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嫁衣为谁做

  血雨腥风埋骨地,古宅旧楼藏鬼处。

  晨光熹微,刚静下来没多久的南山书院又迎来了一番喧闹。魔道弟子四散而逃,一众先天隐匿一旁。

  风在吹,血在流。

  林若彤青黑色的身影于众魔道弟子中间横行无忌,乱拳似重锤狂舞,神力无双,一拳贯头,脑开浆溅,一掌横斩,拦腰而断。

  血肉横飞,林若彤似绞肉机一般疯狂杀虐。

  每一拳挥出就有一人毙命,呼吸间,地上变多了十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杜老大,要不我们上去挡一挡,在这么下去,还没等撤走,手下人就要死光了!”

  刘非瞅着杜远,试探性的说道。他倒不是真的大发善心,怕手下人死的太多。而是担心,手下人都死完了,没人将抢到的东西运回去。

  杜远冷哼一声,“哼!假和尚,你的心思,我岂会不知。可你也不想想,这怪物出现的是否太过巧合了!我们刚搜刮完南山书院,这东西就冒出来了!”

  “你是说......”刘非心里一惊,这种事情本不难猜,只不过他刚才被财物迷了眼,反应慢了半拍,现在杜远把话说破,他立刻就明白了。

  “不错,有人想做黄雀!”杜远双眼微眯,看着正在屠杀魔道弟子的青黑色身影。

  “能弄出这个么怪物,江州府地界我想只有王家有着本事。哼!既然他敢伸爪子,那就别怪我打断他骨头!”杜远狠狠道。

  “哎呦喂,看来杜老大准备干票大的啊!”阴魅扭着柳腰走上前来。

  杜远没有理会阴魅,反而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

  “这是我尸王道秘制的尸稠油,金尸蛊到底不是真正的先天,只能凭借气味寻敌,只要抹上一滴我这尸稠油,它便寻不到你。

  我这里也没有多少,大家一人一滴,四散遁开,等鱼饵被杀完,王家出来收拾残局,再要他好看!”

  说罢,杜远从瓶中到处一滴稠腻精油,抹在身上,顺手递给了身后之人,众人互相看了看,将尸油抹完。

  片刻,一股淡淡的尸臭飘散开来。

  “如此,就散了吧!”

  话音刚落,杜远就带着尸王道的四位先天,率先离开。

  剩下的人也没做停留,各道一组,四散开来。只留下一群仓皇逃窜的魔道弟子,如同弃子一般,惨遭杀弑。

  江州城,王家别府。

  天人境的力量还未消散,冰雪覆盖的小湖畔有一栋亭子,一道青衣人影跪拜在地。

  “老祖,就是这样,那群魔道高手丢下门下弟子,各自逃走了!”

  亭子里,一位玄衣老者面湖而立,抓了把鱼食,慢慢的撒向面前被凿开的冰面。

  湖面下,群鱼挣食,老者看着微微一笑悠悠道:

  “哼,小小魔道还敢跟老夫耍花招。先别管南山书院那摊子了,让王崇带人去寻那帮魔道先天,不要客气,见一个杀一个。书院那边,先派人盯着,等金尸蛊败亡再回去收拾残局。”

  “是!”青衣人慢慢退去。

  朝阳初升,冷风拂面。

  玄衣老者坐于湖边,继续播撒鱼食,也许是饿久了,鱼群争先跃出湖面,抢夺鱼食。老者嘴角上扬,似有所指道。

  “畜生终究是畜生,就这点伎俩。多少年了,这江州城终于又要回到我老王家手里了,哈哈哈!”

  ......

  “成师兄,这下我们发了!”

  锅炉房内,赵岚兴奋地说道,全然不顾身上的白衣染上了灰尘。在他的身后,一根根墨玉烧火棍被捆在了一起,整齐的摆放在巨型灶台边上。

  成非爽朗一笑,“这一切都多亏了白师弟慧眼如炬,若非白师弟,我们根本不会想到这普普通通的烧火棍,竟然是利器级的兵刃。甚至这里面还有六根是宝兵级的!”

  “成师兄折煞小弟了,若非师兄假意答应那黄老贼,我等也不会有机会来着灶火房,更不会有如此机缘,哈哈哈!”白絮乐呵呵的说道。

  灶台上,柳山抱着一根墨玉烧火棍,笑眯眯道:

  “成师兄,我刚才粗略的数了一下,这里大概有五百多根利器级的墨玉烧过棍,按照利器级武器一千两白银的底价,这里至少是五十万两啊!这还不算那六根宝兵!”

  闻言,成非面带喜色的点了点头,“三位师弟,正所谓亲兄弟明算账。四根宝兵,我们一人一根,剩下的东西卖出去之后,在平分这些银子。

  还有,这次若非白师弟,我们也发现不聊这些东西,我认为卖出后的银子,白师弟应该分的四成,剩下我们三人各二成。”

  “好!”柳山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合该如此!”赵岚也点了点头。

  “这,这怎么......”白絮听了这话正欲推辞。

  成非摆了摆手,阻止了白絮继续说下去,斩钉截铁道。

  “就这么定了!”

  白絮还想说些什么,但看三人心意已决,便没在开口。心里默默决定,日后将多拿的两成银两换成其他东西再送给兄弟。

  四人一起求学,一起进书院,七八年下来,早已亲如兄弟,否则另外三人也不会为了赵岚,顶撞身为院长的黄诚。

  男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候真的很简单。

  成非远远眺望了一下屋外,若有所思道:“现在外面还满是魔道贼子,我们等外面那怪物在杀一会儿。

  到时候,没人注意,我们再趁机带着东西溜走。行了,三位师弟,我们先歇歇吧!”

  说着,成非便坐于灶台之上,调息了起来。柳山,赵岚看了一眼也跟了过去。只有白絮还站在一旁,盯着灶台看个不停。

  “你们先歇着,我去这灶炉里面看看。”

  说着,他便翻进了这巨大的灶炉之中。

  ......

  一场大火后,覆盖在江州城的冰面也有了些许弱化的迹象。

  冰封的树林里,杜远等人的身影缓缓浮现。

  “都办妥了么?”

  “回长老,催化蛊虫的蛊灵草已经撒下。另外,战利品中的银票,地品丹药,三门门天级武学都已经拿到了。”

  闻言,杜远终于露出了笑容,“好!有了这些东西,这趟也不算白来,东西都装好,我们马上走。王家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杀过来,那帮替死鬼撑不了多久!

  等会儿蛊灵草发挥药效,那怪物肯定还要变异,到时候我看他王家怎么收场!敢阴我,哼!”

  说罢,杜远就带人,驾着轻功,头也不回地向远处飞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