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邪教

  阳髓的灵魂快速略过众人的头顶向美辉的方向飞去,灵魂轻飘飘的降落在美辉的身边,他灵魂深处翻涌升腾起来的一丝情绪,让他很痛。面前昏倒的,妆容花掉的女人就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女神,可现在他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悲。

  美辉已经全然昏厥了,像尸体般孤独的躺在荒郊野外,等待着被野狼吞噬。阳髓想要伸手抚摸美辉的脸颊却根本触碰不了美辉身体。那个曾经笑着离开孤儿院的女孩子竟变成这幅模样,他很难想象这其中的变故。

  唯一让阳髓感到庆幸的是,生死簿上没有浮现美辉的姓名。所以他不用担心美辉此刻的安危。相反也许他自己此时的安全才更令人揪心。

  波比重新戴上一个狼人面具像个万圣节的变装癖,站在一个突然变形凸出来圆台上,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什么动作片。那样子就像是远古壁画中滑稽可笑的巫师,引导者无数个无知未开化的追随者像神灵献祭。

  而阳髓终于看清楚了他们要献祭的对向正是自己的身体。两个带着恶鬼面具的男人拖着阳髓的两条腿就像一个箱子状的东西走去。

  阳髓的灵魂可以清楚的识别出男性和女性灵魂来,男性灵魂偏冷色,女性灵魂则偏暖色。

  其中一人将阳髓的身体摆放成一个抱膝半蹲状,而另一个人则拿着一条弹性十足的纤维合成绳索将阳髓捆绑的扎扎实实更像是一个人肉粽子。阳髓觉得自己人尸的脖子都快要被那两个手段毒辣的学生弄断了。

  捆绑好后阳髓的化身被塞进了一个见方的狭小箱子中,严丝合缝的装在里面。

  “抬过来!”波比站着的圆台继续向上升起来,装着阳髓化身的箱子便被放置在了人群的正中央。所有的人都开始围着箱子转圈,一圈一圈不知所向。

  阳髓最后看了一眼美辉的容颜,灵魂轻轻漂浮起来,飘到上空继而又缓缓降落在那见方的半透明的箱子之上。阳髓也是吃惊这群人究竟是怎么把他塞进这狭小的空间中去的。

  所有的人在围着见方的箱子逆时针的旋转了几十圈后终于停下来了,未等阳髓反应过来,只听一声“咔嚓”的巨响从箱子下方的深渊中轰然传出来,宛若大地裂开的缝隙,“哐”一声金属的咬合,空旷的地表之下终于裂开了。

  “嘭……”塞着阳髓化身的见方的箱子终于掉下去了,而在那瞬间阳髓的灵魂依旧半漂浮在空中,“噗通”齐刷刷的响声从人群中传出来,所有的戴着面具的学生们齐刷刷的跪倒在地,双手合十的祈祷着什么。口中念念有词更像是在念诵古老的经文。

  阳髓突然觉得这些学生们更像是教徒,当然要比玛丽夫人更为偏执,这活脱脱是宗教的仪式。

  从玛丽夫人口中无意间阳髓听到过关于邪教一个概念,古老保守着千年传统的第七区有着第一次人类大灭绝时代之前的公元纪年遗迹。而这种遗迹不是什么建筑物而是一种万年精神的遗骸,被现在的世界第一宗教百合花教廷蔑称为邪教的恶种。

  阳髓确定此时此刻众人的举动果如那传说中的邪教般,诡异而令人恶心。阳髓的灵魂静字向下方裂开的洞穴飞下去,灵魂之光慢慢显现出来,着凉了整个洞穴。巨大的洞穴底部竟布满了水,而装载着他的尸体的见方箱子正漂浮在水面之上。

  环视整个洞穴竟是天然形成的古老岩洞,并未看出什么异常之处。阳髓的灵魂再次飞翔上空,所有的人依旧在不安的祈祷着。

  他偷偷靠近离他最近的一个女人身边,仔细的倾听着对方的祷告。对方穿着古老巫女的长袍子,带着白色的面具,口中念念有词道,“狼主大人,请宽恕我们的罪行,我们为您带来了最佳的祭品,希望平息您的怒火,饶恕我们吧!我……我……我还不想死,不想死啊!”

  女人边说边哭,突然间呜啦一声喊出来,紧跟着所有的人都跟着叫起来,发了疯般向前冲过去,竟直勾勾的向着深渊洞穴的方向冲过去。

  噗通,噗通一声又一声坠落水中的声音接连不断的传过来,人群中的尖叫声刺耳道就算是灵魂的阳髓也感到瑟瑟发抖。

  发了狂的学生们,一边尖叫一边纵身跳入水中。

  顿时惨叫声不绝于耳,凄厉如地狱冤鬼的呐喊,而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阳髓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灵魂茫然的愣在半空中。意识停顿住了,天旋地转间一切都变得静悄悄了。

  “嘭”而就在此时一声不明显的响声终于将阳髓的意识唤醒了,整个空间的灯光突然间灭掉了,空间顷刻间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周遭弥漫着恐怖的气息,阳髓警觉的查询着周遭的一切,“啊啊啊啊……”刺耳的惨叫声从深渊洞穴中接连不断的传出来,几乎已经变了调,咕嘟嘟沸腾的水生在深渊中传到出来,有什么东西真正在下方洞穴的水中即将破空而出。

  生死簿上并未显示死亡名单,本不应出现的事故,人命关天这是与阳髓的日常工作业绩直接挂钩的。

  麻烦而又棘手的是,他此时只是灵魂不能触碰到实体,根本无法动用魄力。就在他焦头烂额不知所措时,眼光不由自主的扫到了最远处的躺着的人。阳髓大喜过望,灵魂呼啸着直奔而去好似狂风,而又轻飘飘的降落在目标之上。

  美辉依旧昏迷着,但阳髓知道她没死,这正是良机。若把灵魂附着到无意识的人身之上会有何种效果。

  阳髓已经顾不得其他,灵魂与美辉面对面望着,他轻轻将嘴唇对准美辉嘴唇轻轻吹了一口气,灵魂之光一点点粒子化渐渐流淌向美辉的身体。意识也渐渐模糊向美辉的方向流淌着,知道无知无觉的陷入全然的黑暗中。

  猛地睁开双眼,视野中出现的图景真实而又清晰。低头望着自己的纤细的双手臂,阳髓意识猛地抖动一下,终于想到了什么。

  刚要从地上站起来,但觉双腿一软,全身剧痛。阳髓知道看来美辉的身体也已然是伤痛,而这种肉体的疼痛正在向他的灵魂深处侵蚀。

  咬咬牙忍者疼痛,即使是黑暗无光,阳髓的灵魂透过美辉的眼睛依旧能看到了那罪魁祸首。圆台之上站着的特鲁事不关己的观赏着学生们的惨叫和挣扎,似乎早已料想到了这一点他抱臂观赏,吹着口哨。

  伸手扯掉累赘的狼头面具,即使距离尚远,阳髓依旧能看清楚特鲁的狂妄与嚣张。他此时突然间沸腾的杀意浮现在意识中,等他无知无觉之际,无意识时他已经走到了圆台的边上,也许是该好好让这个富家少爷感受一下痛的滋味。

  阳髓驱动着美辉的身体一步步靠近特鲁,没想到正要出手时,特鲁竟然警觉的转身发现了阳髓,冲着阳髓的方向吼道,“什么人?”

  阳髓也被吓了一跳,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灵机一动说道,“亲爱的,是我。”

  阳髓的意识驱动着美辉的身体回答道,声音中带着微微的颤抖,更像是楚楚可怜的哀求。

  特鲁的脸先是冷酷,一瞬间的犹疑之后,竟然火速变了脸孔,突然间大笑着开口道,“哦!宝贝,对不起,我刚才出手太重了。”

  抬手间就要抚摸美辉的脸,而就在这一秒间的判断,阳髓已经占据了先机,因为他知道特鲁似乎也想把美辉扔进洞穴之下。

  “下去吧!”阳髓的灵魂终于启动魄力形成了一道矩阵墙壁,特鲁的手根本触碰不到美辉的身体。

  阳髓驱动着美辉冲着特鲁最痛楚狠狠就是一脚,“啊……”惨叫声从特鲁的喉咙中咆哮而出,他捂着自己的下半身惊叫道,“你这个****,我要弄死你,让你去喂狼。”

  阳髓没有任何迟疑,一脚下去直接将特鲁从高台之上踹下去,踹到洞穴之下。

  “啊啊啊……”惊惧的大吼声从特鲁口中传出来,他似乎还漂浮在水面之上,那洞穴中的液体似乎有极强的浮力,许多人还依旧漂浮在水面之上。

  透过美辉的鼻子,阳髓依稀问道咸涩的盐的味道。由于矩阵的使用,美辉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僵硬不受他灵魂的控制了,双腿疲软的打颤。

  时间已经不多了,阳髓用灵魂最后的力量勉强支撑着自己渐渐虚无的意识。

  黑暗中矩阵眼镜有了微微的波动,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正从某个方向突破这黑漆漆的世界,撕裂这黑暗的世界唤醒沉睡的大地,但阳髓知道这个人不是他自己。

  美辉的身体终于僵硬到他无法驱动了,昏昏欲睡的意识在灵魂里叫嚣着,耳边洞穴深处人群的惨叫声和呐喊依旧没有停歇,但更令他胆战心惊的是特鲁的狂吼和痛哭流涕,“救救我,我……我还不想死,我不能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