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专门准备

  沈长乐挂着笑,淡淡地看着老太太,可心底却已是翻江倒海。

  乔老太太这意思不就是在威胁她,而且还拿出德妃娘娘来压她。沈长乐心中冷笑不已,她还是沈家姑娘的时候,就没人能这么威胁她。如今她已是亲王妃,一个小小的伯府的老太太,也敢用这种口吻和她说话。

  只不过她也知道,乔老太太这是借着德妃娘娘的势狐假虎威呢。她大概是觉得自己定然不敢得罪德妃娘娘,所以就想用这种手段,逼迫她让步。只是这一次她要是让步了,下一次指不定这个老太太还怎么恶心她呢。

  沈长乐并非是能让自己受委屈的人,因为经历过一世,所以她性子一向平和,轻易不与人为敌。但如果有人觉得可以威胁她,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既是老太太的好意,我又如何能推脱呢。老太太说地对,王爷身边是不该缺了伺候的人,只是这不过是件小事,何必劳烦娘娘呢,”沈长乐说道,她最后一句提到德妃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看了乔老太太一眼。

  乔老太太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心底只觉得意料之中。别看这小丫头如今是个王妃,可到底年纪还小,她只不过稍稍提了下德妃,便吓唬地她不敢再反驳了。乔老太太一向在家里说一不二的,岂能容许自己的权威被人挑战,即便是王妃也不行。

  一旁的永顺伯夫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媳妇,心里头却是担心不已。她可没乔老太太这样的自信,说起来,她们虽然是长辈,可是毕竟尊卑摆在这里,这要是惹得王妃不高兴了,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连累永顺伯府呢。

  况且自从昭王成亲之后,京城关于他们夫妻的传闻也不是没有过的。都说昭王宠爱新王妃,自打成亲之后,夫妻两人是恩爱和睦,王爷身边只有昭王妃一人。

  这少年夫妻本就是情浓的时候,老太太便往人家房里塞人,这要是传出去了,外人还不知要如何议论他们乔家呢。

  可是永顺伯夫人就是再担心,这会也无法阻止老太太。所以她赶紧给曹氏使了个眼色,说道:“锦惜,要不你带王妃去新娘房里看看新娘子,这会估计新娘子也才刚进房门。”

  其实她这也是不得已的法子,她就怕待会老太太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只怕连她都兜不住了。只盼着这会先把王妃支走了,待会见了老爷,再请老爷做主,总不能就这般得罪王妃娘娘吧。

  沈长乐本来也不想去的,只是她也知道这是永顺伯夫人故意将她支走呢。左右她也不想在留在此处,干脆就离开。于是她起身,缓缓笑道:“说来除了我自己的新房之外,我还没进过新房看新娘子呢。今个便托了大舅母的福,先去瞧瞧三表嫂。”、

  “那你可是谢错人了,说起来,你怎么都该谢谢二夫人才是,要不是她娶媳妇,只怕你还看不了新娘子呢,”永顺伯夫人见她这会还有心情打趣,心里还算是松了一口气,赶紧也跟着说笑了两句。

  待她们走后,乔老太太瞧了永顺伯夫人一眼,直把她看得心里发虚。别看永顺伯夫人如今是府里的掌事的,可是真到了老太太跟前,她还是战战兢兢的,谁让这个婆婆素来在她心中积威甚深。况且谁都知道,老太太是不靠府里的大老爷,也不靠二老爷,她靠的乃是宫里的德妃娘娘。

  有娘娘在,别说府里的人,就是外面的人谁不让着她三分。就是到了武夷大长公主跟前,她也有说话的份儿。

  在去新房的路上,曹氏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沈长乐大概也猜想到她想说什么,只是这会她实在是不想多说。毕竟乔老太太的言行,也不单单是过分二字可形容的。若说她只是塞丫鬟,她倒也不至于这么生气。不过就是两个丫鬟罢了,要是她连两个丫鬟都要在意的话,只怕这日后还真没清闲日子过了。

  她所不喜的是乔老太太居然拿出德妃来压她,德妃是她的婆母,她敬重德妃是应该的,而娘娘无论怎么对她,她这个做儿媳妇的也该忍着。可这都是她们婆媳之间的事情,要是别人觉得可以用德妃压制她,那便是大错特错了。

  谁知她们还没走到新房,便有丫鬟找了过来。原来是曹氏的小儿子一直在哭,听说连奶娘都哄不住,这会都快哭了一刻钟了。奶娘怕孩子哭坏了嗓子,便赶紧让人来找曹氏了。

  曹氏一听事关儿子的事情,又是着急又是心疼,止不住地埋怨道:“奶娘是怎么照顾小少爷的,竟是让他哭了这么久。竟是连哄个孩子都哄不好,留你们何用。”

  来报信的只是个小丫鬟而已,这会被她责骂,也不敢辩解。也不怪曹氏生气,对于女子来说,孩子就是命根子,母亲听了孩子哭了这么久,心里哪里能不着急啊。

  她有些为难地看了眼沈长乐,方才永顺伯夫人是让她陪着王妃去新房瞧新娘子。可是这还没到新房呢,她总不能中途离开吧。这要是让婆母知道了,肯定也是一顿责骂。

  沈长乐见她有些着急,体贴说道:“既是孩子哭了,那你便先回去瞧瞧。说不准孩子只是许久没瞧见你,这才哭的厉害。”

  曹氏一听,赶紧说道:“那怎么能行,我还是陪王妃去新房吧。让奶娘再哄一哄,平哥儿一向乖地很,平日里都不会哭地这么厉害的。”

  沈长乐听着这府里热闹地声音,今个不说这人声嘈杂,便是鞭炮都放了好几轮了。她们虽在后院,可还是能听的清清楚楚的。所以她猜测,平哥儿大抵便是听了鞭炮声才会哭闹地厉害。毕竟方才这个报信的丫鬟也说了,小少爷哭了快一刻钟,而一刻钟之前差不多便是新娘子到家门口,开始放鞭炮的时候。

  她便将心中的猜测说了下,曹氏一听,脸上也露出恍然地表情。

  她忙说道:“我说平哥儿今日怎会如此反常,定是这样的原因。小孩子没听过鞭炮声,肯定是被吓着了。”

  可是一想到儿子是被吓着的,她就更加恨不得立即回去,好生抱着这个小家伙哄一哄了。只是一想到这边还有王妃在,她又实在是走不开。正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沈长乐柔柔一笑,说道:“说来我还没见过平哥儿呢,要不表嫂便领着我去看看。”

  “可是三弟妹那边……”曹氏听了她的话,自然欣喜地想答应,可是王妃先前又说想见见新娘子。

  沈长乐亲昵地说道:“日后见面的机会也多着呢,倒是不急在今天。咱们还是去瞧瞧平哥儿才好。”

  曹氏知沈长乐这般说,也全都是为了自己和平哥儿,心中自然是感激不已。对于沈长乐的印象,也好了起来,毕竟她身处高位,还能这般为旁人着急,着实是不易。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会她看着沈长乐,心里就越发地不好意思。

  旁人都说她如何大度,亲自为丈夫安排通房。可是这种苦,也只有她自个了解罢了。所以这会见老太太要给王妃塞人,她心中又是感同身受,又是歉疚不已。

  等到了曹氏院子里,一进屋子果然就听到小家伙声嘶力竭地哭声。曹氏心疼地赶紧上前将他抱住,小家伙如今也过十三个月大,是刚学走路的年纪。这会一见娘亲回来了,一开始还哭嚎地厉害,慢慢地被曹氏哄地也安静地下来。

  沈长乐几乎没有和小孩子相处的经验,前一世她别说当母亲了,就连清白之身都还在呢。后来因为孀居,也不愿多接触大哥哥家的孩子,那可是她的亲侄子,虽然年纪还小,可是却已经能看出日后英俊的模样了。

  这会小家伙趴在曹氏怀中,已然停止了哭声。就是这会不哭了,他的眼睛便开始四处看着,待看见沈长乐时,突然嫩白的小手朝她伸了伸。

  沈长乐没想到他会和自己伸手,立即伸手手掌,让他的小手拽住自己的食指。白白嫩嫩的小手,那么地小,就只能抓住她的一根手指而已。

  “他好可爱啊,”沈长乐忍不住夸赞道。

  曹氏这会也笑地开怀,毕竟任何一个母亲都愿意听别人夸赞自己的孩子。她低头看了眼儿子,赶紧哄道:“平哥儿,这位是王妃娘娘,也是你的表婶婶。表婶婶是听说咱们平哥儿哭了,特地过来看你的。”

  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他娘亲的话一般,抓着她手指的小手,猛地一下用力又拽了下。

  沈长乐欢喜地看着他,他长得可真可爱,又大又亮地眼睛像紫葡萄一般,白白嫩嫩的脸颊肥嘟嘟的,偏偏一张嘴巴又那么地小巧。

  “王妃,抱一下咱们平哥儿吧,”曹氏见她实在是喜欢,便提议道。

  沈长乐一听赶紧摆手,害怕地说道:“不行,不行,我不会抱孩子的。我肯定不行的。”

  “这抱孩子又不是天生就会的,王妃来抱抱,若是抱地不好,我在旁边指点指点,”曹氏这会和她说起话来,也不像方才那般拘谨了,“若日后王妃有了孩子,哪有不抱自家孩子的道理。”

  沈长乐一听,脸颊一红,不过却觉得格外地奇妙。

  有孩子,她和纪钰的孩子?光是想想那个画面,她心中的幸福似乎都要溢出来了。她不禁又想起自己和纪钰的那个约定,他们可是说好,待她再大点在生孩子的。

  于是在曹氏的指点下,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抱过孩子。刚开始的小家伙确实有些不舒服,在她怀里略挣扎了下,待她及时调整姿势之后,小家伙这才安静地趴着。

  等离开曹氏院子的时候,她还有些意犹未尽呢。惹得身边的绿芜,低声劝道:“若是王妃喜欢,也赶紧给王爷生一个。王爷和王妃都长得这般好看,咱们小主子肯定是最可爱的。”

  羞得沈长乐立即瞪了她一眼,笑道:“你一个未出嫁的姑娘,整天把生孩子挂在嘴上,也不羞地慌。”

  若是从前被打趣,绿芜还会羞涩点,可自从沈长乐成亲后,她可是在无数个早晨,看见她脖颈上那羞人的印记。所以这会她不禁一点没害羞,还更加真切地说道:“王妃,这可是奴婢的真心话。”

  原本见到平哥儿,她的心情已经好了大半了。只是沈长乐没想到的是,乔老太太居然还能那般不长眼。待她要离开的时候,她居然真的让人把两个丫鬟送来了。沈长乐打量着这两个丫鬟,还真是春兰秋菊,各有千秋。穿粉色长褙子的丫鬟,唇红齿白,五官极是妩媚,便是那么站着,都透着一股子诱人。至于旁边的那个,柔柔水水的,像足了江南水乡里的温情小女子。

  若是之前的话,沈长乐或许还觉得乔老太太不过是随口说说。可是她把这两个丫鬟送过来,她就立即明白了,这两人还真是专门为纪钰准备的吧?

  此时,沈长乐也不禁想起了另外一个可能性,或许说这次送人并非是老太太本人的意思?

  而是有人想借她的手送人?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