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红衣宫的死士(5)

  子扬沙漠展雄风,夏云茜迷途知返。

  接上一章

  江湖,一个恩怨情仇永不休止的地方。人有静心处,却江湖事太杂,心有安乐处,却江湖纷争不止。正气凛然者,少之又少,心恶大执者,比比皆是。

  塞外大漠,候子扬巧遇一名少女,当人所不知沙漠之牢之时,少女却说己知。子扬不愿让少女涉险。可少女轻功让候子扬刮目相看。言和几睦,候子扬也急于找到沙漠之牢,便点头作允。大漠苍苍茫茫,风嗖嗖狂沙拂飞。少女骑着骆驼,壮汉牵着缰绳,缓缓在黄沙之中踏行。候子扬一望少女上前走到骆驼旁边,问道:“姑娘,初次见面,本应不该连累姑娘,请姑娘告知芳名,日后好做报答!”

  少女微微一笑回应道:“我叫赵蜻蜓,是玉门关守将的女儿。”

  候子扬一听,上前拉住骆驼缰绳,说道:“姑娘是官宦子弟,身份尊贵,不可涉险。”

  少女“嗯”一声说道:“公子是怕我武功不济,小女子不才,师公孟净月指点一二,不敢说武功有多厉害,但自保还是没有问题。”

  候子扬劝不住,便同意前行。少女问道:“公子叫什么?”

  候子扬脱口而出,潇洒说道:“猴子,猴子的猴,猴子的子。”

  少女“噗嗤”一笑说道:“你叫猴子,我叫蜻蜓,看来我们是同类人。赵蜻蜓愉悦笑之。候子扬微微一笑说道:“蜻蜓点水,轻盈之美,小巧玲珑,令人惊叹,可我乃猴子,笨拙之人。”

  赵蜻蜓见候子扬话之流利,颇有些才华,说道:“公子气宇不凡,不会是泛泛之辈。”

  三人在荒漠行走几天几夜,站在小小沙丘,眼前一条小河分开之小镇,土墙矮房,悠悠在眼前。子扬一看,问道:“这是沙漠之牢吗?”

  赵蜻蜓说道:“是的,沙漠之牢只是以前,现在这个地方叫刀镇。”

  三人赶进镇子,到一家客栈前,子扬一?,客栈门前,挂着一杆旗帜,上面写着:“刀镇客栈。”此时一个幼童,在门前摇着鼗。子扬上前,抱起幼童走进客栈。客栈不大,一个土坯房之小院,有房屋八九间,院中有一口深井。壮汉呼道:“店家,店家!”一个人中年妇女,裹着头巾,一看幼童,上前接过孩子,嚷嚷骂道:“你这小鬼,怎么又跑出去玩了。”两个中年关上大门,闩上木棒,走到候子扬面前,脸色凝重,似有一些不悦之气。子扬一看妇女,上前问道:“这是为何?看你们慌慌张张,莫非有大事发生。”

  妇女打量着候子扬,请三人进屋,中年妇人说道:“我看你们也不像大奸大恶之人,那我就实话实说了,近日有一群悍匪,全镇上下,皆是人心惶惶。”

  赵蜻蜓一听,满心疑窦,问道:“玉门守将,已经将霸道西域的悍匪除掉,怎么还有?难道是余孽作祟。”

  中年妇女唉声叹气,说道:“客官不必多问,今晚在此休息,无论有什么动静,不要出来,若能逃过一劫,明早尽快赶往玉门关,不要再向前。”

  中年妇女眼中透一丝悲伤,子扬一看天真烂漫,无?无束之孩童说道:“店家不用担忧,我敢保证,今晚一定会安然无恙。”

  谈话间,一群红衣怪人破门而入,客栈之中一群人从屋子之中冲出。候子扬一看阵势,嘱咐壮汉说道:“保护好你家小姐。”

  红衣死士,所到之处,鸡犬不宁,死寂沉沉。客栈之中隐藏着许多青年人,持刀向红衣死士砍去。红衣死士刀枪不入,乱剑挥舞,地上倒成一排。子扬飞身出外,前后跳跃,摆掌击中红衣死士太阳穴。红衣死士犹如死尸,一动不动。候子扬翻身到门前。定睛一看,红衣死士,没有被制住,迈步前来,子扬解剑,守在门口。来一人击退一人。中年妇女出门,走到候子扬面前说道:“小兄弟,这群人无魂无心,是杀不死,击不败的。”

  候子扬一听,摆势横剑,起步飞跃,青钢软剑一挥,左右迎合,上下抵挡。幻影无形,从背后拔掉后脑中魔针。只见影动剑飘,无形无体,似闪电惊雷,似飓风狂飙。候子扬手中捏着二十多枚魔针,翻跃到门前,说道:“这就是控制他们的魔针。”此时,满院红衣死士,疯疯癫癫,痴痴呆呆,傻笑不止。候子扬一看黑色绣花针,寻思道:“这上面到底是何物?居然这样歹毒。”

  赵蜻蜓被候子扬武功折服,情窦初开,暗生情愫。

  红衣死士疯癫傻笑离开,候子扬和中年妇女进屋。中年妇女关上房门说道:“小兄弟武功高强,今日多亏你了。”

  候子扬望着中年妇女,惴测思量道:“这红衣死士要对付天刀圣教,莫非这里便是天刀圣教总坛所在。”

  中年妇女一看,骤然间,雷鸣电闪,大雨倾盆。寻思片刻说道:“现在此地不太安全,我带你们三人到一个安全之所”

  候子扬一望中年妇女说道:“即是如此,叨扰了。”

  中年妇女启动桌子之下机关,屋子之中出现一扇门。子扬跟随中年妇女走进秘道。行走一个时辰,眼前一片佳境。子扬一看,亭台楼榭,湖水花开,柏杨满园,十分壮美。有一大屋,与中原楼宇各有迥异,古朴典雅,西域风情。候子扬一笑,说道:“没有想到,这荒漠之中还有这等奢华之地。”

  东边日出西边雨,在大院之中,只见闪电,不见雨至。子扬觉之奇怪,却不以深思,自然之象,皆是如此,是知不透,思不明。

  子扬正在思索,突然身后有人呼道:“花九姑,你怎么带陌生人进殿。”

  中年妇女一转身,走到长须护法面前说道:“护法!这三人身怀绝技,我怕是敌人的细作,不敢自行处理,索性带他们进殿,好牵制他们。”

  候子扬转身,长须护法一看,立刻笑面迎合说道:“原来是候公子。”

  长须护法一看赵蜻蜓,问道:“这两位是?”

  候子扬一看赵蜻蜓说道:“这两位是净月谷净月谷主座下之人。”

  长须护法一听说道:“三位请!”

  候子扬刚要随长须护法进屋,忽然红衣怪人,飞身到大殿之外,有二十余人。正是在客栈之中制住之人。夏秋寒飞身上前,持刀堵在众人面前。红衣死士见到夏秋寒,止步脚步范六先生走出,望着夏秋寒说道:“夏秋寒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是自动退位,将这圣教教主拱手相让,我不会杀你,圣教之人可以恢复如常。”

  夏秋寒一听,“哈哈哈”一笑说道:“原来你是一个狼心狗肺之人,无眉护法,你想觊觎教主之位,那就动手吧!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范六呼道:“动手!”

  候子扬一推掌,将红衣死士震住说道:“范六先生,你觉得你今日能对付这天刀圣教,请夏云茜出来。”

  范六先生一看候子扬,说道:“候公子,你大可不必管此事,这样宫主会为难。”

  候子扬解剑,说道:“我已经知道夏云茜控住死士的方法,我劝你不要动手,不然你会尝到最苦滋味。”

  此时有一红衣女子,翩翩落下,到候子扬面前,“呵呵”一笑说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动手!”

  夏秋寒上前,望着夏云茜说道:“茜儿,爹对不起你,不该瞒你那么多事,求你放过天刀圣教其余人,我愿意以死换众人平安。”

  候子扬飞身而起,摆剑刺向夏云茜。红衣女子一慌,向后退去。候子扬迅速收剑。取下红衣女子脸上易容面具。翻身到夏秋寒旁边说道:“我说过了,请你们宫主出来。”

  红衣女子说道:“宫主神明,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怎么可能亲力亲为?”

  候子扬展开手心,说道:“这是控制他们的魔针,已经被我取出,人也变得疯疯癫癫,怎么可能恢复成死士。若非她在此,是不可能的。”

  夏云茜走出,一瞧匆匆赶来铁玉锁,情不自禁呼出:“娘!”

  铁玉锁上前,说道:“茜儿,娘不能让你陷入深渊,醒醒吧!”

  夏云茜推开铁玉锁说道:“您以为我想这样做,只是他,夏秋寒!”

  夏云茜指着夏秋寒说道:“他死自己师父,我被他的大儿子夏云辉丢到恶狼谷,才遇到红衣,才被逼为她报仇,是谁让我爱不能爱,只有怨气,是他,也有他。”夏云茜指着子扬,夏秋寒。夏秋寒上前说道:“茜儿,你要是恨爹爹,就亲手杀了我。就让一切就此完结。”

  夏云茜吼道:“没有那么容易!你骗我了十多年,我的娘亲一直好端端活在世上,你却骗我,你是不知道没有娘亲的酸楚,没有娘亲的悲哀,哭了没有人哄,委屈了没有人可以倾诉,我羡慕所有有娘亲的人,更恨他们,是你给我创造了最悲哀的人生。”

  候子扬一看,夏云茜眼珠闪烁,夺眶而出。此时,候子扬望到真挚泪水。便上前一步,缓缓上前说道:“云茜,不要这样,我不该那样对你,是我错了。”

  夏云茜一看候子扬,眼泪如水说道:“你们两个男人,一个是我父亲,骗了我十几年,一个是我最爱的人,却从来没有正视过我一眼。无论我多么掏心掏肺,你也没有爱过我。”

  候子扬上前。

  夏云茜大呼说道:“候子扬,你不要过来。”

  候子扬止步。

  夏云茜一摆手,红衣死士上前,将候子扬围在中间。

  候子扬手握青钢软剑忽左忽右,上下窜跳。没有用剑伤人,只是拔出死士后脑魔针。候子扬闪身到夏云茜面前说道:“怎么样?”

  夏云茜得意洋洋笑着,候子扬转身一看,大惊失色一名红衣死士剑已经刺到后背。子扬翻身后跃,身子摆动,挥剑封喉。红衣死士倒在地上。子扬跃身到屋顶,折身回来,红衣死士再次翻身而起,候子扬将手中收集而来魔针抛出,射中红衣死士太阳穴。红衣死士呆滞下来,不动不急。候子扬刚要上前,只见夏云茜挥动天魔刀,凌空一劈,子扬没有抵抗,身中刀伤,裂肉破。夏云茜一看,立即收刀,飞身向前,揽住欲要下坠,夏云茜揽住候子扬,含情不舍,情意绵绵,问道:“你可以躲开为什么要这样。”

  候子扬微微一笑说道:“你若恨我,这样我也就安心了。”

  夏云茜扶着候子扬落到地上说道:“你太傻了,我不恨你,我是怨你。”

  夏秋寒上前说道:“天魔刀伤人会肌肉溃烂而死,快救他。”

  夏云茜一看子扬伤口,瞪眼望着夏秋寒说道:“我不用不管,滚开!”

  铁玉锁上前,说道:“茜儿,让你爹爹就他吧!”

  夏云茜望着候子扬,眼泪闪闪目润,说道:“我不要你死,当日我最痛苦的时候,有你陪我,没有你,我也不会活,你不要死,我答应你,不会再做坏事,一定不会了。我可以发誓,可以以命相抵。”

  夏云茜放下天魔刀,右手搭在候子扬身后,左手缓缓转动练气。这时,两名白发老妇人出现。一个白发人闪身到夏云茜旁,抓起天魔刀,一挥刀,血光惊现,夏秋寒一看立即一摆掌将身边铁玉锁推到侧面十步之遥。夏秋寒没有抵御,被其所伤。夏云茜一看,夏秋寒被天魔刀刺穿。铁玉锁一看,立即上前,俯身到夏秋寒身旁,热泪潸然。候子扬一瞧,另外一个白发妇人拔剑刺向铁玉锁,子扬排开夏云茜,握紧青钢软剑,飞身向前,一剑拨开白发人。手持天魔刀老妇转身刺向候子扬。候子扬反手一转,剑到白发妇人手腕。白发妇人一退。候子扬提气运力,剑握紧,一挥剑,如流光溢彩,一剑刺进旁边老夫人咽喉。白发老夫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候子扬站起身,另外一个白发妇人一候子扬说道:“好快的剑,只可惜,老身已经将毕生功力传给夏云茜。”

  候子扬无视溃烂伤口,挥剑说道:“前辈不能逼我,现在请前辈离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白发老妇一笑说道:“杀你现在很容易。”

  说着,摆刀砍向候子扬,子扬幻影无形,错身拂过,反手一剑从后背刺进说道:“前辈最不应该告诉我,你的功力已经没有了。”

  范六先生一看,退步向殿外逃去。长须护法拦住范六说道:“你这恶贼。”说着,一柄长枪刺入范六先生胸膛。

  铁玉锁望着夏秋寒转眼望了夏云茜一眼,拿出匕首,刺入腹中。

  天刀圣教从此消失,夏云茜目睹亲人师父死在面前。便带着受了重伤候子扬离开沙漠之牢,不知去向。没有知道红衣死士去了那里,真正知道事情经过的赵蜻蜓情窦初开,因为看到候子扬和夏云茜情感纠葛,也销声匿迹。江湖,从来没有平静过,红衣宫没有灭,飞雄,武林又会发生什么呢?

  下章为本书最佳内容开始,敬请期待!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