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麻烦事儿

  别院的会议厅中,云天开始了他在苍狼小队的第一次非正式会议。

  “首先我们欢迎咱们的小师弟云天正式成为咱们苍狼阁的新任弟子,最为值得庆贺的是,他被分配到我们苍月别院。”牛德光说完几人一起鼓起了掌。“日后咱们就是同宗同派的兄弟,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云天看得出来,大家都是真诚示意的欢迎他。这种情况他在森罗集团的几次提拔任职中经历过,但是在修行界还是第一次。此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现才合适,于是微笑着向几人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不过云天小师弟的情况有些特殊,虽然他被分配到咱们苍月别院,但是并不属于咱们苍狼小队的管辖之内。方才师傅已经告诉我,小师弟拥有绝对的自由权。”

  牛德光抬手虚空压了压,止住掌声继续说道:“所以阁中一切的任务,当然包括咱们苍狼小队的任务,其都有权力选择参与或者拒绝。”

  众人听闻都有些惊讶的看向云天,这种享受阁内待遇却几乎不用承担责任的权力他们呢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由都暗自猜测起云天身份的特殊性。

  “云天师弟,你给大家讲两句?”牛德光看向云天说道。

  “那个,小弟初来乍到,以后还望各位师兄师姐多多关照。”云天顿了顿说道:“因为世俗中还有一些牵绊,所以可能有些任务不能参加。但是日后只要是我能够帮忙的,小弟定当全力以赴。”

  “好,说得好。”牛德光似乎很满意云天这几句话,又笑着鼓起掌来。从于洪那里他已经觉察到,云天此人十分不简单。有了他这个头口保证,其心中自然十分开心。

  而薛刀等人却有些摸不着头绪,按理说云天结星圆满的修为虽说不错但在苍狼阁青秀之中远远谈不上拔尖,不知道为何感觉牛队十分看重他。要知道牛德光此人平日对薛刀他们都是及其严厉的,从庄铁柱和凌风对其畏惧的表现就不难看出这一点。而且牛德光平日不拘言笑,但自从见到云天到现在,其笑容就时常挂在脸上,就像见到花媳妇一样。

  不过虽然纳闷,但是此时也不适合出口询问,几人只得跟着鼓起掌来。

  “小师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巧,师兄这里正为一件事烦心。前段时间获得一物,甚为关键,想请小师弟帮忙点拨一下。”牛德光紧接着说道。

  听闻此言云天有些纳闷,他刚加入苍狼阁没几天,也是刚刚知道世上还有一个修真界。最主要的是他和牛德光之前从未见过,按理说他是个新人,对于修行之事说的好听点就是小白,说难听那就叫二百五。牛德光怎么会有不明之处需要他来点拨呢?

  心理虽然这般想,但是云天还是谦虚的回道:“点拨万万不敢当,有什么事师兄尽管说,师弟必然知无不言。”

  “好。”牛德光点了点头,坐正身子,收回笑容显得有些严肃。薛刀等人看到其表情也都端正身姿,知道下面要讲的应该是正事了。

  只见牛德光抬手虚空一握,一物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小师弟,你可认得此物?”牛德光看着云天认真的问道。

  云天定睛一看不由得一惊,牛德光手中出现的是一把由纯秘银打造而成的匕首,其上闪闪寒光异常夺目。这把匕首云天太熟悉了,这正是他在仓库用来斩杀擎天的武器。也就是从赵华国同父异母的弟弟赵一鸣身上抢来的。他清醒之后就被苍狼阁的一切震惊了,一时之间就把匕首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会出在牛德光的手里。

  看清匕首的瞬间云天就紧张起来,这匕首可是他从赵一鸣那里得来的,而赵一鸣已经被他杀了。从牛德光的表现来看,他显然识得这把匕首。难道说赵一鸣是苍狼阁的弟子,其口中的师傅是苍狼阁的某位弟子或者长老?而苍狼阁就是他的靠山?那现在牛德光拿出这把匕首询问自己,难道是向确认是否是自己杀了赵一鸣,接下来就是要提他报仇?

  云天思绪转的飞快,这些想法一瞬间就在其脑海之中想了一遍。再看向面容严肃的牛德光不由得戒备起来,身子悄无声息的向后靠了靠,双脚蓄力踏地,准备一有情况就踢翻桌子跑路。

  看到云天表情未变,牛德光知道他已经认出了匕首,但是其并没有察觉出云天的戒备,仍然表情严肃的说道:“这匕首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正在找它的主人。所以还请师弟告知我,这匕首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不知道这匕首的主人和师兄是什么关系?”云天面无表情的问道。

  牛德光叹了口气,似是有些伤神的说道:“这说来话长,它的主人也是我们苍狼阁的弟子,按照入阁时间他应该算是我的师叔。”

  “想当年……”

  话未说完,就在牛德光抬眼看向窗外一脸惆怅回忆之时,云天双目寒光一闪,暗道一声果然如此,麻烦事儿找来了。

  这赵一鸣和苍狼阁还真是深有瓜葛。想到此处灵力猛然运转全身,右脚聚力狠狠的踢中木案。

  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那红木大案就被云天一脚踢起,四分五裂的撞到屋顶之上。一时间茶杯茶水,木片木屑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四下飞开,屋内顿时一片狼藉。

  牛德光等人根本没有想到云天会突然发难,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其中坐在云天正对面的牛德光还被飞来的茶水打了一脸,几片泡开的茶叶搭在其光头之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云天原本准备在踢翻桌子的那一瞬间,借着混乱抽身而退,逃出屋后就立马隐去身形逃遁出山,至于事后如何再作打算。

  这一想法确实不错,如果真如云天所预料的一样,其有很大的几率能够逃出。但是百密一疏,云天错误的估计了自己踢桌子的力度。没有想到自己三力合一之后的力量如此之强,以他的预想,自己这一击最多将桌子踢翻或者踢裂。要知道红木桌案是十分坚固的。

  但是云天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击的威力居然如此强大,竟生生将木案踢得爆碎开来。一时之间响声和面前纷飞的木片吓了云天一跳,一愣神居然忘记逃跑的事。

  待碎片全部掉落以后,原本干净整洁的房间已然变成了一个垃圾场。云天众人还是保持着坐姿呆呆的坐在自己的靠椅上。薛刀几人神经明显反应不过来,低头看着地上走神。

  牛德光抹了一把头上和满脸的茶水,然不住骂道:“他妈的,什么情况?”

  ...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