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大祭祀(一)

  终于到了大祭祀的日子。

  这天叶羲醒的很早,躺在兽皮上,他睁大眼睛看着黑漆漆的洞顶,右手摸向自己的左胸膛。

  这里跳得有些快。

  叶羲坐起身来,深深吐出一口气。

  今天他就将成为战士了。

  刚开始来到部落时的一幕幕从脑海中转过,曾经让他仰望的图腾战士的力量,现在离他就只有一步之遥。

  走近洞口处,一阵含着湿润水汽的风迎头刮来。

  叶羲愕然地发现外面竟下起了倾盆大雨,大地被密集的雨帘笼罩,水汽被风吹着不停地飘进洞口。

  洞口处十分热闹,似乎所有的族人都起来了,挤挤攘攘地站在一起,在洞口处热烈地讨论着。

  叶羲一眼望去,发现族人们都静心打扮了一番。

  原本的稻草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样的兽皮衣,似乎还认真洗漱了一番,原本油腻的头发变得清清爽爽,上面还缀满了骨饰,一走动起来就铃啷作响。

  每个人都很兴奋,丝毫没有被洞口外的倾盆大雨影响心情。

  全身挂满骨饰,编着无数根小发辫的锥正和人笑容满面地说着话,看到叶羲过来忙结束和别人的对话过来打招呼:“叶羲你也起来啦!”

  叶羲点点头,打量了一遍他的新发型,觉得有些辣眼睛,默默地不予评价。

  锥察觉了叶羲的眼神,甩了甩头,得意道:“你看我这辫子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随着他的一甩头,辫子上坠着的大量骨饰哗啦啦作响。

  “这可是我阿姆花了一早上给我弄得!”

  话音未落,却见有一颗白色的兽牙被他这晃荡的动作甩了下来。

  “啊!”锥连忙弯腰捡起来,用手指擦干净粘上泥土的兽牙,“居然掉下来了,叶羲帮我戴一下!”说罢一把将兽牙塞给他。

  叶羲拿着那颗兽牙,看着锥半蹲着身子露在他面前的后脑勺,窘了一下。

  他研究了一下锥的头发,发现所有的骨饰都是用发丝绑上去的,低头看兽牙,发现上面果然有一个小洞。

  叶羲犹如穿针一样把头发丝穿进兽牙,然后绑了个死结。

  “好了。”

  锥摸了摸头发,笑嘻嘻道:“谢谢啊!”

  “……不客气。”

  锥打量了一眼叶羲空荡荡,没有任何骨饰的头发,热情道:“叶羲,我帮你编辫子吧!”

  锥暗想,可怜的叶羲没有阿姆,族里也没见他跟哪个女人走得近,所以没人帮他绑头发吧。

  叶羲面皮一僵,看了看锥那满脑袋的小辫和上面起码五十几颗的骨饰,坚定道:“不用了。”

  “跟我客气什么啊”

  “……今天雨下这么大,还举行大祭祀吗?”叶羲急忙转移话题。

  锥奇怪地看了一眼叶羲:“那是当然,大祭祀怎么可能因为下雨而推迟呢。”

  这时叶羲余光瞥见站在角落的貂,跟锥说一声后,往貂的方向走去。

  角落里,貂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羲站到他面前:“貂。”

  貂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叶羲没有说话。

  这双眼睛没有一丝神采,犹如一潭死水,脸颊上奴隶刺青格外显眼。

  他虽然被叶羲带到涂山,但仿佛还是那个在黑泽部落沉默寡言的奴隶,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灰寂的气息。

  叶羲直截了当道:“想成为战士吗?”

  貂目光骤然一变,眼中似有火焰在跳跃,却依然没有说话。

  “想吗?”叶羲再一次问道。

  貂咬着牙,声音沙哑,半响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想。”

  他做梦都想报仇,渴望自己变得强大,他痛恨弱小的自己,痛恨自己面对仇人时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任由他们把自己踩在脚底。

  可即使想又有什么用,即使自己天赋惊人,又有什么用!涂山部落能收留自己已经很好了,难道还会让自己成为战士?

  叶羲听到答复,把手伸到他眼前,摊开手掌,里面赫然是一块翠绿色的枣核大小的凶兽核。

  貂看着它瞳孔一缩,然后猛然抬头看向叶羲。

  叶羲微微一笑:“这是给你的。”

  貂浑身一抖:“……这是纯血凶兽核,是你拼死杀的那只凶禽的。你给我?那你自己用什么?”

  “拿着吧,我还有一块。”叶羲把凶兽核塞到貂手里,轻声道,“好好使用它,让自己变得强大,不要让我后悔这个决定。”

  貂紧紧地握紧手中的凶兽核,眼中有什么东西这一刻变得不一样。

  “……好。”

  此时,山洞里面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来了来了!”族人们立刻停止谈话,齐齐看向洞内,面露兴奋。

  从山洞深处走来的是一众盛装打扮的战士。

  叶羲原本以为他刚看到的锥他们打扮的就够夸张了,看到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只有更夸张没有最夸张。

  为首的酋长头戴两只足有半米长的犄角,胸前挂着一个不知名的巨大白骨兽头,手腕,脖子,挂满了沉重的项链,有兽骨的也有不知名的矿石做成的。

  再后面是一众战士,每一名战士也打扮得十分夸张,有些头上还插着好些色彩艳丽的羽毛,活像开屏的孔雀,各式各样的,令人眼花缭乱。

  叶羲看过他们的打扮后,再低头看一下简单的一袭黑色蛇皮衣的自己,默默自我反省。

  酋长的视线掠到人群中打扮得如此朴素的叶羲,目光顿了一下,才继续往前走。

  一众战士不顾外面大雨倾盆,气势惊人,毫无停顿地走进了雨幕中。

  等到所有战士走出洞口,叶羲对貂道:“我们也走吧!”

  雨势太大,一走出山洞,众人瞬间都被淋成了落汤鸡。

  雨水不停地往下浇,流到眼睛里,叶羲眯着眼睛站在大雨里,时不时撸一把脸上的雨水。

  众人整齐地站在空地上,不论是战士还是普通人,齐齐望向山洞,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沉默地站在雨里,各个身躯站得笔直,特别是战士们,犹如一座座由钢铁浇铸而成铁塔,沉默中散发着一种无声的气势。

  叶羲见众人都没有说话,他也没有开口,和大家一起望着山洞。

  过了一会儿,山洞中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叶羲微微睁大了眼。

  只见十名战士扛着五只超级巨大的鼓依次踏出山洞。

  巨鼓直径足有两米,站一个人在上面跳舞都没有问题。

  鼓身用不知名的染料染成均匀的深红色,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制作得非常精美,每只鼓的鼓身正面还挂着一颗巨大狰狞的白骨兽头。

  这些兽头骨头莹白如玉,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绝不是杂血凶兽的骨头所能比拟的。

  叶羲怀疑这些都是纯血凶兽的兽头。

  这些鼓应该非常沉重,因为就连两名战士一起扛,也看起来十分吃力,他们面庞涨红,手臂上的肌肉隆起,每走一步都发出极沉的脚步声。

  雨水浸透土地,泥土变得松软泥泞,搬运大鼓的战士们的脚踝都陷入了泥里。

  十名战士把大鼓依次排开,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垂首静静站在大鼓身后。

  有战士搬来一根根圆木,以一种奇异的规则堆叠在地上。

  哗啦啦。

  豆大的雨不停往下砸,砸到丛林砸到地上,发出嘈杂的噼啪噼啪声。

  然而叶羲却发现,当这些雨掉落到鼓面上时,竟然连一丝声响都没有发出。

  十息后,一道熟悉的人影缓缓从山洞内踏出。

  那是巫。

  巫换了一身纯白如雪的麻衣,头发也不像平常那样乱糟糟的,用心打理过,整齐光顺地扎在脑后。

  他拄着骨杖,毫不犹豫地踏进雨幕中。

  “巫!”所有人整齐地向巫行礼,声音洪亮。

  巫点头,环视了一圈族人,宣布。

  “大祭祀开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