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幕 舔狗,应有尽有!

  纽黑文市虽然是一个传统的港口城市,每天都有大量的货物从这里装载,从这里卸货,但是这里却并不是一个传统的金融强市。

  这里的金融资本,在过去的五十年,一百年里,长久的受到纽约市的印象。一直以来,只是一个笼罩在纽约市阴影下的小弟弟。

  但是,从一八六零年这个早春开始,情况似乎就有些不一样了。

  尽管海风依旧寒冷,但是纽黑文的金融业,已经进入了温暖的春天。

  “老板,我们累计投资发放总额,已经有五万一千三百七十五美元了。但是,我们的资金储备仅仅只有价值一万美元的美国银行券,华业街那边也开始了天使投资,我们这边是不是放缓投资,看一下风向?”

  已经晋升为投资部主管的尼克,向道格谏言道。

  “不用,继续按照正常的流程,接纳提交创议案的创业者。”道格说话的时候,眼睛并未离开手中的报纸,仿佛在尼克看来很重要的事情,在道格这边,还不如报纸上的文字。

  “可是……如果我们的资金链断裂……那……现在第一期的创业项目,都已经进入到了大量需求金钱的时候。您也知道,尽管您掌控的美国银行,想要发行多少银行券,都是您说了算,但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承认您的美国银行券啊……

  关键是,如果华尔街那些家伙,据地咱们碍事,如果他们开始挤兑美国银行的话,我们……我们很难过下去啊!”

  尼克继续劝说道。

  他最后这句话,才是他最终想要表达的。

  金融行业,就是一个规则不透明的赌场。

  在这个行业里的人,或许本身的钱不多,但是却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让自己拥有成百上千倍的资金。

  在这个行业里,大银行即是赌徒,又是庄家。

  他们能够引导大规模资金的流动方向,中小银行如果不依附于他们,想要自己做些事情,很容易就会陷入濒临破产的危局当中。

  毕竟,几乎所有的银行,拥有的钱都不是自己的钱。动用的钱,却远超过他们能够动用的范畴。

  尼克尽管当初在华尔街也仅仅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在那里工作了几年的他,已经对华尔街的规则看的异常清楚了。

  在那里,任何所谓的经济学,所谓的科学公式,都只是用来编织谎言的花哨工具。

  一个谎言连接着另一个谎言。

  一个又一个谎言折叠在一起,最终为食利者创造大量的利润。

  至于在这些谎言的背后,到底有多少人倾家荡产,到底有多少人无家可归,究竟有多少人死无葬身之地,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任何人都会死的,不过是或早或晚而已。

  哪怕那些人,因此华尔街自杀,又有什么问题呢?

  华尔街的人,只会觉得这是自己厉害,那些人蠢,而不会觉得自己这样做,到底道不道德。

  对于他们来说,金钱就是道德。

  尼克说完有一会,道格才放下手中的报纸说道,“尼克,你觉得克莱登投资银行,或者说美国银行,与你以前工作过的银行,有什么差别?”

  “差别?”尼克重复了一遍,事实上他没有感受到什么差别。

  道格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对于美国银行,到底与其他银行有什么不同,并没有一个感触。

  他拿起笔,在报纸上写下了几个地址,招手示意尼克过来取,等尼克拿到报纸后他说道,“你可以去下面这几个地方看一看,或许你对于美国银行会有更加深层次的理解。我相信这对于你接下来的工作是有好处的。毕竟——银行业,最重要的是信心。”

  尼克拿着报纸,上面一共有五个地址,这些地址都在纽黑文。

  第一个地址,是“克莱登印染厂”,第二个则是“温彻斯特武器公司”,第三个是“汤姆与道格化学公司”,第四个是“彭伯顿饮料工厂”,第五个则是他最近总在吃的“将军牛排”。

  他看到上面这几个地址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别的,而是道格-克莱登这个老板,对于华尔街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一点概念。

  如果他有一点概念的话,就会知道哪怕拥有这五个产业,美国银行也绝对无法对抗华尔街的那些大亨。

  要不,直接辞职算了?

  因为他在克莱登投资银行,已经是投资部主管了,最近已经频繁有人在找他,想要他回到华尔街,主持风险投资的工作。

  虽然薪水并没有提高太多,但是却能够让他回到华尔街,而不是在纽黑文这个穷乡僻壤了。

  他虽然心动,但是他却知道,对于他这种雇佣军,最好的命运就是散发完光和热被扔掉。

  虽然银行业的雇佣军成风,总是有许多人从这家银行,跳到那家银行。

  但是,这些频繁跳槽的人,一生中的最高点,也仅仅只是普通的中层管理了。

  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机会,进入到银行的高层。

  因为,雇佣军所缺乏的是忠诚。

  哪怕专业程度再高,哪怕能力再强,如果不拥有忠诚这项特质,就都无用。

  会做事情的人到处都是,但是忠诚的人却不多。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地方犹豫,就是在克莱登投资银行的工作,可以用顺利来形容。

  因为克莱登投资银行成立的时间还不算长,在这样的一家年轻的银行里,派系斗争还并没有那么严峻。

  也就是说,做事的空间还很充裕。

  不必要的内耗,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

  并且,如果克莱登投资银行,能够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已经是投资部主管的尼克,很有可能成为山头之一。

  也正是因为如此,尼克才对道格说出刚才的那些话。

  因为,他真的希望,克莱登投资银行能够继续存在下去,而不是在华尔街的蓄意攻击下,荡然无存。

  不过,目前看来,他的劝说并没有什么作用。

  华尔街的名字,在华尔街之外的人看来,名声不显。

  哪怕知道的人,也不知道这个名字,到底蕴含着怎么样的力量。

  尼克暗暗叹了一口气,或许回到华尔街,才是自己的宿命吧。

  至于这五个地址,自己在离开之前,就去看看好了。

  这样的话,自己哪怕回到华尔街,也有更多的情报可以说。

  接着,他便坐上了克莱登投资银行的公务马车,前往了报纸上的第一个地址,“克莱登印染厂”。

  克莱登印染厂的周围,与最初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对面的贫民窟,靠近克莱登印染厂的部分,已经变成了一栋又一栋干净整洁的小楼。

  尽管这些小楼看上去有些过于朴素。

  但是,它却是由水泥和铁筋构筑的建筑。

  当然了,这些建筑的耐用性其实并不高。

  毕竟,这些建筑都是在不合适的温度下建造的。

  但就算是这样,这些小楼在纽黑文依旧可以算得上是高档住宅。

  而这些高档住宅的主人,则是克莱登印染厂的员工。

  克莱登印染厂的工人们,此时此刻,已经成为了更多人的收入来源。

  在高档住宅的附近,不光有一个市场,围绕着市场周围还有着许多帮助工人们做事的人。

  比如说,家政服务,比如果小饭店。

  这里,俨然正在成为纽黑文市的一个核心街区。

  而这一切,都是在极短的时间里,自然而然形成的。

  不过,对于这些尼克都不了解,他只看到了克莱登印染厂的对面,有一堆二层小楼。

  只不过,他不知道这些二层小楼是什么时候的建立的。

  而在这些二层小楼的对面,就是克莱登印染厂了。

  这个起初购买欲史密斯印染厂的印染厂,也已经发生了许多改变。

  首先,就是蒸汽动力的大量运用,“半自动化”的生产线,将《大富翁》的生产,已经推送到了一个极致。

  每天这里生产的《大富翁》已经超过三千五百套。

  这个数字或许看似不多。

  但是要知道,整个纽黑文的《大富翁》市场容量,也不过是三千五百套而已。

  也就是说,这里生产的《大富翁》销往的地方,远比想象中的要更加的多。

  “你好,我是克莱登投资银行的尼克,道格行长让我来这里进行参观。这是道格行长亲手写下的。”尼克下了公务马车说道。

  在他的对面,是一个小房子,这个小房子里面的人是内森。

  内森作为一个舔狗,他舔的不是女性,而是道格。

  他对于道格的殷勤程度,远超过道格的想象。

  再加上,虽然他的能力并不突出,但是作为一个保安队长也不需要太突出的能力。

  因此,他就凭借着自己优秀的舌头,成为了克莱登印染厂的保安队长。

  这个保安队长,与之前口头上的保安队长不同。

  不光有权限参加更加高级别的会议,就连工资都更多一些。

  当然了,这些工资对于内森来说,也很不少了。

  他对于这些工资,有着无限的渴望。

  但是,与此同时,作为一只舔狗的他,也知道自己的工资是谁带来的。

  因此,他对于道格-克莱登保持着无限的敬畏。

  哪怕,与道格-克莱登有关的所有事物,也是如此。

  “您是?克莱登投资银行呢?”内森一边问道,一边查看报纸上的字迹。

  虽然他的词汇量少的可怜,但是克莱登这个单词还是认识的。

  当他看到那熟悉的词汇,确实是道格亲手书写后,他脸上的笑容,简直就要洋溢出来了。

  他说道,“阁下想要参观哪里,我带着您去参观。除了足够保密的区域需要额外审批之外,您想要去哪看都可以。”

  内森虽然是一个舔狗,但是他却是一个有规矩的舔狗。

  因为,只有你守得住规矩,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才能留下一个更好的印象,让老板更加认可你。

  如果是无原则的舔,换来的只能是嫌弃。

  因为,老板需要的是舔,而不是在舔的过程中,失去一些很机要的东西。

  只要舔的适度的狗,才能有豪斯。

  那种舔的没有技巧的狗,终将一无所有。

  而如今,在克莱登印染厂对面就拥有一栋小楼的内森,显然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有规矩的舔狗。

  尼克看到内森的模样,忽然感觉到了一丝熟悉。

  在华尔街,也有很多这样的舔狗,他们或许能力不行,但是他们却能够得到老板的赏识。

  哪怕他们将一件事情搞砸了,老板也会原谅他们,并且给他们更加丰富的资源。

  不过,尼克对于满是舔狗的环境,却深恶痛绝。

  因为,舔狗将他们所有的才能,都浪费在了舔上,对于做事情,他们并不是很擅长。

  尼克想到这里,忽然发现,原来道格老板,也是一个俗人,也是会被舔狗舔的舒服的人。

  其实,想一想也对。

  在公司能够正常运营的情况下,有一个总是怼的下属,与一个总是舔的下属,终究还是被舔更开心一点。

  “麻烦您带我随便逛逛就行。”尼克客气的说道,甚至用上了敬语,这也是他长久以来,面对舔狗这种生物,积累的经验。

  别看他们现在可能做的事情,并不是很重要很核心。

  但是他们却能够在最核心的人身前说上话。

  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为了舔,能够说出什么。

  如果,自己因为这样一条舔狗,就是去了自己前途,那实在是太糟糕了。

  不过,尼克却不屑于当一条舔狗,就算是当,他也要当自己舔狗。

  因为,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

  之所以现在的处境,并不是很符合他的优秀,只是因为暂时,他没有遇到一个好的时机。

  就像是美国南方的人,喜欢吹母牛的下体一样。

  尼克觉得如果有一个合适的机会,自己站在一个行业的风口里,自己也能像是被吹的母牛一样,飞起来。

  只是,自己的运气不太好,没有遇到这样一个风口而已。

  内森看着虽然用着敬语,但是却很内敛的尼克,心中冷笑,“就你,也想跟我挣宠?”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