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千瑶发怒

  可是没有输赢的游戏总是有点遗憾,于是巨灵神看着阎王说道:“老阎王,我们这平手,玩的不痛快,你这地府还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我们再赌一局,这次我一定要赢!”

  危看着巨灵神的举动,不经意的笑了一下,反正也没事,玩玩也好!

  阎王没想到两位煞神还不打算离开,还玩上瘾了!这可难倒了阎王,毕竟地府是受罪的地方,谁没事会跑这来玩啊!再说这地府除了鬼刹,也没什么好玩的啊!

  可是又不能说没什么可玩的,那不是说自己小气嘛,万一两位煞神起火来,这地府也承受不起啊!

  忽然牛头马面凑过来对阎王说:“阎王,前两天从地狱里逃出了十几只恶鬼,现在只抓回来三只,我看到不如让他们比赛抓鬼,以一天为限,看谁抓得多谁就胜,您看怎么样!”

  阎王拍手叫好,看着危和巨灵神说道:“我看这样吧,前几天从地狱里逃到人界十几只恶鬼,你们就一天为限,?抓的鬼多谁就赢,赌注和上次钓鬼一样!你们看怎么样!”

  巨灵神不满意地说道:“人界这么大,怎么找,这个太麻烦,不玩!”

  牛头马面上前说道:“上仙,我们把他们的生平给您详细说说,你们就用这些信息判断,然后去抓,这样也不至于无从下手!”

  危知道牛头马面想给自己找点事做,便一口答应:“好,这个游戏更好玩,那傻大个要是不愿意和我玩,是不是就输了!”

  巨灵神一听,危都答应的这么爽快,自己也不能落了下风,落下话柄,于是就连忙说道:“谁说不玩啊,我只是替你问问,别到时候你迷路了。既然你都没什么问题,我堂堂一个上仙怎么会推辞!”

  牛头马面偷偷笑着,看着危和巨灵神说:“二位先到里面休息一会,待我们把详细信息一一报给你们,那比赛就算开始!”

  于是巨灵神拉着危就往地府里走去,阎王和牛头马面一路跟着!

  再说血刹见到父亲之后,跪在地上泣不成声,把情况给父亲简单地说了一遍。

  北御把血刹扶起来坐下说道:“儿啊,苦了你了,我已经很知足了,我在魂飞魄散之前还能有你陪着,可是你母亲呢,连魂魄都不知道在哪里,我现在真的很想回到我们的家里,看看我们的院子......”

  血刹一听,连忙说道:“其实我也想和爹娘住在我们的院子里看看日升日落,陪在你们身边让你们颐养天年!”

  北御苦笑道:“人要知足常乐!”

  “爹,你等我一下,我一会就带你回家!”说完就快跑了出去!

  血刹来到地府看到阎王他们都在,然后跪在地上说道:“阎王,我父亲就快永远离开我了,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在家里安详的睡去,在这地府虽然不用受罪,但始终不是我们的家!恳请阎王成全,让我带父亲回家!”

  按理说死去的人,除了规定的时间,魂魄是不能离开地府的,就算离开也只能是晚上,因为白天在人界有强烈的阳光曝晒,会让魂魄受到很大地伤害!

  牛头马面看在危的面子上很想让血刹带着自己父亲回去的,可是现在是阎王做主,自己说的也不算啊!

  阎王看着在座的几人想到,我要是不让他们回到人界,势必有人会说我不通情达理,我若让他们会带人界,那在地府岂不是没有了规矩!这可怎么办是好!

  巨灵神不高兴了,看着犹豫不决的阎王说道:“你个老阎王,我们的大事还没准备好呢,这些琐事就任由他去吧!”

  阎王一听上仙都话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于是就看着牛头马面说道:“我命你们好好处理此事!切不可让上仙失望!”

  巨灵神赶忙催到:“好了,快点把剩下的恶鬼的信息说完,我们等着比赛呢!”这巨灵神当真在天界苦闷坏了!

  牛头马面随血刹来到北御面前,看着北御说道:“北御,念你儿子一片孝心,特让你回到人界家中,好好度过余下的时光!但是要切记,不要受到阳光的曝晒!”

  北御和血刹谢过牛头马面便起身离开,牛头马面把他们送到地面,正是天黑时分。血刹告别了牛头马面便带着父亲回家了!

  地府里的危和巨灵神听完阎王说完了恶鬼信息,也打算启程抓鬼!

  阎王特意把鬼葫芦分别给巨灵神和危,并嘱托道:“这是鬼葫芦,没别的用处,就是你们抓到的鬼必须放到这里面才算数,要是被你们所杀死则不算数,这些鬼虽然罪大恶极,但也理应由地府处理,所以这次你们一定要遵守规定,不能随意把鬼打得魂飞魄散!”

  巨灵神一听这完全是针对自己定下的规矩啊,于是看着阎王翻了一阵白眼,毕竟危都没提什么意见,自己要是再说些什么话,岂不是更没面子!

  于是捉鬼游戏现在开始!

  而北狄国内,自从北狄死后,千瑶就派巫师去查这件事,这一天正当千瑶苦练武艺的时候巫师回来了!

  千瑶放下手中的剑,用手绢擦着额头的汗珠问道:“北妄,你可曾查到什么了?”

  “千瑶,杀害国主的凶手我已经查到了!”北妄低下头双手抱拳回答道。

  在北狄国,千瑶定下过一个规矩,所有人见到千瑶都只能喊名字,并且不用施礼!现在北狄死了,千瑶就是北狄国的国主,但她还是不希望被人跪拜,被人喊国主,所以一切巫师和臣子都改口叫千瑶!

  “是谁?”千瑶冷冷的看着北妄问道。

  北妄胆怯地说:“是七年前被国主杀死的血刹所为!而且尸体也被草率葬在浑夕山上了!”

  “不可能,七年前我亲眼看着血刹死在玉清匣下,怎么会是血刹所为!”然后千瑶又用恶狠狠地口气说道:“自己没本事查到凶手,就去把事情怪到一个死去的人身上!我养你们这些巫师就是吃里扒外的吗!”然后一脚踹出去,把北妄踹出好远!

  北妄站起来,顾不得拍打身上的泥土跑到千瑶身边说道:“千瑶,这是千真万确的,血刹七年前的确死了,但就在前不久已经复活了,而且他是僵尸!北狄国内已经有很多人遇害了!”

  千瑶把手绢一扔说道:“就算他是僵尸,就算他复活了,可是他为什么杀我的父亲,害死他的是封渊和长将啊!”

  “封渊,长将,山神万重,妖王,全部都死在血刹手中!这是妖王的心腹豹妖亲眼所见!豹妖是唯一的幸存者!”北妄说道。

  千瑶听北妄这样说,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一旁踱来踱去。忽然,千瑶看着北妄说:“你先把豹妖给我找来,另外去巫支祁让巫师想办法把我父亲的尸体移回宫里,好好厚葬!”

  北妄答应一声便退了下去!

  千瑶拿着手中的剑一把面前的石凳劈开,恶狠狠地说:“血刹,我一定要让你碎尸万段来祭我父亲的灵!”

  真不知道当千瑶知道北狄等人的魂魄都在十八层地狱受罪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和举动!

  千瑶简单收拾一下便只身来到巫支祁找大巫师。北狄国得巫师总共没有几个,能称得上大巫师的也是巫术非常高明的,为血刹探测未来的那个大巫师死后,北狄国就没几个大巫师了!

  大巫师见到千瑶来此,连忙恭敬地说:“千瑶,你父亲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从巫术预测来看,想要把国主的尸体移回来,先要找到国主的魂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