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猫娘女仆

  镜头回到几分钟前,趴在法阵中央的袁涛,不对,这时该叫贝德维尔了。

  他趴在地上看话剧般,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眨巴眨巴眼睛,犹自不敢相信,我这是穿越了?

  如果对面不是演戏的话,当前这剧目是哈姆雷特还是王子复仇记?

  不过,那个跛脚、瞎眼、断耳大叔发泄一般的自爆黑料,妥妥是一个反派角色啊。

  而且听他们对话的意思,我魂穿的这天真家伙刚刚被害死了,我现在也一点力气都没有。

  该不会,我也要挂吧!!

  刚想到死,法阵一圈符文处又开始闪烁,更多的电光像小蛇般钻进他的身体。

  “救命啊,我全身都麻掉了!”贝德维尔张开口,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紧接着他晕了过去,肉体的束缚解开,他脑海中思想的殿堂里,一个由许多泡泡组成的云朵出现在他面前。

  它围绕着全身赤裸的贝德维尔绕了两圈,如同熟人打招呼般拥抱了下贝德维尔,旋即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条信息和意识海中一个金色的圆盘

  。

  “朋友,接受我的礼物吧。”

  “等等,别走,你是谁?”意识海中的贝德维尔站起身,想要挽留,却依旧晚了。

  刚才那温暖的拥抱,以及他打心底升起来的熟悉感,让贝德维尔觉得他是认得那个泡泡般的外星生物的。

  可我明明没见过它啊!

  难道我喝醉后救了这个et?它反过来报恩?

  这又不是《小林家的龙女仆》动画,应该不可能吧?

  坦荡荡的贝德维尔,歪歪脑袋,摸着下巴.....

  “哎呀呀,头痛啊,不管了!”他将手插入头发中,死劲扣起来,接着看向那个圆盘。

  这是所谓的礼物?

  熟悉的等分线,红绿蓝三基色,这不是抽奖大转盘吗?!!

  贝德维尔抽抽嘴角,凑近前去,只见圆盘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人名和职称。

  天择神君——达尔文、囚雷尊者——法拉第、核链法王——费米、元力上人——牛顿、不动法王——霍金、不准道人——海森堡、五师寂灭——钱学森、波动天君——薛定谔、太一天尊——爱因斯坦、大数极宇——雅各布、定量贤者——普朗克、几何魔君——阿基米德、稻基海生——袁隆平......

  目瞪口呆、嘴角抽搐、手指微颤....

  贝德维尔无语望苍天,这是让我在异界修仙还是做科研啊!

  泡泡啊,这金手指剧本是不是拿错了!!

  但此时,命运的轮盘已经开始转动......

  *****我是命运的分割线****

  几天后,里尔城堡,现任克莱恩男爵的住所,一个白色床单和窗帘打结做成的绳子,被从三楼的窗户扔了下来。

  接着一个年轻的金发男子,从城堡的窗口探出头来,然后身手熟练的沿着石墙缓缓爬下。

  不一会,他就安全着陆,但没等他露出喜悦的笑容,他的背后一阵寒颤。

  一个软软濡濡声音从他背后响起,“贝德维尔少爷,你不要我了吗?”

  贝德维尔满头冷汗的转过身来,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满眼水雾的猫耳少女,不正是记忆中原主人最爱的女仆中野梓,不对,是露露。

  这个身形娇小,满是稚气,总是将稍显青色的黑发扎成双马尾的猫耳女生,在记忆中从贝德维尔10岁起,就一直作为贴身女仆的角色,跟在他身边。

  一起游戏、一起学习、乃至日后贝德维尔迈向成人的第一次,也将由这个青梅竹马一般的角色来帮助完成。

  哦,万恶又堕落的古代贵族教育啊。

  可以说,在贝德维尔之前那段由于母亲仙逝、父亲战死而爆发的阴暗的时间里,贴身女仆露露就是他心灵最重要的港湾。

  以至于前不久骚乱中,原贝德维尔的叔叔约翰纳斯,就用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威胁原主,害得他一命呜呼,从而让穿越者袁涛成功上线。

  但现在,面对着对面的可爱少女,冒名顶替者袁涛,感觉自己就像是个骗子。

  即使有着原主人所有的记忆和习惯,但我不是你喜欢的那个他啊,所以他这几天一直躲着露露。

  不过几天下来,看来对方也已经察觉了,只见尴尬的气氛中,露露茶红色的瞳孔渐渐变成灰色,泪水化作珠子滚落。

  “等等,你别哭啊!我最怕女孩子哭了!”

  贝德维尔手忙脚乱的想上前去抱住那个玻璃般的可人儿,但心中的刺又让他的手,僵硬在半空中。

  顿时,眼中火花刚刚闪耀,又再度熄灭的露露嚎啕大哭起来。

  “哇啊啊!少爷不要我了。”

  “我就是个笨女仆,连保护少爷都办不好,还害的少爷被坏人威胁!”

  “露露,我干脆死了算了,哇啊啊!”

  立马脸涨得通红,耳边响起妈妈那句“绝不可以让女孩子哭泣”的言论,贝德维尔咬咬牙,心中暗叹,“死就死了。”

  他猿臂轻舒,一把将女孩抱进怀中,暖香满怀,一声嘤咛。

  “我怎么会不要露露呢,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

  僵硬的身子立刻化作春水,瘫软在他身上。

  喘息间,露露悲伤的泪水,化作喜悦的抽泣,打湿了他的衣襟。

  伊人埋首在他怀中,玉指轻绕着贝德维尔的发丝,“你说的是真的?”

  “比真金都真!”贝德维尔连忙赌咒发誓。

  “坏蛋!”

  “诶??”

  “笨蛋!”

  “为什么啊?”

  腐朽的狗粮持续了很久,露露才在贝德维尔的怀抱中抬起头来,明明泪水还挂在眼角,却笑得像百合花一样美丽。

  “我爱你,贝德维尔主人!”

  “完了、完了!”

  贝德维尔哪见过这种阵仗,眼看着小猫娘,由之前的苍白无助,到被他抱进怀中后,那获得救赎般,生气勃勃的喜悦笑容。

  那剧烈的转变,加上那句“我爱你!”简直像魔咒一样照耀入他的心房。

  这个高中时木讷苦读、大学时也就才和女生牵牵手的大学生,此时被这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孩,撞得心中小鹿乱跳。

  这时被他抱在怀中的露露,却继续勇敢地行动起来。

  她抬起头垫着脚,两只猫耳轻颤,紧闭着眼睛,嘟着粉唇靠向贝德维尔的嘴巴,女仆裙外毛茸茸的长尾,紧张的挺得像根硬邦邦的棍子。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心中念叨着咒语,但贝德维尔看着越发接近的樱唇,脑袋却越加昏沉,最终他下定决心怼了上去。

  过了一会,满脸通红的露露使劲锤了下贝德维尔的胸口,憋着嘴,“骗子!”

  “咦!”

  “我都做好准备了,你为什么亲我额头!”

  露露喵明明已经恢复元气,尾巴欢快的扫来扫去,但还是义正言辞的盯着贝德维尔的眼睛。

  贝德维尔尴尬癌都犯了,不停摸着脑袋,这要在现实社会,我要这么干可是要吃枪子啊,你这让我怎么回答。

  结婚什么的,我没准备好啊。

  而且要是怀孕怎么办,不对,亲嘴不会怀孕的!

  感觉脑袋发烫的贝德维尔,看着怀中人俏丽的笑颜,不知怎么的,嘴巴干燥起来,两人的眼睛又开始朦胧,唇唇欲动。

  “嘘~~嘘~~”

  “重新亲一个!重新亲一个!”

  “贝德维尔主人,加油啊!”

  一阵突如其来的欢呼声赶来救场,吓了一跳的两人左右看看,又抬头望去,只见还挂着床单绳子的窗口,五六个城堡女仆正兴致勃勃的观赏着风景大叫着。

  “呀!!”

  惨叫一声,一瞬间脸变得血红的露露喵,转身跑没了身影,只留下同样脸上火烧火燎的贝德维尔,僵硬的站在原地。

  “咳、咳!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偷看的!”

  “当然是从您在那对露露说,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呀啊啊!真是羞死人了!”

  “少爷好大胆!”

  “少爷,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让露露侍寝啊!她都等不及了,哈哈哈!”

  窗口处的女仆们都大笑起来,一扫几天前的阴霾。

  这时,城堡一楼的侧门“啪的一下打开,几个骑士侍从和满头银发的劳伦斯骑士滚作一团。

  然后一瞬间,老骑士就爬了起来,他假模假样的捶捶胸口,身后跟着几个同样憋着笑容的混蛋。

  大叔,我看错你了!为什么你也在这,还带着一群人!

  我直播忘关了?你们不提醒我,还这么偷看,对得起我吗!

  “咳、咳、少爷,您要找的书,已经由王立巫师塔送来了,他们还送来了关于您觉醒成功的贺礼。”

  劳伦斯老骑士依旧一本正经,三两下威严的打发了看热闹的其他人,但贝德维尔心中咆哮,别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把你记在小本本上!

  但面对着劳伦斯脸上那猥琐的笑容,已经尴尬的同手同脚的贝德维尔,只能屈辱的先行来到二楼书房。

  书页上墨水的味道,很好的冲散了刚才的羞耻画面,贝德维尔一张大脸啪叽在摊开的书上。

  他的脑海中,天使与恶魔正在争吵。

  天使高举圣剑,指着贝德维尔的鼻子,“你怎么会被个小丫头诱惑了,你不是坚定的御姐派吗!!”

  贝德维尔难过的辩驳,“可是她在哭啊!”

  恶魔趁机举着钢叉刺穿了天使,呐喊,“那可是猫娘啊!你这白痴,大萝莉又怎么不行了!”

  他连续几下将天使捅的扑街,叫嚣道,“贝德维尔,你还在等什么,你看那尾巴,那耳朵,可都是真的啊!再说人家都对你示爱了,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萝莉有三好,清音体柔易推倒,你又不是不知道!推倒!推倒!”

  “啪!”

  双手合拢,像打蚊子一样拍死脑海中的恶魔,贝德维尔想到什么,诺诺自语起来。

  露露应该和我同年,那么说来她也16岁了,以她那娇小的体型,过几年也应该涨不了多少,那岂不是说,过几年后她就成合法萝莉了?

  “砰”

  开门声传来,劳伦斯骑士带着礼盒走进书房,看看书桌前认真学习的贝德维尔点点头。

  少爷真是长大了,振作起来了,克雷恩家的崛起也指日可待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