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梦

  第二轮的十人,梅铭浩对阵一个小门派的弟子,对方上台之前就认输了,又并非是钟飞的盟友,也许是因为梅铭浩上一场的威力而畏惧,也有可能是同为“门派”类的势力而选择了帮上一把,总之梅铭浩多了一局休息的时间。

  宇程墨突然皱起眉头,站起身来向四家家主和巨兽真人说道:“小子有点事情,需要离开一下。”

  原本损耗巨大继续调息的梅铭浩想要站起来,被宇程墨按着肩膀按了回去:“你留在这里帮我照顾好颛小姐。”一句话把原本想要站起来跟上去的颛芊芊也留了下来。

  说完,宇程墨一步踏空,现在他使用裂空已经可以保持空间裂缝的大小刚刚好不会很明显的笼罩自己。

  一步踏出去,宇程墨出现在了钟家外府之外,西侧十里左右的地方。

  一个一身黑衣的中年女人,正在往远离钟家的方向疯狂的逃跑。

  宇程墨出现在她的头顶:“宵小,你从何来?”

  灵气组成的锁链从天空中划过,纵横交错,贯穿天地般将女人关在其中。

  女人逃亡的步伐止住了,畏惧的看着面前白色的锁链——但凡有见识的魔修,都会畏惧诛邪灵气的,更何况是传说中的诛邪道人亲自出手。

  女人抬头看着天空中正在恣意释放威压的少年,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不可置信传闻中是元婴中期修为的浣世盟主,身上释放的威压她这个合体期根本看不透。

  也不可置信诛邪道人的神识居然如此敏感,她仅仅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诛邪道人就被恐怖的气机锁定。

  显然黑衣女人是一个合体期的魔修,因为听说了诛邪道人出现在钟家的消息,想要尝试刺杀诛邪道人。

  黑衣女人咬咬牙,毫无保护一头撞上了白色的锁链。

  听说魔气只要稍稍和诛邪灵气接触,就会被腐蚀,所以女人没有释放魔气施法防护,想要靠自己的肉体硬冲过去。

  看似圆润的灵气,却好像锋利的刀刃,直接切开了魔修的身体,接触到魔修经脉里面的魔气之后,魔修的所有魔气都化成了宇程墨的养料,只留下一个残破的肉体掉在地上。

  补足了这段时间使用法术的消耗,宇程墨把多余的部分导入诛邪剑中,正欲回去,却感觉到自己又被人盯着了。

  朝着感应的方向看过去,宇程墨又是一步踏出消失在半空中。

  “青!快一点!”一个青衣少女正在御剑飞行对着身后的男子喊到。

  “小白,来不及了,那人已经看到我们了!”男子满脸都是决然:“你一个人快跑吧,我会尽全力拖住他的时间!”

  “不要!如果不能一起跑的话,就让我们一起死!”女子痛苦的喊到:“如果你死在这里,我绝对不会独活。”

  空间突然产生不稳定的波纹,一道黑色的裂缝出现在半空中,然后扩大。

  “是那人,快跑!”男子运起魔功,一章拍向女子:“好好活下去,别让我的牺牲白费!”

  一身银衣如月的宇程墨,好像一个超级大恶人一样登了场。

  “圣血搬天!”男子大吼一声,一章拍向女子,女子带着一身红芒向远处以极高速度飞去,甚至身体周围的空间都不稳定起来。

  宇程墨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虽然他才从空间中出现,但是他出现之前的生死诀别,并没有躲过他的神识查看。

  男子女子好像有什么非常感人的情谊,也许还有很多的故事,但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诛邪决不会放过一个魔修,也不会错杀一个正道,至于其他,与诛邪道人何关。

  “天魔解体!”男子好像用了爆体的秘法,然后突然一化万千,变成了万道虚影向四面八方跑去。

  “男的,跑了,那就先杀了那女的吧。”宇程墨自言自语道。

  万千虚影中唯有一道稍稍停滞了一下,虽然有继续逃跑,但是瞬间便被宇程墨的兵车符行所淹没。

  “用情至深,可惜了。”宇程墨的目光向女子逃逸的方向看去,那名为圣血搬天的法术蕴含一部分空间之道,即使是魔功也是非常精妙的法术,但是觉醒了裂空之术的渡劫境。怎么可能对蕴含一点空间之道的法术没有办法。

  倒不如说这点空间之力反而是一道明灯,就算女子出了宇程墨的神识范围,空间的波动依然非常明显。

  “兵车符行!”宇程墨摊开手掌,白色的刀枪剑戟在身边形成,射入半空中突然开启的空间裂缝之中,然后淹没了已经跑到了数百里外的青衣女修。

  让这对亡命鸳鸯死在同一招下,算是诛邪道人的恶趣味呢,还是宇程墨的一点小温柔呢?

  宇程墨突然感觉到,不远处又有了魔修的反应。

  这很不对劲,就好像有人在引诱他离开一样,宇程墨应该更小心,至少找一个可以帮他应对使用正道功法的修士刺杀的人。

  但是宇程墨非常莽撞的朝着有魔修气息的方向飞了过去。

  ……

  “求求你,不要杀他!虽然他修了魔道的功法,但是他没有做过坏事啊!更没有伤过人啊!”一个女子张开双臂拦在宇程墨面前,一个男子被她挡在身后:“如果你要杀的话,那就杀我好了!”

  男人嘴角躺着一丝鲜血,显然受了重伤,站在女子伸手,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宇程墨。

  宇程墨面无表情,挥手释放了兵车符行。

  女子禁闭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等了片刻后却发现自己毫发无损,而宇程墨已经不见踪影,欣喜的回头看自己的恋人,却发现恋人已经挡在了血泊之中。

  “不——!”女子绝望的悲鸣,拔剑,自刎。

  早已不见踪影的宇程墨依然用神识看到了女子自刎的前后,不为所动。

  在兵车符行之下毫发无损,说明女子并非魔修,宇程墨只杀了身为魔修的男子,她选择了自杀,不去理会。

  男子接了他第一击没有立刻死亡而是重伤,给了女子挡在他面前的时间,这一点也很奇怪,但宇程墨还是没有理会。

  接下来,宇程墨顺着一次次的感应,杀了一个又一个奇奇怪怪的魔修,遇到了一个又一个奇奇怪怪的事情。

  一个魔修,分明是一位得道高僧,在宇程墨杀他之前,他还在诵经,杀他之后,似乎看到了地涌金泉、菩萨引渡的异象。

  一个魔修,有一位七十岁身缠怪病的老母,他自述他之所以修魔,是为了给母亲治病,别无他法。宇程墨带他到了屋外,在他母亲看不见的地方杀了他。

  很奇怪,为什么宇程墨会听这个魔修的自述?宇程墨知道这很奇怪,但是没有理会。

  更奇怪的是一个婴孩,明明只是一个刚满月的婴儿,却已经在运转魔气,婴儿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一看到宇程墨就跪在地上,恳求宇程墨绕过他们的孩子,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他刚出生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普通人看到宇程墨就知道他是谁,分明很奇怪但是宇程墨没有理会。当然,婴孩还是死了。

  宇程墨不知道自己在哪,白河州不应该会有这么多奇怪的魔修,他已经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钟家的路,但他还是没有理会,而是选择了向前。

  即使不顺着传来感应的方向走,只要前进宇程墨就会遇到魔修,而且都很奇怪。

  有的魔修长相和说话都很像他的师长或同门,很像他的父母,有一个魔修长得和布仙仙一模一样,张开双臂说喜欢他,然后他把诛邪捅进了她纹满魔纹的胸间。

  除了魔修,还遇到了很多正道修士或者普通人,他们也很奇怪。

  有正道联手了魔修门派对付另一个门派,路过的宇程墨屠戮了整个魔修门派之后便扬长而去。

  有凡人拦住了宇程墨,说附近一个正道门派大肆用活人研究血祭之法,将附近几个村落全部屠杀,求他出手主持公道。

  确认了那个门派修炼的不是魔道功法之后,宇程墨便离开了,用裂空直接消失在原地,算是拒绝了这些凡人的意思。

  一个地方,魔修门派保护了一个又一个村落没有被附近的大家族苛以重税,宇程墨去屠了魔修门派便离开了,明明已经逃了很远,神识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个大家族过来把那里的村落控制起来,老人孩子被打死,男丁充作苦力,妇女收到侮辱。

  他没理会。

  这并不是因为对付正道修士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外的缘故,而是这些不应该由他来管。

  诛邪决并不是用来惩恶扬善的,诛邪道人并不是惩奸除恶的,浣世盟主更不是匡扶正义的。

  宇程墨会杀魔修,不是为了正义,不是为了保护谁,也是不是为了报复谁,不过是魔修所使用的功法,会损伤这片天地的灵气。

  诛邪决是天道赐法,代表的是天的意志,而不是人的意志,它并非站在人类的立场去思考问题,它不过是天道,对于魔修这种损伤天地的存在,所产生的自我净化的措施而已。

  宇程墨抬头看了看天空,天上什么都没有,但是宇程墨却觉得,天上有只眼睛在看着自己。

  “满意了吗?如果你就是天的话,满意了吧?”宇程墨低声说道。

  天上没有出现眼睛,但是宇程墨看到一只眼睛对自己点点头。

  好像灵魂重新回到身体一样的感觉,宇程墨觉得自己‘醒来’了。

  这个位置还是自己杀死了最后一个魔修的地方,但是宇程墨就好像清醒了一样,感觉一场梦醒了一样。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