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两雄争斗群贺寿

  这一箭不偏不倚,射飞夏候官帽直刺入松杆中,夏候怒目发作,刚想骂道,回头看见“赛温候”蒋泽贵正举弓拉箭,第二箭已经瞄准了自已,只得息怒收声。

  “你再多言,看我射瞎你的左眼,这是江湖,不是你长安候府,没你老爹,就是个废物材料。”

  夏候篮明白,他骂的没错,前几日去集市瞎逛,看见个美貌少妇,欲行不礼,百般调戏揩油,抓胸摸臀,好不快乐,简直乐不思蜀啊!后命家丁将美少妇强抢回侯府,半路杀出个天杀的,把家丁全部打的打跑,趴下的趴下,自己还被拔光了衣服,脸上有个红色的五指山,头上是美少妇吐的唾沫星子,等到家丁叫来守城官兵,贼人已经带走美人儿,跑的无影无踪,摸摸自己的脸,现在都还疼着呢!不然长安侯也不会万里送儿来北方学艺了。为的啥,不就是求个自保,以后继续为非作歹呢!想想自己被拔光,全城百姓围观,自己小王爷的脸往哪里搁啊!离开出来学艺,让大家忘了自己的丑事,想想学成回城继续为非做歹,脸上浮出几丝快活的惬意。

  夏候没再多语,闭目双手合十,祈祷该死比武早些完结。

  真宗看拳比半天不见输赢,飞步过去抓过喇嘛手上的狼牙棒,指着玄机子“亮兵器吧,你我兵器一绝高下。”

  清风把手中剑刃飞抛师父玄机子,玄机子接过飞来的剑柄,拱手道“活佛请教了”。

  两人兵器碰撞在一起,乒乒乓乓,犹如一首金属敲打的弦乐。

  玄机子还是本门太极剑法,那是招招阴柔,如桃花飞絮,剑剑劈攻真宗上盘。

  真宗狼牙棒,那是呼呼生风,招招狼毒,非致玄机子与死地而后生。棒棒刚劲有力,但始终二人不露半点破绽给对方,半个时辰过去,群雄喝?声也许因肚饿小了几分。

  玄机子抽出腰带里的软剑,第三十六个回合,抓住了机会,一剑拍到狼牙棒上,但剑尖却少许轻柔划过真宗的脸,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

  真宗想说什么,但摸摸脸上的刀痕道。“在下输了,定不食言。这是信符,你来即可调兵,就此别过,十年后今天我们再战。”

  真宗把令符扔于玄机子,扬长而去,后面喇嘛随后紧随。

  “时间己是不早,大家进观用点点心,随后旋即开宴。”

  群雄紧随清风去到观内,观内宴席设于演练场,偌大的演练场布满了酒席。玄机子门口目送着真宗,似乎还有什么话没说,看到智觉大师过来,一起相引而行。

  伙房内,满脸烟薰的松柏,正看完比武边比划着边帮师侄烧火,连扔木棒进去都是师父太极剑的招式,师侄边捂嘴偷笑,边忙端菜出去。

  演练场上,玄机子换上喜庆的寿袍,正招呼应酬客人落坐。不一会儿酒菜上来了,大家开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了,群雄来之四面八方,各个地方方言猜拳声不绝于耳。

  “师叔,月成公事繁忙,最近海盗猖獗。饮了你八十寿宴,师侄还的赶回福建,准备对付海盗的侵扰。”苏月成道。“这碗酒敬师叔万寿无疆,年年有今日,先干为敬”

  苏月成端起酒碗,一干而尽。

  ??????????????

  话说这黑面猫松柏,一边忙于烧火,一边忙于比划招式。

  “师公叫你出去招呼应酬客人,你快出去吧,这里有我们呢!小师叔。”

  松柏边端菜出来,一边比划拳脚,一不小心,踢到恶少的脚,盘里的鸡差点就飞将出去,夏侯家的打手欲出手教训松柏,夏侯挥手示意别闹事。因为“赛温候”一直顶着自己。怕再挨一箭,刚才射树上的官帽,手下几个家伙爬树上去,摘半天都扯破才摘下来,那箭还擦树干里文丝未动。现在想想还后怕呢,他可不想再惹那个家伙,自己讨苦果子吃。

  心里暗之想,有朝一日功夫学成,第一个找你报仇,就个破箭,也就吓唬吓唬我,有本事找玄机子试试啊!打的满嘴找牙,想想都捂嘴偷乐。

  松柏继续端菜去玄机子那桌,大和尚不吃肉,无尘也吃斋。松柏端着鸡随便一放,又比划着进伙房方向走。

  “孽徒,还不过来见过两位大师,这位少林住持智觉,这位是峨眉派掌门无尘师太。”

  松柏一一见过弯腰行过礼数。

  “这算起来是你师兄,玄月师兄的得意弟子,湖广水师总督苏月成。”

  “见过师兄,改天带我打海盗玩吧,我老恨海盗了,可喜欢大海了,特别喜欢碧海蓝天……”

  “等你再长大些,师兄带你去如何?”

  酒过三巡,各路群雄先后谢过离开……

  凌云观前,玄机子一一寒暄送过江湖各路英雄,唯强留智觉大师小住几日,智觉见强走不成,只得答应。

  夏候见群雄已走,自已也酒足饭饱,对玄机子道“这是家父给玄机真人的密函,我巳看过了,不就。借点兵马粮草,”

  “你若教我绝世武功,打败我大哥,他曰我世袭候位,坐镇长安,本王定当以真人马首是瞻,长安吾师皆君师啊”

  玄机子脸上不露声色,“小王爷请移步厢房可否?”也没等夏候回语,便径直朝带路,通过大殿,带到后院厢房,专供达官贵人香客留宿听道所用。

  很安静的四合院,中间分别种着各色奇花异草。可谓鸟语花香,玄机子走到门前,轻推门扇,“小王爷,里边请。”家丁和师爷也想一起进去,玄机子手伸直按着门框,挡住他们不让进去,夏候点头示意,让他们门外等。

  他们在里边聊到曰落,直到伙房松柏送餐来。

  师爷家丁拦住松柏,“师父,该用晚膳了,师侄还等着着你去指导晚课呢!”

  “叫你清风师兄,为师有要事商量。把晚膳留下给门口的,你回去吧”

  隔壁院的智觉大师也过来,“玄机真人,今晚不是要与老衲说道论经吗?为何还没用膳呢?看你徒儿气呼呼的走过……”

  玄机子这才打开房门,“长安候小公子来拜师学艺,这不淡得正欢,呵呵呵呵……走,一赴用晚膳去,大意了,冷落了大师,休怪,休怪”。

  一行七八人朝?清斋芳?走去。有说有笑,谈笑风声。此时斋房人已经不多……

  第二天大?踉纾?プ煅律希?砂乇呖词楸呖巢瘢?皇被贡然??牛?嚼δ静囊丫?澈美?茫?痔??蚨分???矗?吨庇峙艿骄奘?竺妫???佑胫蔷醮笫φ?写璞仁浴?br />
  智觉大师使的是少林罗汉拳,拳风呼呼,刚劲有力,玄机子的太极拳,柔中带刚,四两搏千斤。松柏看的心喜,暗自记下招式,每当早上去砍柴,定要光着上身练习太极拳和少林罗汉拳……

  回到观内就练习手劈松木,这劈柴功是越劈越快,最后还把木桩垛一排地上,一只气全部一一劈将开来……旁边观看的师侄齐声拍手叫好。

  夏候呢,玄机子总是闭门授艺,没人知道也没有人看见过,因为每天都是他的家丁和师爷在门口守护着。

  时光飞逝,光阴如梭,不知不觉三寒三署已过……

  玄机子把松柏叫来静心殿,上了一柱香,背对松柏言道“你已长大成人,为师欲派你下山,替为师办一件事,”

  “师父请讲,徒儿定当全力完成。”

  玄机子拿出一个锦盒,从里面拿出一张浮雕着一只老鼠的金叶子,“此乃本门圣物,无奈散落民间,共十二生肖图案的金叶子,为师穷其一生,只寻回这鼠纹金叶子,先师遗训,愧对此生啊……”

  “谁?……”殿外一人影闪过……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鼎炼天地六欲仙缘都市之万界至尊我是至尊神话都市之最强主宰闻说修神邪尊至尊逍遥神修神外传白袍总管