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棋高一筹

  疯子、天才一线之间,也是一念之间。

  上官香妃不是疯子,而是天才,当世之上真正的天才。

  可如今这个天才却坐着一种近乎于蠢才,近乎于疯子的事情。

  无论任何人都应当瞧得出此时此刻上官香妃真正的对手应当是眼前这位几个时辰以前还是人,如今又已化鬼的三湘龙五。

  可龙五即将出手,但上官香妃忽然出手,向后闪电斩出了一刀。这已是极其匪夷所思的事了,可这已不是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最不可思议是龙五。

  龙五无论什么时候都非常镇定。

  倘若龙五不是个冷静镇定的人,也绝对不会在藏龙卧虎的江湖拥有名满天下的名气,也不会让铁胆孟尝孟飞、孔雀仙子孔兰君以及昔年天下第一刀客秦护花等一众江湖天骄忠心耿耿。

  龙五这种人即便脖颈上搁着一把刀,也不会有任何变化的,可这时候龙五面上偏偏起了变化。

  上官香妃已经挥刀,斩向了身后的薄雾。

  薄雾很薄,雾带着一点淡淡的黑光。

  黑光在薄雾中上下漂浮,似乎拥有了灵性,可上官香妃的武功非常不错,刀法也非常精准。

  这一刀如闪电般斩下。

  这一刀看上去奇快极准,角度也非常刁钻,而且最可怕的是这一刀呈现直线斩下。

  可这极其精准的一刀在中途却忽然发生了一种极其不可思议的变化,那变化莫测的黑雾直接被这一刀横空斩下。

  黑雾立刻斩成两半,雾气散开,甚至隐隐有鲜血飙射而出。

  楚风、风四娘都已经瞧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散发着淡淡黑光的雾气被斩断两半的一瞬间,竟然化作了一道非常娇媚风情的身影,而且这道身影正是刚才死在龙五怀中的秋横波。

  这一刀斩下,秋横波的整个人都已被斩成两半。

  龙五的面色已经变了,原本散发着浓郁漆黑的身躯忽然闪过了一道刺眼的血光,楚风、风四娘只感觉一阵更加恐怖的飓风呼啸而过。上官香妃的三千青丝都已被狂风卷起。

  上官香妃随即又挥出一记金灿灿的刀光,人旋身而退。

  他就已经瞧见龙五的身躯已经出现在刚才秋横波消失方位。

  上官香妃一刀斩断秋横波的身躯,可面上还是没有任何变化,此时此刻的神情变得更加凝重了。

  因为又一幕寻常人一辈子都难以瞧见的一幕,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刚刚从头斩下,碎裂两半的秋横波再一次化作无边黑气,随即又快速聚拢,最终化作了秋横波那风华绝代的面孔。

  寻常人中了这一刀,只有一死。

  或许应当说不管是修道者还是武者亦或者世上任何精怪,只要中了这一刀,都是绝对必死无疑的,可秋横波已经不算是人了,他如今最得多也只不过算是徘徊于天地间驱之不散的灵魂而已,也就是世人口中常言——生前怨恨难平,死后魂不归地府的亡灵厉鬼。

  早已经死过化成鬼的人,又如何可能在死呢?

  上官香妃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一袭青白长裙,看上去还是芳华绝代,冠绝众生。

  风四娘本就是极其自傲自负,也极其美艳多情的女人,可望着眼前这位心中再想除掉的对手,可也不能不承认上官香妃即便是对手,也绝对是个非常有风度非常值得尊敬的对手。

  她曾面对世上太多大盗侠客,这些人平时都是豪气干云,指点江山,视生死于无物,可当有刀剑指向他们的咽喉或心脏的时候,简直比怂包还怂包。

  她见过的诸多对手之中,即便是太行山那位大盗云满天,若论冷静威风,也是比不上眼前这个上官香妃的女子的。

  至少他们远不及上官香妃冷静。

  上官香妃非常平静打量着龙五、秋横波,也很快的瞧了楚风、风四娘一眼,叹了口气慢慢道:“我为了布置如今这个局,已算得上是苦心孤诣,而且将一切可能发生的变化,都已经算计到了,而且已经准备了基本上所有的防备措施,只可惜这其中还是出现了我意料不到的变化,我没有想到阻碍我杀楚风计划的并非是人,而是化为厉鬼的龙五公子你。”

  龙五微微一笑,望着秋横波,一点也不掩饰欣赏之色,慢慢道:“人有七情六欲,但凡是和人牵扯到的事情,都难以机关算尽,即便是仙佛也是如此,何况是凡人呢?不过我也不能不佩服上官姑娘你,你的心机、武功、智慧、谋略,都绝对可以算得上江湖第一流的人物,倘若你要在江湖上成名,无须借助任何人的力量,不出三年,你就将成为江湖上下风头最盛的人物。”

  上官香妃一眼看穿了龙五的心思。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杀楚风,楚风虽然在江湖上做出了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但也不过是籍籍无名的人而已。”她说:“你是不是实在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杀这样一个籍籍无名的人耗费如此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心机,甚至将你、秋水夫人、轩辕开山、阎无敌、风雨流星向松、多情剑客柳余恨甚至于盘踞于青山镇的千叶道人都算计进去?你想说我为什么没有感觉不值得?”

  龙五微微一笑:“这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你和楚风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实在想不出你为什么要杀他。”

  上官香妃微微一笑,随即深深瞧了楚风一眼,重重叹道:“我相信不但你想不通,世上除开我以外,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想得通这一点,不过你们到底想不通想得通这一点,对于你们活着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关系。”

  “哦?”

  上官香妃慢慢道:“我已经明白你们的用意了,你们没有对我出手,只不过是因为你们根本已经无力阻止我了,而你们愿意询问我,也只不过是想给楚风拖延时间而已,只可惜这一点我已经想到了。”

  她望着龙五、秋横波,眼中闪过了一种讥诮之色,一字一句慢慢道:“厉鬼与精怪本就是极其逆天的生灵,他们的存在经过了天地的挑选,他们的实力都非凡可怕,只不过即便是再可怕再无敌的精怪,也都存在着许多缺陷——他们的实力不可能长久维持,而且绝对不可能一成形,就拥有了将近无敌的可怕实力,因此如今的你们只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

  “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上官香妃望着龙五、秋横波。

  风四娘的面色又已经变了,可龙五、秋横波偏偏没有一丁点变化,他们除开身躯还有些漂浮以外,看上去和寻常人差不多。

  秋横波望着龙五,面上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我就说过上官香妃绝对不是什么好骗的人物。”

  龙五无奈耸了耸肩,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而且相信你的话,只不过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已经发现了。”

  秋横波叹道:“只可惜她虽然很聪明了,但还并不算太聪明。”

  龙五故意好奇道:“为什么?”

  秋横波只是伸出了手指,只想了刚才的那个天罚导致化为焦土的巨坑。

  一个人施施然的从大坑中走了出来,手中还提着一口非常锋锐的短剑,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楚风、风四娘两人身前。

  这位看上去浑身上下充斥着摄人气势的中年人,抹掉了面上那漆黑的泥土,露出了一张楚风、风四娘、上官香妃都非常熟悉的面孔,也发出了一道非常熟悉的声音:“现在我似乎还活着。”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