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荒诞喜剧

  推开门,厅堂内的空气仿佛注满了铅一样沉重。

  齐威怒目而视,齐玲和李政脸上挂着淡淡的愤怒,但眉宇间更多的是喜意,妻子在一旁瑟瑟发抖

  当看到这样一幕,李港生就知道这场赌局林权赢了,他在这个家没有一分信任。但他并没有多少痛心,十年来这样的场景已经上演了无数次,之前他还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齐威看重而不甘,而心痛。但现在,同样的结局,他却想笑,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

  虽然接下来肯定会发生好戏,但李港生还是很期待齐玲会导演出一个怎样的精彩戏集,而齐威又会为这场戏安排一个怎样的结局,他很想看看是不是所有的忠犬都会被主家剥皮吃肉,用尽最后一丝价值

  “爸,大家这么晚都不睡,是不是有什么事?”

  “李港生,你好大的狗胆!齐家给你吃穿,还把女儿给你,你却吃里扒外中饱私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李港生瞥了一眼妻子,她脸上还有着一个淡淡的巴掌印,不用说他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定是妻子为他辩解才被齐威赏了一个巴掌,同样是女儿,齐威好狠的心!

  “爸,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还在这装糊涂?你自己做的好事,证据分明,你还不想认?是不是真要我让警察来你才认自己犯的罪?”

  这句话李港生倒没怎么样,李政却急了,如果齐威真让警察来,他的谋算岂不要泡汤?一切只有控制在齐家这个范围内,他才能得到最大好处。

  “爸,都是一家人,让警察来就太过分了。只要姐夫愿意将贪污的钱拿出来,我们就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就好。”

  “哼,过分?我有他过分?十几年一条狗都养熟了,我却养了一头白眼狼!不过家丑不可外扬,只要这条白眼狼将拿走的四百万交出来,我可以不找警察。但他也不能再掌管公司,不然我怕有一天他将公司卖了我都不知道。”

  李政不由一笑,这正是他想要的答案,“爸,还是您考虑的周全。这样既挽回了损失,也不至于我们成为别人笑柄。”

  齐威摆摆手,“我要是考虑的周全,当初就不会把公司交给这个白眼狼了。”

  “李港生,你现在还有何话说?”

  李港生笑了,嘴角的嘲讽越来越大,这笑容在齐威看来是挑衅,但却让齐玲和李政莫名的有点心慌

  “姐夫,事到临头,你再装无事也不行了,还是认了吧。要是你不想拿出这笔钱,我和阿政替你拿出来,你为齐家工作了十年,姐姐也吃这么多的苦,这四百万就当作给你的辛苦费,只是从此以后你跟齐家再无瓜葛!”

  “二妹,你心里真的这么想的吗?你对你阿姐真的这么好吗?”

  齐玲脸色一变,“姐夫,你什么意思?”

  李港生低着头,声音低沉,“就在我下班回来之前,已经亲自把财务经理送进警察局,也许待会我们家里就有差佬上门。”

  齐玲顿时腿一软跌倒在地,就连李政也是面色极速变化,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李港生这么快就反应过来。明明齐玲今天下午才去公司取钱,怎么不到晚上就东窗事发?而且李港生的手段还如此毒辣,竟然直接把财务经理送进警察局!

  齐威饶是昏聩,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目光看向齐玲,“阿玲,到底怎么回事。”

  齐玲知道自己已经恶了李港生,现在齐威就是他唯一的救兵,连忙跪着爬到齐威面前,“爸,是我不好,是我挪用了公司四百万,怕东窗事发,就说是姐夫贪污。可我也迫不得已啊!阿政在外面欠赌债欠了四百万,他不还对方要他的命啊!我就这一个老公,我不能看他出事!爸,我真的知错了,我不想坐牢啊”

  齐威的巴掌扬了又扬,但最终还是没有落下,这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啊!所以他把所有的怒气都对向了李港生,“说你是白眼狼,看来我没有说错。你明明知道所有事,却故作不知在这里看戏,你还专门把财务经理送去警察局,你是存心要把阿玲送进监狱,你好狠的心呢!”

  齐威越说越气,抽起拐棍到李港生腿上就是一棍,刺骨的疼痛让李港生直接跪在了地上,不过李港生心里却分外畅快,这一棍,你我之间情义恩断欲绝!

  “你这个畜生还有脸笑!既然阿玲要去坐牢,我就打死你这个畜生!”

  “爸,不要啊!港生是你的亲女婿啊!”一旁的齐清抱着齐威的手臂痛哭道。

  这一系列齐玲等人的前后反差落在李港生眼中,从耀武扬威道跪地乞怜,从面目伪善到痛哭流涕他实在是想笑,好一出荒诞喜剧,好一个人伦亲情,真是好笑啊

  但故事总要结尾,荒诞喜剧也需要一个温情结局不是吗?就像电影结尾都是大团圆,仿佛所有故事都是这样,到最后都是美好,人最喜欢的不就是自欺欺人了?

  “阿清,你不用拦着爸。怪我没有将事情说清,我发现账目亏空之后就想着是财务经理贪污,准备将他送去警察局。但半路上他向我坦白了真相,我又把他拉了回来,也就是说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这一说,齐威的拐棍挥不下去了,齐玲也不哭了,李政脸上也出现了喜意,似乎刚才的荒诞只是错觉。

  “我就知道姐夫没有这么狠心,姐夫对我们一向很好的。”齐玲抹着眼泪,透露着欣喜。

  齐威重重地哼了一口气,“可四百万的亏空我们去哪里补?”

  李港生不急不慢道,“爸,我们可以在股市私人抛售一批股份来弥补亏空。当然,如果爸不愿意,我可以再去银行借贷。”

  “借什么贷?这祸是我们闯下的,我们就拿出一批股份让姐夫卖出用来弥补亏空。”

  “爸,您看?”

  “按照阿玲说的办,不过李政你给我滚过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去赌博?”

  “爸!”哇地一声,齐玲又哭了出来,“阿政也不是故意的,他去赌博也只是因为心情不好”

  假哭,假忏悔,固执的老头,毫无新意的故事,李港生已经没有心情再看下去了

  深夜,李港生房中。

  腿上的那一条棍印触目惊心,发紫发青,肿的老高。

  李港生注意到齐清的欲言又止,温言劝道,“阿玲,你不用说,你放心,我不怪爸。”

  齐清端着药膏的手不由抖了抖,本来怜爱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担忧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