而来的家仆,上前把门打开。

  “请”

  曹操抬手。

  曹易进去,发现里面虽然陈设简单,但别有一番清幽雅致。一看就是洒脱文人,居住的场所。

  随后进来的曹操用一种缅怀的目光看了一遍后,说:“此院是老夫北征乌桓前为奉孝所建,可惜天妒英才,奉孝病逝在半路上,院子一直闲置到今日,先生今夜暂居此处,明日另有安排。”

  奉孝!

  原来这里是曹操为三国第一鬼才郭嘉建的。

  曹易不由多打量了几眼。

  “先生安歇”

  曹操拱了一下手。

  神情有些怅然的朝外走去。

  “人死未必不能复生”

  曹易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说了一句。

  刚走到院外的曹操,身子一僵,慢慢的转过身,目光锐利到极点。

  看到的却是,进了房间的曹易。

  一息,两息……十息,曹操锐利的目光收敛,转过身,往前而去。不几个呼吸,没入了黑暗之中。

  一个古意浓厚的房间里,曹易弯身在地上摸了一下,应该是时常打扫的缘故,没有灰尘,从紫金红葫芦里取出一个黄色的旧蒲团,坐了下去。

  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做了晚课。

  然后,把《钦天卷轴》拿出来,缓缓推开到《还阳图》。

  手摩挲着画上,鲜红如同血液一样、妖异十足的彼岸花图案,曹易嘴里自语:“第三种,以子女的少量鲜血作为引子,借用非血肉之躯复生,例如泥塑、木偶,表面看起来和常人无异,缺陷,泥身怕水,木身怕火,且只能存活一纪,也就是十二年。”

  ……

  红色的日头从东方天际缓缓升起,青色的天逐渐明亮起来。

  这一切宣告,又一个清晨的到来。

  几十棵柳树环绕的小湖之上,冒着淡淡的雾气。

  鱼儿缓缓浮出水面换气,然后悠哉悠哉的游着。

  几只小鸟在柳树枝上,一动不动。

  一切都显得宁静安详。

  忽然,一旁小院的门开了,一身蓝色道袍的曹易走了出来。

  肩头上还站着一个昂着脖子,左顾右盼,样子很嚣张的小雕。

  “让你看家,居然偷偷跑出来”

  曹易伸手在哮天毛茸茸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哮天下意识的要报复,快啄到曹易手的时候,意识到搞错了对象,骤然停下。

  “去玩”

  曹易肩头抖了一下。

  哮天扑腾着翅膀,飞到柳树上,对着一旁的小鸟叫了几声。不知道是打招呼,还是让它们滚蛋。

  几只小鸟个头都比哮天大,理都没理它。

  唳唳!

  哮天直接发起了攻击。

  几只小鸟不过两个回合,就败退了。

  哮天得意洋洋的飞回树枝上,打起了盹。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林奇位面捣蛋王我是一具尸体电影的世界吞噬星空无限进化修真四万年无限进化无限惊奇万界之最强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