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暗涛汹涌

  世界,是单纯的。但是单纯的世界孕育的人类社会,却是最复杂的东西。一些隐藏在世俗背后的东西,多少人终其一生都探不到一丝痕迹。

  一座深绿幽静的山,远远观望,绿的骇人,那是一片死寂的绿色。方圆几十公里,都难以见到一个人。

  这座山,没有名字,也不被允许有名字。在国家任何一副地图上,都不可能出现这座山的身影。这里,是被国家政府隐藏起来的地方,是绝对的禁区。

  但是,禁区,也只是相对于平民而言。

  “沙沙”。

  这座无名山,今天,却迎来了一丝不平常的声音。两个身影,在山林中如履平地般穿行。方向,直指山林最深处。其中一人,似乎在哪里见过。

  ……

  “是啊,方将军,你也知道,现在正是紧要关头,我这边急需你的帮助。”

  国家秘密研究所,周将军正对着电话说着什么,不是的发出几声大笑,只是脸上的笑容似乎有些僵硬。

  “将……”

  周将军身旁的一个属下,看着自己将军这样子,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刚蹦出来一个字,只见周将军摆摆手,打断了他。不得已,只得作罢。

  “方将军啊,要不,就这么定了?我保证,你的小队肯定可以安全的回去。改天你来这边了告诉兄弟一声,我请你喝酒。”周将军哈哈大笑,对着电话中所谓的方将军一番许诺。只是,额头上的几滴汗水,似乎在说明,这件事并不是这么容易。

  “啪嗒”周将军撂下电话,瘫坐在了椅子上。

  “呼~,没想到啊,他还是深怀不满。当初领导人换届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当时的掌权者利用了他。没想到,他从此竟然变得对我们这些政客深恶痛绝了。”

  “周将军?”

  “噢,小李啊,传令下去,三天后将会有一支武装小队从其他地方调过来,为我们的实验做保卫工作。让下面的人都注意一下,保持良好合作。”

  “是!”小李灿烂一笑,转身出去。他就知道,没有周将军解决不了的事情。

  看着小李笔挺的身姿走出门外,周将军的微微一笑,此刻尽显疲累之态。

  “方坤……他怎么会突然想要知道研究的内容呢?虽然他也是个将军,但是不在同一个系统,有些事还是不能说的。这些纪律,他不可能不明白。若是……不!不可能!只希望,当年那个刚直不阿、血气方刚的方坤,还是老样子啊……”

  周将军望向窗外遥远的地方,他发现,很多东西已然悄然改变……

  ……

  与此同时,在无名山区最深处,一个迷彩绿充斥的小房间内,“啪”的一声,什么东西被摔的脆响。

  “我去他妈的!一群该死的伪君子,现在知道求老子了。当初发配老子到这深山野地的时候,可比谁都绝决,还他妈美其名曰为国培养秘密部队?”

  一声声粗鲁的怒骂声从门缝中传出,外面站着的两个警卫兵互相看了一眼,面面相觑,赶紧站得笔直。

  远远的,一个人影小跑了过来。

  “将军还在里面吗?”走到房前,这人询问门口的两个警卫。

  警卫点了点头,但眼神里满满的担忧谨慎与害怕。这一幕让来人充满疑惑。

  “哗啦”

  房门猛地从里面打开,一个精壮大汉,国字脸,身穿迷彩背心,浑身肌肉结实饱满,脸颊上的胡茬挂满了沧桑感。但此刻,他正怒气冲冲的目光,在周围如猛虎一般恶狠狠地环视。

  “糟了!”刚赶来的士兵看见这一幕,暗道不妙。他终于明白了那两个警卫眼光深处诡异的光,是什么含义。

  “你!过来。”

  “啊?!是!方将军!请……请从问有什么吩咐?”

  方坤方将军,看着眼前这士兵的紧张恐惧,撇了撇嘴,他早就习惯了。在这个地方,还没有什么人不怕他的。死神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通知各个训练组的教官,今天所有训练加倍。今天我心情高兴,就陪你们一起训练!”

  “啊?!!!”年轻士兵惊愕出声。

  “快去,磨蹭什么!”方将军一声大喝,将士兵吓回神。

  “噢,噢,我这就去。”

  方将军挥动着双臂,背部肌肉一张一弛的耸动着,慢慢向训练场走去。

  在他走后,两个警卫兵彻底的松了口气,同时又在为那些训练的士兵揪心。他们听说,上次将军说心情好,陪他们一起训练的时候,足足将他们练得三天下不了床。这哪里是心情好啊,这明明是心情快爆炸了吧!

  “幸好我只是个警卫兵,不会接受到死神的关照。”两个警卫心里同时暗松口气。

  ……

  “嗡~”在寂静的树林中,一阵轻微的震动。

  震动,来自前面树林中缓缓前行的两个人影的一个。这个人黑色袍子遮盖全身,大大的帽子遮住了面部所有的光,只是从身形来看,甚是高大,足有两米高。

  只见他停下脚步,从怀里掏出一个奇怪的通讯仪。看了片刻,帽檐微抬,看向了等候在他身前的另一个身影。

  “家主,据小姐身边的随行武者报告,小姐遇见了两个同学,并且一起计划逃跑。不过遇见了一只正准备进化的怪兽,幸好我们的人赶到的及时。小姐现在已经安全,正在一个人类驻地恢复。”这声音,异常沙哑低沉,话里话间,还似乎显露着一丝丝浊气。

  “噢?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中年人回过头,看向了身后这个自己最信任的人,也是自己家族里面,最强大的力量所在。而中年人露出面容后,赫然便是那个商海纵横,隐藏极深的韩家家主,韩梦诗的父亲,韩国富。

  “安全就好。诗儿,可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啊。让他们先带小姐回家族吧,我们继续赶路。只希望,这次的行动也能一切顺利。”

  “小姐身边还有两个同伴,就是他的同学,怎么办?”

  “狼,这你就自己看着办吧。这个我就不操心了。不过注意一点,诗儿身边,绝不允许再有什么能干扰到她因素存在。”韩国富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绝与狠毒。为了他那个疯狂的计划,他已经没有什么不能舍弃的了,包括他自己。

  狼,显然是韩国富身边这个诡谲的男子的名字。

  只见狼对着通讯器低语了几句,脚下轻轻一晃,追上了韩国富的步伐。只是没人看到,这一个轻微的动作,比韩梦诗或其他人的轻功,玄妙了不知多少。

  ……

  风,轻悄悄穿过树林,韩国富与狼依然在树林中前行。只是不知,这林中是否真的如表面这么平静。

  “唰”正在前行的韩国富,突然被狼高大的身影遮挡。两人瞬间停下脚步。

  韩国富静静的看着四周,他明白,自己已经接近目的地了。

  几百米外一处隐蔽的草丛,一道目光此刻异常凝重。他将手里的狙击枪紧紧握着,死死的盯着那个黑袍人,也就是狼。他还从没见过这么警觉的人,在他这么多年从军生涯中,从没听说过有人可以在几百米外,敏锐的感觉到狙击枪的存在,还能准确的遮挡住身边的人。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方位?想到这里,这位经验丰富的狙击手已经开始出现冷汗。这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想见一见死神,劳烦通报一声。”就在狙击手暗自揣摩的时候,韩国富发声了。

  “死神教官?”狙击手有些惊讶。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后背发凉,一股阴冷感瞬间布满全身。

  远远望去,黑色袍子下,一个幽暗空洞的帽檐,直直对着自己的方向。帽檐下,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诡异。

  ……

  “继续!下一组!谁敢后退直接清退!”

  “是!”

  随着声音落下,瞬间又是一百人的小队冲向了方坤。有了清退的威胁,没有一个人敢放松,所有人拼尽全力,发挥自己所有能想到的招式扑向了自己的死神总教官,方坤。

  巨大的训练场一角,此刻歪七扭八地坐着鼻青脸肿、气喘吁吁的几百人。他们是被方坤摧残下来的几个小队。

  训练场中央,方坤扭转身形,刚闪过背后袭来的重拳,右肩就又挨上了一拳,但他却一点不在意。顺势往左一记重拳挥出,刚抬起脚的一个士兵瞬时倒飞而出,硬是砸倒了三四个人。就这样,方坤在一百人的围攻下硬是不倒,劈波斩浪一般,接下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势,地上也倒下了一波又一波的人。

  训练场一侧,正在静静观看的一个教官接到通讯员的汇报。听完消息,他的脸上泛起一丝疑惑。这消息,他丝毫不敢轻视。但是,打断死神的训练,死神怪罪下来……他的脸上泛起一阵苦笑与无奈。

  没办法,还是消息更重要。

  正在场中大挥拳脚的方坤,突然注意到不远处自己一个部下教官冲入场中。

  “怎么,难道他也想凑凑闹?”

  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方坤没有想到的是,正在小跑的教官拿出一只口哨,顿时,混乱的训练场迅速散开一条通道,周围的一个个鼻青脸肿腰酸背疼的士兵,都站立两侧。

  看见这情况,方坤不乐意了。这正在兴头上,谁敢打搅?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你要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让你好看!”看着跑到自己面前的部下,方坤怒目圆睁。

  “呃。。。”

  教官顿时语塞,他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

  “狼?你确定他说他叫狼?”听了部下的报告,方坤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确定!”

  “快带他们进来!不对,我亲自过去!”方坤面额凝重,顾不得这里的摊子,转身向营地口走去。留下这个教官,吃惊地望着他那高大的背影。他从没见过自己的死神教官这么失态!

  狼,对方坤来说,一个绝对忘不了的名字。

  ……

  与此同时,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大厅里面一群西装笔挺的商业人士,竟然在地上每人一个坐垫,坐在上面闭眼打坐,似乎是在进行一种什么仪式。整个大厅,充满一股难以道明的意味,

  大厅主座上,一个身着黄色大袍,额头上还有着一个金色圆点的光头,就像在世佛陀一般,盘腿而坐,宝相庄严。他微笑着看着下面这群人,若看待他自己的信徒一般,高高在上。

  突然,一侧的小门跑进来一个小少年。递给了他一封书信。

  拆开良久,他的嘴角泛起一抹古怪的笑意。

  “韩家,准备动手了吗?看来,我也该向组织汇报了……”

  ……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