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处处不如别人 吵个蛋蛋

  辗转血战三千里,一众武院学员明明已经累得要死,然而还是在临死之际,喊出了那一句刻骨铭心的话:“王八蛋红领巾,你给我滚出来!!”

  是的,仇恨值是这么高。!

  你以为王尘在打完了蛛毒鬼狼适时收手了吗?天真!

  边缘ob,若是只边缘ob一波,那还叫什么边缘ob?!

  事实是,他场场边缘ob,次次边缘ob,边缘ob到最后,除了一直在战场最前方搏杀的人没遭到他毒手以外,其他的武院学员,全部招!

  如果是一次两次也罢了,他是次次如此。这也导致了有的人被他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地抢人头,甚至是在一场战斗里,被他抢过三到五次的……

  这已经不是怨念不怨念的问题了,这是仇恨!

  偏偏夏武帝军这边为了让他们体验帝军作战的常态,丝毫没有让他们打完一场休息一下的意思,战一场,马转战下一场,所以在这紧张有序的血战过程,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来声讨抢他们怪的万恶“红领巾”。

  也正因为如此,王尘变本加厉地抢怪。

  也正因为如此,众人对他的仇恨值简直如山顶滚雪球般,越滚越大,越大越滚,滚到最后,已然是控制不住了,哪怕此刻已经累到想原地爆炸,哪怕此刻聂忘还在那里说话,吐着血也有人在那里声嘶力竭地控诉:“王八蛋红领巾,你给我滚出来!!”

  声如杜鹃,字字泣血。

  聂忘眼睛当场眯起。已经很久,没人敢如此打断自己说话了。

  对于有人敢当场让自己下不来台,他表示很有兴趣。

  侧目看向那人,方想让这不知死活的小鬼知道知道为什么花儿那样红,见底下,又有一人跳出:“王八蛋红领巾,你特么给我滚出来!”

  一人之后又是一人:“王八蛋红领巾,你特么给我滚出来!”

  一人之后还是一人:“王八蛋红领巾,你特么给我滚出来……”

  到最后,哪怕是夏武帝军这边都控制不住场面了。

  一个个累得都要趴下的武院弟子,挣扎着从地爬起,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在那里声嘶力竭地控诉,“王八蛋红领巾你不是人,老子辛辛苦苦磨的蛛毒鬼狼,你来抢,你还我血汗钱!”

  “王八蛋红领巾,有种你站出来,老子保证弄不死你跟你姓……”

  “王八蛋红领巾,是个男人你站出来……”

  声嘶力竭的控诉,那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别说别人,聂忘都一下怔住了,“洪零斤?谁是洪零斤?”

  被如此多的人咬牙切齿地讨伐,不用想也知道这人绝对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原本正在溪流清洗战甲的隗鬼虎白如风都是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环目四顾,问道:“怎么回事?”

  聂忘降下身形,在那里摇头,“不知道。这帮兔崽子在喊什么‘洪零斤’,听起来像是个人名,是不知这个叫洪零斤的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让这帮兔崽子如此激动。”

  “洪零斤?”

  隗鬼虎白如风眉头相继一皱,“还有叫这种名字的人?”

  后勤部方向,卓姓大叔嘴角一抽:果然是天道好轮回。看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啊。那小子,总算是要自食恶果了……

  最角落里,正被江舞月缠着讲故事的王尘听到这边的动静,也是突然虎躯一震,“红领巾?怎么感觉是在说我?”

  “你咋了?”江舞月看他。

  “没啥……”

  话音未落,呼声更高涨了,“王八蛋红领巾,你给我滚出来!”

  “滚出来!”

  “红领巾,滚出来!”

  王尘:“……”

  “好吧,现在可以确定是在喊我了。”

  正所谓明人不做暗事,做都做了,那还能不认?

  当下,王尘站出来:“兄弟姐妹们叫我什么事,是不是要给我红领巾发奖章啊?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嗯,学雷锋做好事嘛,你们真的不用谢我。一摸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呢!

  然而众人看他,眼睛都红了,“我去你妈……”

  离得近的一人,扑来要咬他。

  然而被折腾了三天三夜,这帮人的身子早被掏空了。方才那一声声大吼,还是极度的愤怒所致,拼了老命在喊,即便如此,也是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现在哪还有力气咬王尘?

  “扑通!”一声,那人一个平地摔,当场华丽丽地扑街。

  然而倒下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

  眼见这个杀千刀的“红领巾”现身,还在那里恬不知耻地朝他们笑,还说要什么“奖章”,顿时,所有人都出离地愤怒了。

  “我艹你大爷!王八蛋,屡次三番抢我野怪,你是真当老子不敢杀你吗!”

  “畜生!杂碎!过来,老子一指点杀你!”

  “呜呜呜,师兄,这个小王八蛋抢了我两头蛛毒鬼狼,三头踏风青狐,整整25个的功勋点啊,你可千万要为我报仇啊……”

  “你还好,只是25点功勋值,我特么至少被他抢了70点!一次不够来两次,两次不够来三次,我特么纳了闷了,这小畜生是不是跟老子有仇,死盯着老子抢。没别的,我特么说什么也要弄死他,谁劝都没用!”

  “杂碎红领巾,过来领死!”

  咆哮声震天。

  几乎是瞬间,王尘便成了全民公敌。

  当然,也有人将他认出来的,“咦,这不是先前那个说要打杂的臭不要脸么,这么遭人恨?”

  “听起来似乎是抢了诸位师弟师妹的野怪……不过这小子似乎是与那位白袍将军认识,有背景,你控诉也没用吧?”

  “抢人野怪,这太恶劣了。有背景又怎样,难道还能包庇他不成?”

  “听听大人怎么说吧。这么多人怨声载道,肯定是要出来主持公道的。”

  果然,聂忘三人直接蹙眉。

  隗鬼虎和白如风也罢了,毕竟俩人一直在屠杀兽群里最强大的兽王,一直没有关注战场这边。

  聂忘可是督军。这时候,他终于想起来,原来那时候这小子的行为,是在抢怪捡便宜……

  只是看这帮武院弟子吵得很凶,他也有些烦。

  当下聂忘暴吼:“吵你大爷!你们这帮辣鸡,处处不如别人还有脸在这吵,谁给你们的胆子!”

  一声暴吼,全场安静。

  旋即,更大的风波兴起。

  我们处处不如这个只会抢怪的垃圾?将军,你特么在逗我!!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