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调教春晚+第五十三章 我想回家过年

  范无病和范亨父子二人,这两天一直在央视的演播场里面转悠。

  广告的事情落实下来,众人的心里面都踏实了许多,而范无病所提议的赞助联欢晚会的事情,也作为特批来处理。

  虽然大家都对于这种赞助商的事情没有亲身经历,但并不等于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很多经常出国的人都知道,在国外,赞助商行为是广泛存在的。

  只不过放倒了国内,这么做就避免不了功利色彩,肯定会有些保守的人批评,你们央视的眼睛里面难道只剩下钱了吗?为什么正事儿不搞,不多拍些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影视节目,偏偏就去学资本主义的腐朽东西,你们居心何在啊?!

  范无病对此嗤之以鼻,他很清楚地跟导演们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所谓的评论家们都是一坨坨狗屎,他们只会给社会添乱。这个节目办得好不好,关键是要看在人民群众中造成的反响,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老百姓高兴,那无疑就是正确的路线!所以,对于那些叽叽歪歪,专门吹毛求疵的家伙们,你们完全可以无视,或者把他们曝光到大众面前,这样他们就会老实很多。”

  范亨对于范无病也非常无语,眼不见为净,他干脆就跑去跟在一旁休息聊天的演员们攀谈去了,要知道很多演员都是大得不能再大的大碗儿,收视率都是百分之一百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反正现在国内也就是央视一家独大,任何一家地方姓的电视台,执行最多的不过就是转播央视节目而已,要谈到自主节目的制作,还有很长的一段儿路要走),能够跟这么多的影视名人亲密接触,确实机会难得。

  范无病则是被导演们包围在当中,忙了个不亦乐乎。

  即使用不很挑剔的眼光来看当时的现场,范无病也觉得问题很大。

  段落衔接松散,比例严重失调,“笨拙”的穿插,甚至摄像机都常常找不到焦点,一段并不精彩的相声都能杀掉二十几分钟时间,郑绪岚、刘晓庆每人都有唱三首歌的机会,更不用说作为大碗压轴的李谷一,范无病可是隐约记得,如果算上和姜昆、袁世海的山歌对唱,她老人家似乎是一口气唱了十首歌的!

  十首歌啊!赶上办个人演唱会了!后来的歌手们能羡慕得死过去!要是谁能在两千零八年的春晚上连唱十首歌,你让他倒贴一千万都有人愿意干!

  为了让自己答应的十万块钱的赞助花的值得,范无病不得不婉转地指出了现场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办好一台晚会,是很不容易的。从晚会筹备、节目甄选、服装设计、场地的选择、音效灯光、机位设置、礼品选购、宴会安排等等,都需要安排妥当。”

  “这个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缺钱嘛——”导演点了点头,非常无辜地看着范无病。

  “咳咳——”范无病险些给噎着,他原先只是以为人家没有考虑到这些个细节问题,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一文钱难住了英雄汉们,当下表态道,“所以我们才会提出搞赞助嘛!虽然钱不是很多,但是用对了地方,还是很能出彩的。”

  “具体有什么建议呢?”导演问道。

  “关键是彩排!”范无病说道,“不能怕麻烦,彩排至少也得三回!这样你们才能从屏幕上发现问题,不就是几盘录像带的问题嘛,这个好解决!至于演员们,也要发动一下,这是为全国十亿人民表演,有什么困难克服一下也是应该的嘛!更何况,通过这次的直播,很多观众都会记住他们,这对于他们今后的演艺事业,也是一个极大的推动!说起来,他们是沾光了!”

  范无病在谆谆地教导,导演也在旁边津津地受教。

  摄像在一边儿插嘴问道,“范老师,你说我们摄像应该注意什么?”

  “当然是剪接和角度了!你既要有大局观,也要抓住细节!”范无病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不懂啊——”摄像大为挠头,心道自己都是导演的枪,指到哪里打到哪里,什么时候有过大局观啊?

  范无病对于这个也是说说而已,虽然看的多,却没有真正搞过,此时既然说出来了,只得硬着头皮把一些成功的晚会所表现的形式给众人说了一番,大家都有些原来是这样的感触。

  “我们原先的设想,只是搞一个央视内部的联欢活动,让大家一起热闹热闹,谁知后来领导说要直播,看来我们的思维模式还是保守了很多啊!可是现在推倒重来的话,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导演此时也有些挠头。

  不管是谁,都想把自己的节目办得尽善尽美,可是明知道自己有把节目办得尽善尽美的机会,却只能屈服于时间的银威之下,就非常令人遗憾了,导演此时的心情,也是如此。

  “所以,我们才要引入一些新的元素啊!”范无病一针见血地指出。

  “比如说什么?”导演很有诚意地求教道。

  范无病回答道,“要想把节目办好,就得充分考虑你的受众群体,我们的观众是全国十亿人民,因此在节目的安排上,要充分考虑到全国各族各地人民的习俗,加入观众互动,地方剧目,一些具有代表姓的兄弟民族节目,可以考虑搬到舞台上来。”

  “这个有啊!”导演回答道,“我们搞了电话热线,节目中间加了有奖猜谜节目,还有就是兄弟民族方面请了胡松华!”

  “胡松华?唱赞歌那个?我喜欢!他是蒙族的吧?”范无病点点头道。

  “哪儿啊!他是满族的!”导演立刻否定道。

  “啊?!”范无病顿时张口结舌,“我一直以为他是蒙族的哪!”

  导演顿时很无语,不过他又说了一句,“赞歌很好听,不过不适合在这里唱了。我们现在反对在党内搞个人崇拜,这个不合适。”

  范无病撇了撇嘴,很不以为然,不过,在时代大背景下,他对这个无能为力,虽然他很喜欢听胡松华的赞歌,虽然他从来也没有搞清楚胡松华到底是蒙族的还是满族的。

  所有这一切,都挡不住第一届春晚到来的脚步。

  这是大众娱乐走向前台的脚步。

  第五十三章我想回家过年一直忙到了腊月二十七的晚上,父子两人总算是落实了所有的问题。

  央视的春晚活动在范无病的指点下,总算是有了些模样,起码那个演播厅是搞了个比较正规的大厅,而不是随便弄在仓库里,音响设备和灯光道具也紧急从各处抽调过来,演员的阵容有了扩展,涵盖歌曲舞蹈相声小品杂技等多个方面,最重要的一点,在节目的编排上,杜绝了一人独大的可能姓,一改原先几个相声挤在一起,或者一人连唱几支歌曲的状态。

  “春晚是群众娱乐活动,不是个人表演的舞台。”范无病这样说道。

  “可是如果观众非要点播某一个人的节目呢?”导演是考虑到热线电话可能会影响到节目的进行,有些担心地问道。

  范无病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傻啊你!作假都不会啊?!这不是你们央视的强项吗?!热线电话怎么了?你完全可以安排些托儿啊!打进来的热线,如果符合你们的要求,就直接照办,如果不符合,就让托儿上!你是导演,还是观众是导演?!整个晚会,必须在你的掌握之中进行,这是第一奥义!在不影响整体的情况下,搞一搞互动还是可以的。什么是应观众要求?应观众要求这个说法,就是你要挟上级的不二法宝!你想让谁的节目上,结果领导不同意,你就可以据理力争,就说是应观众极力要求,需要表演这个节目!那他自然无话可说,惟有让步而已!明白了吗?!”

  导演听了顿时一头冷汗,心说这小伙子的本事是有的,就是思想上实在需要进步一下,哪里能够随随便便地要挟领导呢?不过话有说回来,如果真的应观众要求,临时加上哪个节目的话,估计领导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

  这倒是个好主意啊!

  导演从善如流,自然能把春晚的档次提高许多,范氏父子的广告受到了特别照顾,鉴于两人为春晚联欢活动做出的特殊贡献,台里决定邀请他俩留下,作为嘉宾参加第一届春晚。

  范亨本来是要抓紧时间和儿子回家过年的,如今央视这么一邀请,他就有点儿拿不准主意了,于是就跟范无病商量,看这事儿怎么办?

  “这事儿——”范无病沉吟了起来。

  知道儿子本事大,范亨就从来没有把他当小孩儿,此时遇到了问题,也是首先想到跟他商量,只见范无病想了一下后,抬起头来问道,“老爸你觉得我们应该是走还是留?”

  “我也很为难——”范亨皱着眉头回答道,“本来我是想回家过年的,可是人家央视也是一片好意,毕竟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活动,作为嘉宾也可以提高咱们厂子的知名度,顺便宣传一下我们的产品。可是如果这样的话,一家人就团聚不到一块儿了。”

  “我也不觉得这场晚会能有多好看,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情愿回家包饺子。”范无病摸了摸头,有些惆怅地说道。

  “那我们就回家吧!最多跟他们说声抱歉就完事儿了——”范亨下决心道。

  “不不不——”范无病摇头道,“这事儿影响比较大,从感情上我是希望回家过年的,可是从理智上,我觉得留下参加春晚,对我们的事业更有帮助,而且这个效果很有可能是平时做广告都无法媲美的!所以,我觉得老爸你还是跟厂里说一声,看看他们希望你怎么做?”

  “我跟他们怎么说?”范亨有些犹豫。

  “实话实说呗!”范无病一摆手道。

  于是范亨就通过长途电话将这里的事情给厂里面汇报了一下,并说明了广告的事情已经落实了,央视方面希望他们能够留下来作为嘉宾参加春节的联欢活动。

  结果,厂长和书记都赞同范亨留下,并说这是顺便宣传我们平原厂的大好机会,让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争取让全国人民都了解到在望天省的磐石市,有我们平原厂这么一群勤勤恳恳踏踏实实为人民服务的普通劳动者云云。

  “没办法了,这下想回也不能回了。”范亨放下电话后苦笑着对儿子说道。

  范无病耸了耸肩,“想做大事,就要牺牲个人幸福,这是无法避免的,除非你已经成功了,否则谁也脱离不了这条客观规律。”

  随后两人轮番上阵,给家里打了电话,张梅在对面显然是嗔怪了半天,不过这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也无可奈何,范亨最后答应回家的时候,去王府井大街给张梅和孩子们带些新年礼物,这才算是应付下来。

  “你妈越来越有领导权威了,弄得我一头冷汗。”范亨对范无病说道。

  范无病哼哼地说道,“所以老爸你要努力啊!所谓夫纲不振,牝鸡司晨,简直就是我们家的真实写照!你堂堂一个副厅在家里被正科压得抬不起头来,说出去会让人笑话的!以后出了门儿,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是你儿子!”

  “笑话,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啊!”范亨在范无病的脑门儿上敲了一下道。

  正好赶上天降瑞雪,父子二人除了去王府井采购了一些比较贵重的礼物外,就是跟张处长联络了两次,给他那里送了些年货,其他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泡在央视的演练厅里,看那些人艹练。

  当然了,看也不是白看,是要给演员们提一些意见的。而大多数演员和导演都没有什么大碗的脾气,对范无病指出来的问题也都虚心接受了。

  用导演的话来说就是,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而小范老师的眼睛,那就是贼亮贼亮的,如果我们能够过得了他那一关,问题也就不大了。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在紧锣密鼓的安排中,央视第一届春晚直播就粉墨登场了。

  (未完待续)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