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人鱼大战

  看来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糟糕,我们应该是闯入了这些怪鱼的地盘,而且这么一看,这种怪鱼,条数不少。

  “run!run!”

  我扯着嗓子喊着,迅速跑过去,此时有一条黑影腾跃起来,朝离水洼最近的女孩“咬”去。

  该死,这女孩真是呆瓜一个,娜娜刚刚就是因为站到水洼边缘,才受到怪鱼的攻击,其余人都跑到草丛那头了,这个女孩的动作可真是慢了好几拍。

  女孩已经被怪鱼的冲击力扑倒,还是老套路,想要将这个女孩拖入水中,我一看,确定这种怪鱼没有鱼齿,似乎是能吐出一种黏力很强的黏液,借着这种黏液还有自身的力量,将猎物拖入水洼深处。

  “小心!”着急之下,我喊的是中文,也不管这个女孩听没听懂。

  女孩木在哪,一动不动,估计是吓傻了,接着整个人开始颤抖着,有点后知后觉的,估计是吓的不行了。

  而此时,又有一条鱼跃而起,冲着这个女孩而去,眨眼的功夫,这尼玛双管齐下,我甚至觉得这是种战术。

  自然界里,很多猎手,捕杀猎物时,是群体作战,野狼,鬣狗等等。

  我疾速奔过去,担心再迟一秒,恐怕又得有第三条怪鱼参与捕杀。

  这两条大鱼,加起来得有几百斤了,要是再有帮手,我恐怕回天乏术了。

  这时候我已经没心思顾及力量的把控,直接将女孩扑倒,压在她的身上,嘴唇擦到她的嘴唇,她由于吃疼,叫吟了一声,但仍旧死死地抱住我。

  这就跟溺水的人一样,我此时无形中成了她的最终依靠。

  她这么死死抱着我,无形中让我的动作难以舒展开,可这时候,我知道我就算怒吼着,拍打着,也是无济于事。

  这是她的本能,估计脑子已经一片空白。

  没辙之下,我只能硬扛,好在她身体没那么重,我咬着牙,拼着力气,一点一点地朝草丛挪过去,只要离水洼更远一些,我跟她就安全了。

  蓦地,腿上倏然感到一股力量吸扯,恍惚间,就像是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在使劲拽着我。

  当下心中一骇,麻痹,这真不是开玩笑的,力量不容小觑,难怪娜娜会被直接扯进水洼,怎么说娜娜也得接近一百斤吧。

  好在我的吨位还算可以,虽然有点艰难,但还是能往前移动着。

  这种大鱼没有锋利的鱼齿,所以我很快就沉住了气,这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我这是驮着两个人前行啊,要单单是我自己,不至于这么狼狈。

  眼看着挪动速度太慢,又费力气,我当下心一横。

  趁着这僵持的间隙,我撑住身下女孩的身体,吼了一声,顺势将她推到一旁,当下最好借力的,就是她那高耸的双峰,可这种时候,谁会管那么多。

  就是撑到那桃花源处,我该下手还得是下手,事急从权!

  女孩叫唤了一声,估计是吃疼,贴着草皮打了几个滚,这下我可是松了口气,身体也是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伸展,这一来,我手掌撑地,弹了起来,反手一个刀子刺下去。

  我就跟打地鼠一样,接连地拔出和猛刺,来回十几下,杀红了眼,这条大怪鱼在刀子的刺杀之下,终于是扛不住了。

  它松开了口,在草丛与水洼的边缘打着滚,发出类似嘶嘶的声音,一时半会的,虽然没有死透,但也失去了攻击力。

  这生命力可够顽强的,老子可是刺了十几二十刀子了,刀刀入肉啊!

  我啐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眼前乍地又跃起一条黑影,这条比前一条还要大,跟个牛犊子似的。

  我也就是距离水洼稍微近了一点,估计这家伙觉得我已经进入了它的捕食范围。

  这尼玛,我终于可以确定了一件事,这些家伙很有可能跟鳄鱼一样,喜欢团体作战。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下腰,双腿朝天,就在它即将咬来的瞬间,朝天狠狠蹬了过去。

  啪的一声,这条大鱼被我踹进了水洼,荡起一片水花。

  这下我屁股着地,连连挪动了几步,生怕又有黑家伙跃出水面,我的神经已经绷紧到不行,实在是想喘口气。

  我起身,缓了缓,随后高高一跃,双手执刀,对准差不多挂掉的这条大怪鱼的头部,再度刺了下去,浓浓的液体喷在我的脸上,我不知道是黏液还是鱼血,我只感到刀子穿过软骨,淋漓尽致地没入了鱼头。

  随后,我顺势一抬脚,把它也给干了下去,给它送回它的老窝。

  一抬头,我扫了一眼,水洼那头冒出十几个小黑球,应该是这些大怪鱼的头部。

  果然,这些怪鱼懂得掌控距离,它们知道一旦到了草丛,战斗力就大打折扣,所以它们就在水洼跟草丛的交界处守着,一旦我们有人靠近,它们就会发动攻击。

  麻痹的,在草丛暂时是安全的,可惹来这么些恐怖的怪鱼,我们一时半会也无法前行,成了僵局。

  回头一看,女孩们缩成一团,个别的瑟瑟发抖,发出呜咽声。

  “偶的咔?!”

  我听到沈银河微微发颤的声音。

  “什么偶的咔?”我反应不过来,愣是没听明白。

  沈银河脸色一顿,随后歉意一笑,解释说道,是韩文的怎么办的意思。

  我想她也许是本能的出口,忘了用她那憋足的中文跟我开口。

  “还能怎么办?”我挠挠头,一时间也是没了主见。

  “先不管了,暂时还是安全的。”我又及时开口,唯恐伤了士气。

  情绪这东西是很容易传染的,沈银河算是这些女孩当中比较冷静的一个,她要是受到影响,情绪变得低落,那剩下的就别提了。

  我走过去想看看娜娜的情况,发现沈银河手中还拎着煤气灯。

  我看了一眼湖泊那头爱琴海的方向,从沈银河手中接过了煤气灯。

  麻痹的,不管了,此前没打开煤气灯,是担心史密斯等人看到亮光,会使得我们这些人暴露,可现在我没法顾及太多。

  当然,我还是找了草丛较为长而茂密之处,这才将煤气灯亮起。

  我抱过娜娜,看向她的小腿,发现她的小腿上沾满了透明浓稠的黏液,所幸的是,没有出现伤口啥的。

  “你没事吧。”我还是关心了一声。

  猝不及防的,她抱住我,呜呜地哭了起来,也许是感激,也许是死里逃生的余悸,让此时的她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了几句,本以为她的情绪就此会缓解一些,可她没有丝毫松开我的意思。

  我能感受到那丰满的球体,颤动着,平坦的小腹摩擦到我的小苏城,乖乖,我当下也是差点把持不住,内心的躁火隐隐的要爆发。

  “它们跑了!”

  不知是那个女孩喊了一声,我一愣,这才算是回神过来。

  我再柔声安慰了娜娜几句,趁着我的小苏城还没立正,赶紧推开了娜娜。

  起身一看,发现之前趴在水洼处的那些大怪鱼,正缓缓游回去。

  我心中一惊,难不成还有更恐怖的家伙出现?

  大自然里头,很多动物能闻到人类察觉不到的危险气息,就好比王者老虎的气息,有些猛犬一闻到,甚至会吓尿。

  难不成有鳄鱼?我有些慌了,这些怪鱼还好说,毕竟没有锋利的鱼齿,鳄鱼可不同啊,那咬合力……

  我慌忙再看向另一头,却是发现那些鱼头还是冒出水面,就在那里虎视眈眈着。

  这又是啥情况?我有些懵比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